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警鈴響起,各地變得慌亂起來。

 

『緊急事態!緊急事態!』廣播從練習場的播音器響起,『東北方有渦入侵!各連隊立即進入備戰狀態!重複!各連隊立即進入備戰狀態!』

 

此時在河邊的三人僵住在當場,伯恩手裡的劍直直的插入阿奇波爾多頭邊的地上,僅僅只差一公分便會取人性命。

 

因緊張的氣氛使得三人此時不斷的喘氣,更因為此時傳來的廣播搞得不知該如何應付當下的情況,完全就是僵在當場。

 

「喂...」最先恢復的是里斯,里斯撐起身然後將仍舊在昏迷當中的阿奇波爾多扶起,「弗雷,緊急事態,沒時間讓你在這裡發呆了...伯恩,你剛剛的反應,等此時過後我再找你問。」

 

「唔...」伯恩只是皺了皺眉站起。

 

「啊...」弗雷特里西眨了眨眼,這才趕緊起來。

 

「我先帶阿奇回去治療室,你們快歸隊。」說完便扶著阿奇波爾多朝著治療室的方向走。

 

弗雷看著兩人走遠,才走過去拉了伯恩。

 

「伯恩...」微皺眉看著自己的哥哥,心想對方剛剛到底怎麼了?為何一見到阿奇波爾多哦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我沒事。」輕輕揮開對方拉著自己的手,視線望向東北方,渦出現的方向,「...渦...」

 

「伯恩你還是回去吧,渦入侵的事就交給我們好了。」不想讓對方加入這場戰爭,在過去已經失去一次,這一次無論如何自己再也不想看到自己最心愛的人在自己面前消失。

 

「失去記憶不表示失去戰鬥能力...」淺淡的說,從剛剛的失控因為忽然的廣播而逐漸恢復意識,握起了自己的劍站了起來,望著身邊的弗雷,「弗雷,我不需要時時刻刻被人照顧。」

 

本想說些什麽,但看著自己的哥哥露出的堅定表情,硬是將嘴邊的話吞了回去,拉著伯恩的衣領認真的說,「不准再次在我面前消失...」

 

「嗯。」點了點頭答應。

 

弗雷這才放開伯恩,拔出自己的雙刀,「走吧。」

 

兩兄弟這才急急忙忙的朝著渦入侵的方向奔去。

 

「我說......羅索,你這樣放置他們這樣亂來好嗎?」一位高大的人站在某個建築物頂樓看著弗雷和伯恩朝著東北方奔去,而站在身邊的則是幾乎矮上一半的羅索。

 

「應該沒差啦,反正那個叫弗雷會拼死保護伯恩哈德的~」無所謂的揮了揮手,雙手撐在頂樓圍牆上看著地面上的混亂,似乎完全不管自己的事,「我比較在意的是伯恩哈德身上的事啊~米利安~」

 

「你是指伯恩哈德消失這幾年所發生的事嗎?」叫著米利安的人問道,身形高大,皮膚黝黑,雖失去了一臂但似乎不減戰鬥力。

 

「你想想看,在幾年前消失的伯恩哈德,如今忽然回來了...」緩緩的道,「先是失去記憶、渦襲來、發出能擊退渦的劍壓,這種種的事情,可不像是偶然~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吧?」

 

米利安皺眉思考著,忽然似乎想到什麽似的看著羅索,「...難道你是指...?」說著的同時一手摸向自己沒有手臂的肩膀,不知為何隱隱傳來痛楚。

 

「嘛~這還需要研究...呼啊...」打了個呵欠,伸了伸懶腰,「不過呢,需要你替我調查件事了,這件事是身為工程師的我是無法查出來的~」意味深長的,嘴上勾起不明微笑看著身邊的米利安。

 

「調查?」

 

「啊...對啊~替我調查一位我一直都挺在意的人~呵呵~」

 

知道自己是無法拒絕眼前的人的要求,最後還是點了點頭,畢竟如果是有關伯恩哈德的事,那麼就應該調查一下了。

 

另一方面,弗雷和伯恩身上掛了不少彩,這一次的入侵比起上一次更加的嚴重,而且有不少的連隊成員不是犧牲就是重傷倒地。

 

「可惡...這些東西都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雖然知道這根本就是有了解答的問話,但是弗雷還是忍不住想罵出來。

 

這個被渦侵蝕的世界,奪走了多少生命,那數量已經完全不可考究,加上自己已經嘗到那失去至親的痛苦,所以無論如何已經不想再面對。

 

『一定要保護哥哥!』心裡如此呐喊著,卻不知道身後有一隻巨大的黑山羊正朝著自己攻擊。

 

「弗雷!」伯恩的呐喊傳進弗雷耳中,轉身過去,身旁忽然竄出耀眼的紅色荊棘阻擋了那魔物的攻擊。

 

解放劍——

在紅色荊棘退去后,伯恩的身影閃到魔物眼前,在一瞬間,弗雷只看到幾道劍影,那魔物下一秒就這樣趴在地上不動了。

 

弗雷看著伯恩打倒了眼前的魔物,並沒有顯得特別驚訝,而是兩人互望了一眼,便又向兩旁持續擊倒周圍的魔物。

 

而此時里斯也領著援軍趕來支援,戰況一下子扭轉。

 

『伯恩哈德...』

 

這時候,伯恩哈德腦海中再次響起那個聲音,頓時僵在原地不動。

 

『伯恩哈德...你將會是最成功的試驗品...』

 

「唔...」不理會腦中響起的聲音,咬牙皺眉的繼續抵擋眼前的魔物。

 

『不過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吧...』

 

忽然間,四周的魔物停止了攻擊,全部紛紛往渦的方向撤退使得連隊隊員們感到疑惑,但還是舉著自己的武器戒備著。

 

弗雷和伯恩看著魔物們撤退,兩人也戒備著向著里斯的方向移動。

 

「現在是什麽狀況?」里斯望著兩人。

 

「我也不知道。」弗雷也聳肩搖頭,而伯恩反而眉頭深鎖的看著渦的方向。

 

「總之先靜觀其變,完全確定安全了我們才離開。」里斯說著,順便將命令傳達了下去。

 

在魔物們完全撤退,就連那渦也在大家面前完全消失后,眾人才鬆懈了下來。

 

「呼...這次還真的有驚無險...」里斯搔了搔頭,「還是快把受傷的隊員扛回去...喂!你們...」轉頭開始收拾善後。

 

「伯恩...」弗雷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伯恩,「剛剛謝謝你。」

 

回頭望著弗雷,「你也不准在我面前消失。」

 

「哈哈~我不會的,你放心好了。」弗雷望了望四周,確定沒人往這個方向看,偷偷在伯恩唇上親了一下便退離,「我不會離開伯恩的。」

 

『...不過還是讓你嘗下一些痛苦吧...』

 

伯恩的腦海忽然冒出這一句話,猛然瞪大雙眼,抬頭望時,眼前濺出不少鮮血。

 

幾束光束穿透了弗雷的胸腹,鮮血就這樣濺了出來,沾染了伯恩的臉,而部份光束更透過弗雷的身體穿透了伯恩,雙雙同時倒下。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里斯只聽見兩人倒下的聲響,在想派人去追蹤兇手時,已經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追去。

 

「伯恩!弗雷!」里斯衝過去接住倒下的兩人,轉頭向後大喊,「快叫治療隊!擔架快拿過來把兩人抬回去!快!」

 

「該死...你們兩個要撐著啊!...」

 

《待續》

 


嗯...

歡迎大家來把我打死~

對不起大家我竟然拖了那麼久~~~~~~~才更文...

所以我自願被解放(等等!

然後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捧場~XD

然後這裡有一點點的米菇哦~(被打死~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