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真是的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爽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緩緩睜開眼便看到弗雷蹲在自己眼前,陽光般的笑容讓自己幾乎是出了神般看著對方。

 

「你又邊看書邊睡著了呢,在樹下看書真的那麼享受嗎?」

 

「...樹下...?」抬頭,便看到落葉從樹上隨著微風飄下,黃昏的陽光並不刺眼,加上涼風吹拂,也難怪伯恩哈德會因此而睡著。

 

「哥我們回去吧,大家還在等我們呢。」弗雷露出燦笑伸出手,而伯恩也跟著伸出手握著對方然後站了起來,臉上表情是難得的溫柔。

 

兩人雙手緊握著一起走在練習場上,彼此都祈望著此刻的時間能夠停止。

 

但現實並非如此......

 

「弗雷!」房門被打開,里斯出現在門口,而弗雷則皺眉的示意對方小聲些,「啊...抱歉,伯恩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剛剛注射了鎮靜劑,已經熟睡了。」

 

自從『渦』來襲那天昏倒后,伯恩哈德至今仍處於昏迷狀態,偶爾會因噩夢或者記憶擾亂而忽然大聲喊叫及掙扎,每一次都必須使用鎮靜劑才能讓伯恩壓制。

 

弗雷和里斯兩人也因分秒不息的看顧著伯恩,現在幾乎是到了極限。

 

「呼...」里斯累垮的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艾依那小子跑過來和我說伯恩又暴走了,我真的差點嚇死了...」

 

「...嗯...」弗雷低著頭看著伯恩的睡顏,手緊緊的握著對方的手,「那時候...我竟然遲疑了...」

 

「弗雷?」

 

「我...因為哥哥發出的不詳劍壓,而遲疑了...」痛苦的皺著眉,「如果我立刻上前抓住他...如果我立刻抱著他...」

 

「弗雷,這不是你的錯...」

 

「不是的...是我的錯...從以前到現在,我都無法救伯恩...」頭垂著,眼淚開始流下滴在伯恩的手背上,「...不應該露出那種苦笑的!...哥不應該露出那麼悲傷的笑的...明明應該是溫柔的笑容...就像以前,什麽事都還沒發生的時候...」

 

「弗雷...」里斯望著哭泣的弗雷,這樣的弗雷還是里斯第二次遇見,第一次是那年伯恩在弗雷面前消失。

 

「爲什麽...爲什麽要讓哥背負那麼多?...」有些哽咽地說著,「我寧願背負這一切的是我,而不是哥...」

 

「好了,你冷靜點吧。」里斯歎口氣,「你要保護伯恩的話,就別胡思亂想,伯恩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你吧?」

 

「我知道...」

 

「那麼你還是先去休息吧,我來看著伯恩。」從沙發上站起坐在床邊。

 

「...沒關係...我還可以...」

 

「前輩的命令你都不聽了是嗎?」

 

「...前輩...」

 

「別說那麼多,你先去休息吧。」

 

「...嗯...」

 

「快去休息吧。」

 

「...知道了...」站了起來,再次看來熟睡的伯恩一眼,才心甘情願的離開房間,卻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反而離開了住所在外面散步。

 

「弗雷前輩。」艾依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弗雷轉身看,兩位少年正好站在自己身後。

 

「是你們啊?怎麼了嗎?」勉強的露出微笑。

 

「伯恩前輩他還沒醒來嗎?」艾伯開口問道。

 

「嗯...還沒呢...」垂眸苦笑道。

 

「我們想去看伯恩前輩,可以嗎?」

 

「嗯,可以哦,不過他現在在休息,進去的時候要小聲點。」淺笑。

 

「我們知道了,艾依我們走吧。」艾伯拉著艾依的手走進屋裡。

 

「啊啊...艾伯你等等啦...」

 

弗雷望著進去的兩人,之後才轉頭朝著練習場走去。

 

看著空蕩蕩的練習場,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一切都來得太忽然,伯恩回來以及渦的來襲,這樣連隊里一定會出現很多流言,加上這事情肯定會驚動上層。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保護哥哥呢?」弗雷站在練習場上喃喃自語。

 

「你看起來非常的煩惱呢,弗雷特裡西。」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出現,弗雷回過神轉身看到一位男人站在不遠處。

 

男人有著一頭紅色的平頭短髮,身穿著西裝襯衫以及醫袍。

 

「你是?」弗雷從沒見過這人,便禮貌性的詢問。

 

「羅索,只不過是個工程師。」臉上掛著無所謂的笑容,「隸屬D中隊的。」

 

「工程師?」疑惑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心裡有股不妙的感覺。

 

「啊...是上面的人派我過來的,前幾天這裡被渦襲擊吧?」微笑道,「我是來調查的~當然,還有關於你那忽然回來的雙胞胎哥哥。」

 

「什麽?」睜大眼睛看著對方,「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哦,方便帶我到你的住所吧?」羅索走到弗雷面前,「我無論如何想親自見伯恩哈德一面。」

 

弗雷無可奈何,只得領著羅索回去,心裡盤算著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回到屋內朝著伯恩的房間走去,打開門后見到里斯、艾伯和艾依都在房裡陪著熟睡的伯恩哈德。

 

「弗雷,這是誰?」里斯首先站起來問道。

 

「是上面派來的...」弗雷隨便回答道,而羅索并不理會在場的人直接走到伯恩哈德的床邊坐了下來。

 

「哦~這就是伯恩哈德啊?」有趣的打量著,從自己的醫袍口袋拿出筆形電筒,一手握著電筒一手打開伯恩的眼皮照射著,「原來如此...」

 

「你知道些什麼嗎?」弗雷急著問道,另外三人也一同望著羅索。

 

「記憶障礙,不知是如何造成的。」收起筆形電筒,「有可能是深度催眠,利用多層的法術結界來封鎖著記憶,又或者是直接破壞記憶。」

 

「破壞...記憶...?!」

 

「不過我覺得深度催眠的可能性會比較大。」羅索微笑道,「不過就不知道要如何解除這個催眠了。」

 

「你不是工程師嗎?怎麼會知道這些。」里斯有些狐疑的問道。

 

「看書學回來的,有問題嗎?」聳肩回答,「不過也因為這男人成功擊退了渦,所以才會引起我的興趣啊~」

 

「你真的是上面派來的?」

 

「嗯,是啊。」站起來說道,「我是羅索,隸屬D中隊的工程師,如果不信的話可以到總部去詢問哦。」

 

「嗯...抱歉...」里斯搔搔頭。

 

「那麼就是說伯恩的記憶還有機會恢復?」弗雷詢問著羅索。

 

「應該是這樣沒錯,不過必須要知道他是如何被催眠以及到底被下了幾重封印,不然就什麽也做不到了。」

 

「還真的很高難度啊...」里斯說道,「不過,我想可以找阿奇波爾多問問看,畢竟他是第一個發現伯恩的。」

 

「阿奇波爾多?」羅索偏頭不解的問道。

 

「啊...那是我們的朋友。」

 

「是嗎?既然是第一位發現伯恩哈德的人,不妨可以試試看。」

 

「那麼我現在立刻出門去找他!」里斯說完就跑了出去。

 

「不愧是E中隊的里斯,動作還真快。」微笑,「那麼我也回去練習場那裡調查渦留下的痕跡了。」

 

「你...好像知道很多事?」弗雷望著準備離開的羅索。

 

「嘛~只是對這一切感興趣而做了最低限度的調查而已。」說完便離開了。

 

弗雷坐在床邊看著伯恩,艾伯和艾依兩人則趴在另一邊的床沿,安靜的陪著伯恩和弗雷。

 

「希望這一切可以儘快結束...」低喃。

 

《待續》

 


完成了~

新年過得很糜爛(?)幾乎天天都在喝酒(被打死

那麼第四篇完成~應該有慢慢的開始虐吧?(有嗎?

然後我讓蘑菇登場了~~~(?

再一次謝謝大家的支持~~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