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陽光穿透窗簾照射進來,使得房間里的溫度昇高不至於太冷。

 

弗雷特里西趴在伯恩哈德的床邊閉著眼熟睡,而伯恩哈德仍舊在昏迷沉睡中未曾醒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床上的人的手指微微牽動,本來緊閉的雙眼也微微顫動然後慢慢睜開,因未完全適應光線所以再次閉上眼,慢慢的適應著睜開眼。

適應了房裡的光線后,四處張望著,伸手摸著自己的額頭,感覺全身還是無力。

 

就在這時弗雷感覺到床上有動靜便睜開了眼睛,抬頭看時見到伯恩正摸著自己的額頭,本來以為自己還在發夢,但是下一秒意識到並不是夢境,幾乎是跳了起來看著伯恩。

 

「哥!」欣喜的望著醒來的伯恩,直接將人抱進懷裡。

 

「唔...」毫無預警的被人擁入懷,但沒有推開對方只任由對方抱著,輕閉上眼雙手回抱著弗雷,感受著對方身上傳來的溫度,總覺得心頓時變得安心許多。

 

「你醒來真是太好了...」弗雷放開伯恩,緊握著對方的手,臉上雖掛著笑容,但還是難掩疲憊之色。

 

「弗雷...」望著充滿疲憊的弗雷,不知為何伯恩心裡總感到很難受,伸手輕撫著對方的臉頰,「...不要總是如此為我而搞成這個樣子...」

 

「誒?...」弗雷眨了眨眼,「哥...你恢復記憶了?」

 

「弗雷...你在說什麼?」有些困惑的望著自己的弟弟,回憶著最近發生的事,但總感覺記憶非常的混亂,越想就感覺頭越痛,「唔...」

 

「哥!」看著皺眉的伯恩,弗雷趕緊扶著對方讓對方躺下,「先不要想太多,還是先休息一下。」

 

可是記憶的碎片一直不斷地衝擊著伯恩哈德,零碎的畫面不斷在腦海裡環繞著。

 

幾年前消失的畫面、兩人相處的日子、在連隊里的所有零碎記憶不斷地浮現。

 

「我的頭好痛...唔...」

 

「哥...」

 

弗雷有些慌張地看著一副痛苦的伯恩,這時房門外傳來敲門聲,隨即房門被打開了。

 

「早上好啊,弗雷特里西先生,真不好意思我擅自進來了不過我是帶了一個人來看看伯恩哈德先生的情況的...」羅索邊開門邊說著,在看到伯恩的時候頓了一下,「...嗯?」

 

「羅索先生...」有如看到救星一般,「伯恩他一直說頭很痛...」

 

「哦呀?原來是醒來了嗎?」有趣的打量著伯恩,卻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你這傢伙閃邊站。」這時跟在羅索身後的人推開了羅索,直接坐到床邊抬起伯恩的頭,而羅索只是聳聳肩站到一邊去。

 

跟來的人是為女性,有著淡藍色的短髮,也是身穿著醫生長袍。只見她讓伯恩躺下后,從隨身帶著的提箱里拿出了些器具。

 

「我是瑪格麗特,也是工程師,是聽了羅索所說的事加上上層的命令才會過來的。」邊說邊替伯恩做了一系列的身體檢查,「對於渦的事情我們工程師也有一直在研究,這些你們連隊也應該清楚。」

 

「恩...我們是知道的說...」弗雷搔搔臉答道。

 

「伯恩哈德先生能夠擊退渦,這真的是不錯的研究教材...」

 

「你說什麼...哥才不是...」弗雷聽到瑪格麗特如此說時而感到不忿,但被羅索伸手阻止。

 

「原諒她如此說吧,她本來就是這樣。」微笑聳肩,「對她來說其他人都是研究對象~呵呵~」

 

「那你呢?...」弗雷皺眉看著羅索,總覺得工程師的人都不是什麽好東西。

 

「我對伯恩哈德確實有興趣,但僅僅限於因為他擊退了渦~而我只會把平行世界的生物當我的研究對象,人類根本就沒辦法入我眼。」

 

「真的是搞不懂你們這些研究人員...」皺眉,「可是我不容許你們將伯恩當研究對象!」

 

連隊有時候爲了工程師,喪失了很多的隊員,所以實話來說大部份的連隊成員都很不滿工程師,但往往卻因為上層的命令,無法不跟工程師一起出隊。

 

「我才沒有把他當成研究對象啊~你還是向瑪格麗特說這句話吧~呵呵~」舉起雙手裝成一副投降的樣子。

 

「伯恩哈德先生暫時是沒事了。」瑪格麗特打斷兩人的話,弗雷轉頭望著她時,對方手上多了個針筒,裏面是空的,而伯恩靜靜的閉上眼睛熟睡著,「放心,這只是小量的止痛劑,裏面也有微量的鎮靜劑讓他保持安靜。」

 

「伯恩如何了?」

 

「身上並沒有什麽變化,也沒什麼外傷和內傷。」緩緩說著,「至於記憶方面,剛剛你們在吵的時候我問了他一些問題,看來記憶還是有些混亂,但是部份記憶算是回來了,還沒想起的大概是消失的這幾年的事情吧。」

 

「消失的這幾年...」重複著瑪格麗特的話,「意思就是從連隊消失后到回來這期間的記憶嗎?」

 

「應該是如此,不過伯恩哈德先生有說偶爾會有奇怪的畫面冒出來,卻完全對那些畫面沒印象,我想那些應該是這幾年的記憶碎片了。」

 

「那麼羅索先生之前說的深度催眠?」

 

「似乎是因為某種契機而開始瓦解吧,但並不是完全解除,可是看這樣的狀況,若不小心的話會很危險。」瑪格麗特認真說道。

 

「...危險?...」

 

「就是精神崩潰吧。」羅索回答著,「因為催眠沒有完全解除,所以會忽然出現記憶混亂的情況,如果嚴重的話會造成伯恩哈德精神受創哦。」

 

「所以必須儘早找到解決的方法。」

 

「恩...」弗雷頹然的坐在椅子上,完全沒有想到事情如此嚴重。

 

「其實也不完全是絕路。」瑪格麗特淺笑拍了拍弗雷的肩膀,「不要讓伯恩哈德先生感到壓力,儘量讓他保持好心情就行了。」

 

「我明白了,謝謝。」露出苦笑。

 

「好了好了~還是別打擾病患休息,瑪格麗特小姐不如我們就此回去吧~」羅索殘笑著,揮了揮手離開房間。

 

瑪格麗特望了一眼離開房間的羅索,回望了一眼弗雷,「弗雷特里西,這是給你的一個忠告,別相信羅索。」

 

「誒?」

 

「好了,我也先離開了。」瑪格麗特收拾了自己的器材,站起身離開房間,弗雷也跟隨在後送著兩人出去,此時里斯也剛巧回來了。

 

「里斯前輩你回來啦?」

 

「恩,我回來了,剛剛跟羅索離開的女人是誰啊?還蠻正的~」里斯燦笑道。

 

「前輩...」汗顏的望著自己的前輩。

 

「我開玩笑的~哈哈~」打哈哈的搔搔頭,之後恢復認真的神情,「有消息了。」

 

「阿奇的事嗎?」

 

「嗯。」然後將帶回來的大衣和帽子丟在沙發上,「我們得到他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找了幾天,見不到人但是卻找到他的大衣和帽子,大衣上還有血跡,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

 

「怎麼會這樣?」皺著眉拿起那大衣看個究竟,「那麼他人...沒消息了?」

 

「生死不明,後來是有接到情報說在其他地方遇到相似的人,我已經派人過去調查了。」

 

「看來只能這樣了...」

 

「對了,弗雷,我覺得還是要對羅索保持距離,我不太相信他。」

 

弗雷聽了里斯的話,微愣,沒想到對方說出和瑪格麗特一樣的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感覺上疑團越來越重了...

 

《待續》

 


 

更新~~感謝各位的支持~

(被打)

請期待下一篇~

也歡迎大家留言以及提供意見哦~~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