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生命的泉源。

更是長生中的糧食,但因為很多的限制,替代這糧食的是無味的鮮紅化學品。

手一握緊,杯子應聲而碎,手被鮮紅的飲料染紅,其中還摻雜了自己的血,長生種的血...

「哦呀哦呀~是誰把我最寶貴的炎之劍惹火了?」支頰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的迪特裡希以溫柔的笑望著拉杜,那笑容在拉杜眼裡看起來更需陰險的笑。

「不關你事...」皺著眉,輕輕甩了甩受傷的手,忍受著傳來的痛。

「這什麽話,受傷了就該治療啊。」從椅子上站起,優雅的走到拉杜眼前,執起那隻手,伸舌舔了舔,「呵呵...味道還真不錯。」

看著對方的舉動,抽手甩開,一臉不悅的瞪著對方,「有空說這些倒不如快把你的重點說出來,你叫我來到底有什麽事?」

「啊...生氣了?」並不覺得對方是在生氣自己,將自己手上的手套咬掉,「嘛~只不過是有個工作要你去辦。」眼裡帶著微笑,手在眼前一揮,拉杜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雙眼變得空洞。

「呵呵呵呵,今晚會是個很好的開演呢~」撫摸著拉杜的臉頰,眼睛望著窗外,「...而舞臺嘛...」勾起微笑,若有所思的說著,整個空間頓時充滿著輕輕的笑聲。

入夜——

宅邸變得熱鬧非常,並非舞會或者開心而舉起的熱鬧,反而是驚慌以及匆忙的跑步聲,而這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穿過眾人,在沒有被發現之下跑出了宅邸。

急促的跑步聲,耳邊只有冷風吹拂而過。

至於為何會跑出來,僅僅是擔心一夜未歸的夥伴,他最重要的夥伴。

而剛剛宅邸變得熱鬧慌亂時,以恩抓著了經過的其中一人,在對方口裡聽見在海邊附近發現很多打鬥痕跡,以及死去的人的衣服,懷疑是入侵者所以全部人都開始忙碌,爲了要保護真人類帝國最重要的首領群。

「海邊...海邊...」嘴裡輕喃,腳步不曾緩下的不斷的跑,「拉杜...」

不知為何直覺告訴以恩,拉杜就在那裡,而且一直有不好的預感在心裡盤繞。

來到了海邊,便看到很多人正在現場忙著,以恩小心不被發現以免被帶回去之下,往一旁很多大石遮蔽的地方走去,走著走著忽然停了下來。

「嗯?」看著腳下的石子,長生種在夜晚時視力不曾減弱,所以清晰的發現石子上的血跡,循著血跡的方向看,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不起眼的岩洞,「這裡什麽時候有岩洞的?」

按耐不住好奇心,以恩跟著那血跡朝著那岩洞走去,走到洞口,感受得到裏面有多麼的陰森,吞了口唾沫,握緊了拳便小心翼翼的走進去。

依稀聽見裏面傳出微弱的呼吸聲,當以恩以為那只是自己的呼吸聲時,又聽見了輕微的咳嗽聲。

以恩停下了腳步,聆聽從深處傳來的聲音,只有沉重的粗喘,以及布料的摩擦聲,原本以恩以為是不小心闖進了某個激情之地,但是延伸到這裡的血跡讓自己放不下心,手也不知覺的按上腰際的武器。

「...可惡...」低沉熟悉的聲音傳出,以恩楞了一下,覺得這聲音非常耳熟,再一次的往深處前進。

當深處的人影清晰可見時,以恩幾乎是衝上去的跑過去,「拉杜!」

而裏面的人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來不及反應便被撲了個整著。

「拉杜,你怎麼會在這裡?」在對方身上聞到濃厚的血腥味,忍著那渴血的慾望抬起頭看著拉杜。

「......」拉杜微皺眉,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看來自己剛剛又是被那操偶師操縱了,拉開了以恩,靠著牆壁艱難的站了起來,背對著以恩,「回去...」

「拉杜?」不解為何對方叫自己回去,這時注意到對方手上血琳琳的,立刻走過去拉著拉杜,「拉杜你受傷了?」

「放手!」揮開對方的手,但在下一秒卻後悔了,放下手,忍住氣的深吸一口,別過頭避開了以恩的視線。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爲什麽拉杜身上那麼多傷?」對於剛剛被揮開手,心裡抽痛著,但是卻還是振作起來不放棄的拉著對方的手臂,「回答我啊,拉杜!」

「...」眉頭深鎖,依舊是背對著對方,「那些你都看到了吧?」

「那些?」完全無法理解對方是好、指什麽。

「海邊...」

「誒?」睜大雙眼,看著那背影,心裡直接否定了這個事實,「不可能的!」

「爲什麽不可能?」冷冷地說,第一次,以冰冷的態度對待以恩,這讓拉杜非常痛苦。

「拉杜不會殺人的!」直接否定了,拉著對方的手硬是讓對方面對著自己,「我認識的拉杜是很溫柔的人,拉杜不會殺人!」堅決的說著。

「那麼你要如何解釋我身上的傷?」露出有些無奈的苦笑,對於眼前的夥伴,那個固執的像石頭那樣的性格大概永遠不會變吧。

「總之拉杜是不會傷害人!這其中一定有原因。」

「如果原因是背叛呢?」

「如果原因是背叛,我會親手了結你。」

「以恩...」

「反正我說不是就是不是!拉杜也不會背叛我!」幾乎是提高聲量的吼著,抓著拉杜的手也更緊了。

「...」刺痛的皺眉,抬起手放在以恩的手上,「你真的相信不是我做的?」

「當然,夥伴是一定要互相信任的不是嗎?」雙眼堅定的說道。

「嗯...唔...」捂著嘴,忍著體內正在翻騰的痛。

「拉杜,我們先回去吧,你的傷口要趕快處理。」擔心加上心疼的將人扶好,而拉杜也順從的靠著以恩,離開了岩洞。

當兩人回到宅邸時,避開不了被人發現,以恩也只好隨便幾句打發全部人,趕緊的扶著拉杜回到房間。

「吩咐下去沒事的話不要過來打擾。」以恩對著其中一個下人下了命令后,關上門。

而拉杜靠著床頭有些疲憊的微垂著眼簾,看著以恩關門進來后,才坐了起來。而以恩從櫥櫃里拿出了藥箱走到床邊坐了下來,牽起對方的手小心翼翼的清理著。

「不叫醫生來真的行嗎?」有些擔憂的看著人。

「只是小傷...」雖然這麼說,但還是瞞不了對方,可是以恩也只是靜靜的點頭。

把手的傷口處理完畢,以恩站起來到拉杜的面前,伸手主動的解開對方的衣服,將沾滿血的衣服丟一邊,慢慢的檢查著傷口,還好也沒其他嚴重的傷,暗自鬆了口氣。

兩人幾乎是在沉默的時間渡過,以恩一點一點的替拉杜在傷口上塗藥,然後思考著要說什麼來緩解這尷尬的場面。

「好了。」跳下床,從衣櫃里翻出拉杜的衣服然後跑回來,遞給了對方,「還會疼嗎?」

「不會...」輕輕搖了下頭,接過了衣服然後穿上,「以恩...」

「嗯?」偏頭看著人。

「如果我真的背叛你了,你真的會親手...殺了我?」拉杜雙眼盯著以恩。

「可是拉杜不會背叛我。」

「如果,真的發生了...」微蹙眉,想要得到確認似的問道。

「唔...」有些苦惱的皺眉,之後才點點頭,「我...會親手,讓拉杜解脫。」

聽著對方回答,雙眼合起,然後再張開,「真的?」

「嗯...」點了點頭,之後伸出雙手抱著人,緊緊的抱著,「不過我相信拉杜不會背叛我,我也不准你背叛。」

回應著自己的是拉杜輕輕的回抱,非常溫柔,也很安心。之後下巴被抬起,拉杜溫柔淺笑的表情在眼前放大,下一秒才意識到自己被吻住,而且不知如何地已經被對方壓上床了。

夜...

永遠是最漫長的......

《完》

「以恩,你醒了嗎?是時候出發了~」艾絲緹探頭進來,只見以恩依舊躺在床上,眼睛卻睜著,「以恩?」

「嗯?」疑惑的側過頭,這才緩緩的起身,「晚上了?」

「對啊。」微笑說著,然後露出些許擔心的眼神,「以恩,你又沒睡嗎?」

「啊...只是睡不著...」垂下眼簾,然後下床。

「想著他?」艾絲緹沒知名是誰,但她相信以恩是明白的,只見以恩背對著人,小小的肩頭有些微的輕顫。

「總會找到他的。」淺笑,艾絲緹站起然後從后輕輕拍著以恩的肩膀。

「嗯。」只是小聲的回應著。

「那麼我在外面等你咯,好了就出來吧。」

等著對方離開了房間后,以恩抬起頭看著窗外。

「拉杜,無論天涯海角,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堅定的告訴自己,穿戴完畢便關上門離開了房間。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