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者:無
系列:諾亞動物診所病歷記錄簿
CP:俄耳特洛斯x駱賽

駱賽撐著頰在客廳裡翻著報紙,而身邊躺著了一隻雙頭杜賓犬,沒錯,就是某天夜晚撿回來的地獄犬,不過出奇的是到現在為止都相安無事而且相處得非常好。

此時的特洛斯已經完全熟睡而不斷的發出鼾聲,另一顆頭,俄耳只是睜著眼看著專心翻報紙的駱賽。腦海裡不斷的回想著不久前發生的事,原本應該離開的,醫生卻將他們留了下來。

只要唯一一個就好了......

原本當初留下來,是因為不想回去那女人在的地方,無論自己也好,特洛斯也好,都不想回去做那些事。原本,也只不過是利用醫生,不是不信任,是無法信任人類。但卻在每天的相處下,越來越瞭解醫生,感覺就越來越離不開了,所以在那時候自己提出應該離開的時候,心裡確實非常難受,但更沒想到,醫生會開口讓自己和特洛斯留下,恐怕特洛斯和自己的心情是一樣的吧,比較特洛斯看起來比自己更早的信任醫生。

頭輕輕的靠了過去,然後直接枕在駱賽的腿上,陪著駱賽一起看著報紙,這時瞄到報紙上的某則廣告,忽然想起前些日子與駱賽的母親聊電話時確實有聊到那回事,接下來心裡就一直在盤算著些事情。

————

「我回來了。」駱賽出診回來,就看到一身黑衣的青年大喇喇的躺在沙發上,很明顯的那個是特洛斯,特洛斯哼了一聲后便別過頭,駱賽也聳聳肩不以為意的提著出診箱放到原位去。

這時候特洛斯走了過來,然後直接用頭靠在駱賽的肩上,上半身的重量幾乎是壓了上去。

「特洛斯你怎麼了?」

「沒什麼...」眯著雙眼,「俄耳睡前要我告訴你,星期四可以一起去玩嗎?」

「星期四?可是那天有營業...」

「反正也沒有客人,出門一下也不會怎樣吧?」有些煩躁的說道,之後又低聲的道歉,「對...對不起...」

駱賽側頭看著特洛斯的樣子,仿佛看見一隻委屈的杜賓犬,輕歎了下,「想去哪裡玩?」

「嗯...海邊吧,那邊都比較少人。」抬起頭看著駱賽,特洛斯眼神里明顯的閃過期待與興奮的眼神,不過之後又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好吧。」無可奈何的露出淺笑,答應了眼前的青年。

————

星期四傍晚,駱賽和青年一起來到海邊,此時的海邊並沒有人,而且涼風吹來感到非常的舒適。駱賽隨便在一塊大石上坐了下來,而青年不知什麼時候要已經化身成雙頭犬在附近亂跑,看起來非常的興奮。

看著俄耳特洛斯開心的在玩耍,心裡也感到欣慰,自家的杜賓犬非常健康的成長著,雖然比別人的杜賓犬確實怪了點...嗯...應該說根本就是怪物型,其實還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心臟原來是那麼強的。

俄耳特洛斯在自己身邊的日子,已經讓自己無法再回到以前那個安靜的生活,但自己卻從來沒有後悔過,反而在他們提出要離開時,心裡感到非常難過,仿佛如果他們離開后,沒有他們在的日子才不是自己應該過的日子。說真的,俄耳和特洛斯,在很多方面真的幫了很多忙,而且好幾次救了自己,彼此的感情也不斷的持續升溫中。

這時候俄耳特洛斯跑了過來,俄耳用頭輕輕拱著自己的身體,而特洛斯低頭扯咬著駱賽的褲腳。

「你們怎麼了?」無奈的看著他們,雙手伸出摸摸那兩顆頭,而俄耳特洛斯則輕輕蹭了下,然後轉身,仿佛要駱賽跟著他們一起走。

駱賽站了起來,拍拍褲子上的沙塵,便隨著俄耳特洛斯來到另一邊的海灘,這時候駱賽發現海灘上有個奇妙的圖案以貝殼來擺出來,但看不出是什麽樣的圖案,中間似乎也是擺滿貝殼。

「這是什麽?」眨眼看著那些應該是俄耳特洛斯弄出來的圖案。

俄耳特洛斯跑到圖案另一邊去,前腳刨著沙地,然後特洛斯一口氣呼出火焰,嚇得駱賽往後跳。

「特洛斯你在幹什麼?!」扶著眼鏡看著眼前的火焰,但火焰立刻變小但沒有熄滅,這時候那圖案已經清晰可見。

圖案呈不規則的心形,而中間是文字,不過駱賽很艱難的才能解讀裏面的字是什麽字,不過在讀懂后,駱賽臉上刷過一絲微紅。雖不知道爲什麽俄耳和特洛斯如何學會,但心形中間擺出的文字是『Happy七夕』,英文和中文的字湊合在一起確實看起來有那麼一定奇怪,那兩個字,大概是母親透過電話教的吧,就連比劃看起來怪怪的,難怪讀起來還真難,但是...很窩心。

駱賽微笑的坐在燃著火焰的圖案前,望著依舊在圖案另一邊的杜賓犬,似乎是想靠過來,但不知為何就是依舊立在那裡。

「過來吧。」駱賽張口雙手,就在一瞬間俄耳特洛斯已經撲了過來亂蹭亂拱,害的駱賽不斷的在笑。

或許一直這樣在一起,并不是件壞事......

駱賽垂下眼簾,靠在俄耳特洛斯的身上,俄耳特洛斯身上傳來的溫度非常溫暖非常舒服。而兩顆頭也輕輕的蹭著駱賽盡情的撒嬌著。

「七夕節快樂。」駱賽輕輕的說著。

一直在一起吧......


《End》

,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