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特里西跑出住所往練習場奔去,早上醒來后便不見伯恩哈德的身影讓自己嚇出冷汗,加上前晚瑪格麗特小姐和里斯所說的話讓自己更擔心伯恩哈德是否出事了。

 

憑著直覺跑到上次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對練的河邊,便看到伯恩哈德獨自坐在河邊的一塊大石邊上,鬆了一口氣地彎腰支撐著自己的膝蓋調整著呼吸后,這才裝著若無其事的搔搔頭走到伯恩的身邊坐著。

 

「哥你怎麼一個人跑了出來?」弗雷偏頭看著自己的哥哥,「頭還痛嗎?」

 

側頭望著弗雷坐在自己身邊,視線瞄到對方額角殘留沒抹去的汗水,知道對方爲了找自己而慌張的到處跑,不知為何心裡有些暖暖的。

 

「只是忽然想出來吹風,頭已經不痛了。」難得的露出淺笑。

 

弗雷看著伯恩難得的笑臉微愣著,一直以來伯恩常常板著一張臉,沒有笑容,在隊裡每個人都不太敢接近伯恩哈德,但卻又非常的敬仰伯恩哈德,因為隊裡每個人都清楚知道伯恩哈德會爲了隊裡的人而奮不顧身,不過在幾年前的慘劇,身為D中隊隊長的伯恩哈德被判定死亡,隊裡的人全都因此而消沉了一段時間。

 

現在的伯恩哈德,沒有了隊長的職務,扛在肩上的壓力是否能變得輕鬆些呢?弗雷心裡如此想著。

 

「嗯,這裡一直都只有我們倆還有那兩個孩子會來,風景好而且吹著的風也很舒服。」弗雷雙手撐著地,閉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說道,「也是充滿很多回憶呢。」

 

「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嗎?」

 

「嗯,你也記得他們了?」

 

「記得...」點頭,也記得自己一直很中意叫艾伯李斯特的少年,也對他進行了不少指導,而艾伯似乎也很喜歡粘著自己。

 

「艾伯那小子很粘你呢,當他知道你回來的時候,幾乎每天都跑過來找你。」哈哈笑著,「話說今天怎麼沒看到那兩個小子?」

 

「他們回去練習場了。」

 

「原來他們剛剛來過嗎?」弗雷望著練習場的方向說著。

 

「嗯,是他們帶我過來的。」

 

「哦哦...」

 

兩人沉默了一陣,弗雷側頭望著安靜的哥哥,臉上氧氣微笑,然後就這樣躺下,但不是躺在地上而是躺在伯恩的大腿上。

 

「弗雷!」有些措手不及的看著自己的弟弟。

 

「怎麼了?以前不也常常這樣嗎?」弗雷燦笑道,想起以前兩人在難得的悠閒時間時,伯恩常靠著大樹坐下看書,而自己一定會躺在伯恩的大腿上看著天空,常常就這樣不知不覺睡著,一直到伯恩看完書把自己叫醒。

 

「啊...說的也是...」低頭看著弗雷的臉微笑道,心想已經很久沒這個樣子了。

 

「伯恩比起以前...消瘦很多...」伸手撫摸著自己的哥哥的臉,眼神透露著心疼,「真希望經歷這一切的不是你...」

 

「弗雷...」微蹙眉,雖然不記得期間發生了什麽事,但是心裡清楚知道自己會選擇這條路全都是因為不想弗雷被牽涉進來,自己承擔就好,連同弗雷的份一起承擔。

 

「喂~你們兩個原來在這裡啊?」里斯從練習場的方向跑了過來,然後直接撲上伯恩的背上,「你這小子真的讓人擔心死了。」

 

「唔...」伯恩被撲上而悶哼一聲,懷裡的弗雷也差點被壓住而窒息,「前輩...壓到弗雷了...」

 

「啊...抱歉抱歉~」笑著放開,然後坐在旁邊,順便把帶來的食物放在地上,「吃午餐了,來嘗嘗我親自做的烤肉吧。」

 

「烤肉...」伯恩看著里斯把食物一一擺了出來放在一塊野餐用的塑料布上。

 

「前輩,你確定你那些烤肉能吃嗎?」弗雷從懷裡爬起來,「不會又像上次那樣只有五分熟吧?」

 

「你這小子很失禮耶!」

 

「難道不是嗎?」

 

「五分熟的烤肉也可以吃不是嗎?」

 

「那又不是牛肉!」

 

「不是都一樣嗎?」

 

「才不一樣啊!」

 

伯恩看著兩人隔著自己卻還能吵架,不禁無奈的輕歎口氣,兩人聽到同時看著自己,使得自己有些不知如何反應,「你們...繼續...」

 

「噗...」里斯掩嘴忍笑。

 

「哈哈哈...」而弗雷則乾脆大笑。

 

「你們笑什麽?」伯恩感到困惑的望著兩人。

 

「沒有沒有~」弗雷揮揮手,「弗雷你這小子還坐在那裡幹什麼?還不過來幫忙?」

 

「啊...哦哦...」站了起來走過去,回頭笑著看著伯恩,「等下伯恩要吃多一點哦~」

 

伯恩看著兩人將全部的食物都拿了出來,感覺好像有些多,在疑惑的同時,只見練習場的方向又跑來了兩個身影。

 

「前輩,我們拿來了~」只見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手裡拿著餐具跑了過來。

 

「里斯前輩你怎麼不說是在河邊野餐?」艾伯李斯特有些喘地問道,「我們找你們找了很久。」

 

「嘛,抱歉抱歉,因為我也不知道這兩兄弟在這裡嘛~」里斯不好意思的搔臉笑道。

 

「原來這些都是前輩你預先策劃的啊?」弗雷一邊接過艾依手上的餐具一邊問道。

 

「這是當然的啊,爲了慶祝伯恩康復嘛~」驕傲的說著,「我是不是很貼心?」

 

在三人忙碌時,艾伯李斯特走到伯恩身邊蹲下,「伯恩前輩,是不是為你帶來麻煩了?這樣擅自替你...」

 

「不會...」打斷艾伯的話,露出淡淡的淺笑,「謝謝你們。」

 

久違的悠閒時間,以前到底有過多少次?看著每個人都露出開心的笑容,任何人都會希望這種時候會一直停留,伯恩心裡也是如此希望著,但是心裡明白現在的自己已經失去了部份記憶,而且隱約覺得那是段關乎著大家的性命,每一次要去想的時候,頭一定會傳來疼痛,這更讓自己有些焦躁不安。

 

「伯恩?」弗雷看著自己的哥哥發呆,湊過來盯著對方,手裡還握著雞腿吃著,「在想什麽?」

 

「沒有,沒事。」搖了搖頭,喝著手裡的飲料。

 

「別光顧著喝,來吃點東西吧。」弗雷推著伯恩到眾人處。

 

「伯恩前輩,這盤給你的。」艾伯主動的遞上一盤義大利麵。

 

「謝謝。」接過那盤麵,拿起來叉子開始吃。

 

望著其他的人,弗雷和里斯又再吵架,而艾依如往常般一直念著艾伯,這樣的時光,只能好好的珍惜。

 

「誒?...那是什麽?」里斯的聲音讓自己回過神,這時候有股不安的感覺閃過腦海,跟著里斯的視線望著河的另一邊,似乎有個影子在移動著。

 

此時的大家全都放下手裡的食物,都戒備的望著同一個方向。

 

「等等!」弗雷這時喊道,「那是...阿奇!」

 

「什麽?」里斯眨了眨眼,再一次看著河的對面時,下一秒就衝向河水,渡過河跑到對面去,之後從對面喊,「真的是阿奇!他受傷了!」

 

「艾伯艾依,你們兩個回去叫救護隊過來,我過去幫忙里斯前輩。」弗雷對著兩位少年說道,兩人聽了點頭便跑回去,「伯恩...誒?」

 

本來弗雷想叫伯恩一起過去幫忙,但是回頭時卻看不見伯恩的身影,而這時候卻聽見里斯的叫聲。

 

「伯恩你幹什麼!!」里斯提著自己的劍格擋著伯恩的劍,而伯恩是全身殺氣的瞪著阿奇波爾多。

 

「爲什麽...會在這里...?」伯恩一字一句從自己嘴裡說著,手裡使力的將劍往下壓瞪著受重傷的人,眼淚卻不知不覺從眼眶流下,「爲什麽...」

 

「伯恩!你給我清醒點!」里斯喊著。

 

伯恩怔了一下,站了起來,眼神仍瞪著昏迷的阿奇波爾多,忽然手裡的劍舉起,完全不遲疑的朝著阿奇揮砍而下。這時候剛渡過河的弗雷看到,睜大眼快速的衝上去。

 

「伯恩——!!」

 

《待續》

 


 

噢噢噢!!

終於更新了!

對不起我拖了那麼久才繼續>.<(土下座)

因為期間一直拾不起心情寫文才會拖了那麼久>.<

非常抱歉。

那麼請各位繼續期待下一篇吧!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