《五》

我只是一把無法回應主人的愛的刀。
不...
無論是誰的愛...
我都無法回應...
我只是一把無用的刀...

被夢驚醒,不動這才發現自己趴在長谷部的床邊不小心睡了,側頭看著還未醒來的長谷部,不動再次將頭埋在自己的手臂中。

「笨蛋...」從手臂里傳出不動悶悶不樂的聲音,「幹嘛要救我...你不是討厭我嗎?」

無法理解長谷部,明明兩人幾乎天天吵架,甚至最近的冷戰,不動以為長谷部完全不關心他,但是為什麼他還是救了他?
不動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在看到長谷部倒下時,自己真的慌了,而且心好疼,明明是討厭他的...但是為什麼呢?

在房外走廊上,宗三雙手拿著裝著食物的托盤朝著長谷部的房間走去,途上遇到剛好也要過去的藥研,便走在了一起。

「他還沒醒來嗎?」宗三問道,其實他更擔心的是陪在長谷部身旁的不動,不知道如果長谷部醒來後,他們會不會又吵起來,忍不住的輕歎了下。

「嘛是隨時都會醒了,只是傷得有些重,就讓他好好的休息吧,而且你其實是擔心不動吧?」藥研邊說邊抬頭看著宗三,而宗三則淺笑卻不答話,了解他的終究還是藥研啊。

抵達房門外,藥研敲了下門才把門拉開。

「唉...還在睡嗎?」藥研扶額走過去把不動搖醒,而不動一下子就抬起頭了因為他剛剛也早已經醒來,只是因為在獨自思考事情而把臉埋在手臂中,現在臉頰上都是自己的外套的折痕痕跡。

「吶...藥研...」不動睜著他紅腫的雙眼,很明顯不只是哭過,而且也沒睡好,肯定又是做了夢而醒來了,「我只是一把沒用的刀吧?...沒辦法救信張...也無法保護蘭丸...現在就連長谷部也...」

「不動行光,那些都已經過去你怎麼還去在意呢?」宗三走進,把食物放在桌上,心裡想著這孩子怎麼那麼的執著與沒用的刀呢?

「可我連當下都無法救長谷部!反而要讓他來保護我...」不動激動的提高了聲量,皺著眉頭握緊了拳,他就是無法原諒他自己,如此的懦弱沒用,明明是一把沒用的刀...為什麼大家都把愛關注在他這把沒用的刀?

「那不然你想怎樣?」藥研說道,雖然知道不動一向如此,但是他的耐性也是有限度的,「再去戰場上為長谷部挨一刀嗎?還是又像上次那樣到本能寺企圖改寫歷史?!」

「我才沒有!...」不動立即的反駁,「為什麼...為什麼全部人都這樣...難道我真的那樣想也不被允許嗎?...我只想要回應大家...我...像我這樣...」

忽然一掌落在了不動的臉頰上,不動無法置信的抬頭看著那巴掌的主人,也就是藥研,而藥研皺眉咬牙的瞪著不動。

「藥研...」宗三也被那一響而站在原地,看著那兩個短刀。

「你再說一次你是沒用的刀,你就真的是沒用的刀!。」藥研咬牙切齒的說道,然後才深深的呼了口氣,盡量恢復自己激動的情緒。

這一次,不動並沒有像之前那樣一走了之,只是站在原地低著頭,手緊握著拳,然後淚水一滴又一滴的滴在地板上,卻沒有哭出聲。

「呼...」藥研搔搔頭,「怎麼搞得我像個壞人似的...」

「對不起...」

藥研和宗三在聽到那哽咽的聲音說出三個字頓時愣住了,之後他們也相視而露出微笑。

「不動,不管過去如何,也不管你是不是沒用的刀...」宗三走過去拍了拍不動的肩膀,「要記得你現在的主人是這本丸的審神者,你也不是沒用的刀。」

不動抬起頭看著宗三,雖然臉上都是淚痕,但至少也停止了哭泣。

「再說長谷部也是因為擔心你所以才會保護你吧?」藥研歎氣,「他醒來后你就跟他好好道歉,快和好吧,我們就來受不了你們的冷戰了。」

「那...那也要等他醒來啊...」

就在三人說話的同時,床上傳來聲響,三人同時轉頭望去,只見原本還雙眼緊閉的長谷部慢慢的張開雙眼。

在長谷部還未完全清醒前,忽然感覺到一股重力撲到他身上,差點沒讓他再次昏迷下去,皺了皺眉往下看便見到不動行光就這樣緊緊的抱著他。

「對不起...」

長谷部只聽見不動埋在自己肩上說出那三個字,原本皺起的眉頭也舒緩開來,伸手輕輕的拍撫著不動的背,嘴角微揚。

「笨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