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浴缸裡,伯恩哈德頭靠著浴缸邊,看著那毫無裝飾品的天花板。連續幾天的忙碌幾乎讓自己不曾休息過,真想一頭沉浸在這裝滿水的浴缸,沉下去,不在浮上來。


    不過他清楚知道如果這樣做的話,另一個人會有怎樣的反應,那個算是他另一個半身,是兄弟,是摯友,更是密不可分的最重要的另一半,從出生到現在,不曾改變過。


    這時的他嘴角微微勾起微笑,雖然知道,但是偶爾還是會任性,完全不像自己平時的作風的做出异於平時的事。手握著浴缸邊,緩緩移動著身體,水因自己的挪移而滿溢,之後就是讓身體慢慢的沉入浴缸里去。


    「伯恩!」像是預料中的事那樣,浴室的門被粗暴的拉開,然後緊張的聲音隨著腳步聲傳來,最後自己就這樣被對方從浴缸裡拉了起來,「你在幹嘛?!」


    伯恩哈德沒有回答,只是眨了眨被水侵入的眼睛,然後看著對方那似是憤怒又似是無奈的表情,之後就是自己被對方緊緊的抱在懷裡。


    「你怎麼一直這樣?聽到不對勁的水聲就感覺到你...唔...」說到一半的話停止,有些咬牙切齒的,「求你別再嚇我了...」


    只有在這時候,自己感覺到內心是被填滿的,並非對方平時給的不夠多,而是自己無論如何無法感到所謂的安心,總覺得自己有一天會失去這雙緊緊抱著自己的手。


    之後也不太記得任何細節了,也不記得自己是否有說過什麽,只知道後來自己從浴缸裡站了起來,拿了毛巾離開了浴室,將人獨自錯愕的留在浴室裡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呼...」輕輕的歎了口氣,手遮住雙眼,房裡也沒開燈,只是感受著包圍著自己的黑暗。


    「哥,我可以進來嗎?」聲音從門外響起,伯恩哈德根本就沒那個心情應答,只是繼續躺在床上,聽不到應答的人擅自打開了門走了進來,然後直接坐在床邊。


    「哥...」弗雷特里西微皺眉的看著伯恩哈德,然後改了稱呼,「伯恩...你是不是不舒服?」


    手從臉上移開,深邃的灰紫眸看著弗雷特裡西,然後輕輕搖了搖頭。


    「笨蛋...」露出一抹苦笑,弗雷伸出手緊握著伯恩的手,若不是不舒服的話,伯恩會有那樣的舉動自己也大概猜得出來,因為一直以來自己總是在伯恩身邊注視著他,「又感到不安了?」


    「...只是最近有些累...」回答了一個不像是答案的答案。


    「辛苦了,那...」偏頭微笑看著眼前的人,「明天休假吧?」


    看著那溫柔的笑容,自己似乎也被感染的牽起嘴角,「嗯...」


    「那麼明天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忙了那麼久,應該放鬆一下了。」燦笑道。


    「你明天還有上班。」淡淡的說道。


    「這種事請假就行了,不行的話那我也乾脆別做好了。」


    「...」皺眉。


    「沒有任何事比你還要重要。」身上撫摸著伯恩哈德的臉頰,「快睡吧,明天一起出門,我想讓你看有趣的事。」


    「什麽有趣的事?」有些疑惑的看著對方。


    「說出來就不有趣了,快睡快睡。」直接抱著人躺在床上,也不理對方是否反對,雙手抱好,然後就這樣閉眼熟睡了,伯恩哈德無奈的輕歎,就著對方的擁抱,慢慢閉上眼睡去。


    第二天一早,原本提議出門的弗雷特里西仍在熟睡,而伯恩哈德在廚房里準備著兩人的早餐,像是對昨晚的事完全不曾發生過似的。


    『咚、咚、咚——』腳步聲在樓上響起,下一秒弗雷特里西出現在廚房。


    「伯恩,你怎麼不叫我起床啊?」


    「因為你睡得很熟...」邊說邊將早餐放到桌上的盤子里,「早餐弄好了。」


    「這不是重點吧?不是說好要一起出門嗎?」


    「吃完後再出門也行。」


    「誒?」眨眼,再看桌上的早餐,「說的也是。」


    已經不記得兩人最後一次一起共進早餐,因為兩人的工作關係,每一次在家相處的時間頻頻錯開,結果現在反而顯得有些不知該說什麼好,弗雷咬著湯匙看著一臉鎮定的伯恩哈德,說真的雖然是雙子,還是會有猜不透對方的時候。


    在兩人吃完了早餐,稍微收拾了下后,便如期的出門了。弗雷依舊不透露今天的目的地,而伯恩只好跟隨弗雷一起走。


    「要到了哦~」停下腳步,轉身看著伯恩哈德,「伯恩,閉上眼睛好不好?我帶你過去,到了再讓你睜開眼睛。」


    不解弗雷特里西為何要自己閉上眼睛,但是看對方一副興奮的表情也不好拒絕,只得將自己的雙眼閉上,之後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被牽著走。


    路程並不遙遠,逐漸的鼻息間能嗅得到淡淡的花香,很熟悉但一時之間無法辨認是什麽花。


    最後兩人的腳步停了下來,弗雷並沒有叫自己睜開眼,而是默不作聲的放開了自己的手,頓時感到有些恐惶,但卻極力的壓抑著那感覺。


    就在糾結了一陣子后,微風輕輕的吹拂著自己的臉頰,那股淡淡的花香也更加明顯,四周沒任何動靜,伯恩哈德緩緩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粉紅,粉紅色的花瓣隨著微風飄落,是櫻花。


    「如此的愛你 花刺痛的傷 我不想抵抗 該要如何學會隱藏...


    歌聲從身後傳來,伯恩哈德轉身,只見弗雷就站在其中一顆櫻花樹下,記憶中並不記得弗雷會唱歌,見他臉頰有些微紅的假裝咳嗽般清了清喉嚨,總覺得有些好笑,之後,歌聲再次傳來。


    「傻傻的微笑表情卻無法言語 偷偷的像是記憶了幸福的相機 靜靜的呼吸身邊有你的空氣
我還記得你 說櫻花很美麗
不願意 再輕易從你身邊離去 不忘記寫下櫻花飄落的那場雨 不放棄心中刻下了永遠愛你
你說我和你 都為了此刻 著迷


    聆聽著那首歌的詞,確實記得之前也一同來過賞櫻,那時候真的覺得櫻花很美麗,現在依舊也是這麼覺得,雖然短暫,但是卻像永恆的刻在記憶里。


    或許伯恩哈德自己根本不必想太多,更應該相信弗雷不會離開自己。看著對方窘迫的把歌唱完,勾起微笑,邁步走到弗雷的身邊,這一次,主動的牽著對方的手,而弗雷也理所當然的緊緊回握著,兩人站在樹下,靜靜的看著飄落的花瓣。


    不會離開彼此...
    也不會放棄彼此...
    從出生那一刻,就註定了永遠在一起...



《全文完》

, ,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