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就是連隊組成的主要原因。」弗雷合上教科書,望著課堂上的所有新生,「那麼大家有什麽問題嗎?」

 

過了一陣,見沒有任何人提出問題,弗雷拍了怕桌,「好~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明天記得早點來參與實地訓練啊!」

 

等著全部人離開后,自己收拾了一下便離開回到住所去。

 

「弗雷你回來啦?」里斯坐在客廳擦著自己的愛劍,看著家門被打開就料到是弗雷回來了。

 

「嗯,哥的情況如何了?」

 

「還是一樣。」苦笑道,「給醫生檢查了,表面身體上是沒事,不過至於什麽原因讓伯恩失憶,那就不得而知了,畢竟身上沒有一點傷,雖說也有可能已經完全癒合。」

 

「嗯...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坐在沙發上,鮮少露出苦惱的表情的弗雷,此時正認真的思考著接下來的路,「阿奇還有說什麼嗎?」

 

阿奇波爾多在送伯恩哈德回來後,並沒有繼續留下來當晚就離開了。

 

「我只記得他說那時候在斬影森林里走的時候,有幾個斬影圍在一起不知做什麽就小心地過去看...」里斯繼續說道,「據阿奇所說的是那些斬影都圍著伯恩,但不像是在攻擊伯恩反而好像是在保護他似的,也沒說清楚他是用什麽方法讓斬影離開伯恩,總之那傢伙帶伯恩回來時,伯恩身上一點傷也沒有。」

 

「那也只能等哥哥恢復記憶而已。」搔搔頭然後垂下頭看著自己的手,「這一次...我到底能不能保護哥哥...」

 

「弗雷...」望著自己的後輩如此毫無精神,坐過去搭上對方肩膀然後輕敲弗雷的頭,「休想把全部事情一個人扛在自己身上,我也會一起保護伯恩的!」

 

「謝謝你,荔枝前輩。」

 

「都說了別叫我荔枝前輩了你這小子。」輕敲對方的頭,「去陪伯恩吧,我等下要出去了。」

 

「任務嗎?」

 

「啊啊...對啊,不過只是小任務,今晚我會帶晚餐回來的了~」眯眼燦笑著,像個大哥般揉了揉弗雷的頭后,便提著自己的劍離去了。

 

里斯離開后,弗雷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站起來走到房間外,輕敲了兩下門,見沒任何反應便開門走了進去。

 

在房裡伯恩哈德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沉睡著,弗雷坐在床邊看著自己哥哥的睡顏,此時的伯恩哈德少了那陰鬱的感覺,表情也顯得柔和了許多。

 

「哥,我一定會幫你找回你的記憶的...」淺笑輕撥落在額間的髮絲,向下輕撫著伯恩那瘦削的臉頰。

 

「......」感受到臉上的溫度,伯恩哈德睜開眼,安靜地看著弗雷,眼神里閃過疑惑。

 

「啊...抱歉吵醒你...」收回摸著對方臉頰的手,有些抱歉的笑道。

 

「你...是誰?...」因長時間沒有開口說話,所以當聲音發出后顯得非常低沉沙啞,而且伯恩也覺得喉嚨不舒服地皺了下眉頭。

 

「你還是先別說話。」趕緊替伯恩倒了杯水,然後將人扶起靠在床頭,將水杯遞給對方,「喝一口潤潤喉,這樣就不會太難受。」

 

任由對方扶起自己,以及接過那杯水,看了一眼弗雷再看一眼那杯水,才慢慢地將杯裡的水喝下。

 

「雖然哥的身體沒大礙,但是太久沒說話所以喉嚨還不適應,就慢慢來吧。」微笑拿回喝光的杯子,「然後我是你弟弟,弗雷特里西。」

 

安靜的看著弗雷說話,腦海里卻完全沒有對眼前這個人的任何記憶,可是從對方身上卻能感受到溫暖,尤其當弗雷對著自己笑的時候,心裡總感覺非常溫暖。

 

「唔...嘛...」傻笑道,「我知道你失去記憶,所以如果我給你帶來困擾的話一定要說哦...」

 

「......不會。」在喝了水之後覺得喉嚨沒有像剛才那樣難受。

 

「真的不會嗎?」聽著伯恩的回答,想再確認一次而問道,伯恩也只是點點頭。

 

「我還真怕哥哥會拒絕我呢~」像似鬆了一口氣的拍撫著自己的胸口。

 

兩兄弟沉默了一陣子,弗雷轉頭過來看著自己的哥哥。

 

「哥你要不要到外面走走?」忽然提議道,「艾伯看到你回來一定會很開心的!」

 

「艾伯...?」聽到陌生的名字疑惑道。

 

「嗯啊~艾伯李斯特,向你學習劍法的孩子。」

 

「...劍法...」

 

「嘛...這些事不記得沒關係啦,總之哥要不要到外面走一走?」燦笑道,隨即站起來把手伸向伯恩,「在外面吸取新鮮的空氣也不錯哦~」

 

望著伸向自己的手,遲疑了片刻,才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對方然後下床站在弗雷面前。

 

「呵~那麼就走吧~」弗雷緊握著對方的手,離開了房間向外走去。

 

走在連隊練習場上,看著隊員認真的在練習,這一切對於現在的伯恩哈德變得異常陌生,相對的那些在練習場上的隊員看到伯恩哈德的出現,沒有一個不露出震驚的表情,因為他們確實收到關於伯恩哈德的死訊,加上部份隊員也在當年的現場目睹著伯恩哈德消失。

 

弗雷意識到隊員的視線,緊握了伯恩的手然後快速地離開練習場,伯恩卻絲毫不甚在意地跟著弗雷一起走。

 

「艾伯!艾依~!」弗雷帶伯恩來到離練習場不遠的河邊,那裡正是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兩人常常一起練習的地方。

 

「弗雷前輩~」艾依看到弗雷,開心地跑了過來,而跟在身後的艾伯在看到弗雷身後的人頓時愣住了。

 

「伯...伯恩前輩...?」艾伯望著那明明已經不會回來的人,疑惑的看著弗雷。

 

「嘛...這說來話長,我們還是坐下來聊吧~」微笑,「我是帶哥哥出來透透氣而已~」

 

兩位少年點點頭,四個人坐在河堤旁,弗雷向兩人解釋這幾天發生的事,而伯恩只是靜靜的望著河面發呆。

 

「所以伯恩前輩現在是完全失憶了?」艾依問道。

 

「嗯...是這樣沒錯,不過我有自信能讓哥哥恢復記憶的~」微笑。

 

「我也幫忙。」艾伯跟著說道,心想伯恩哈德也算是自己的恩師,所以無論如何還是希望可以幫上忙。

 

「先謝謝你了~艾伯~」弗雷揉著艾伯的頭。

 

此時營隊里忽然響起警號聲,四個人同時往練習場的方向望去。

 

「發生什麽事了?」艾依問道。

 

「不知道,我們趕快回去看看。」弗雷站了起來率先跑向練習場,邊跑邊轉頭對著艾伯和艾依喊道,「你們兩個幫忙帶哥哥回去,快!」

 

兩人聞言點點頭,艾伯直接拉起伯恩往弗雷的住所跑去。

 

四人經過練習場時,只見場地變得非常混亂,弗雷抓著其中一名隊員問道,「發生了什麽事?」

 

「是渦...渦忽然來襲了!」

 

「什麽...爲什麽事前沒有感應到!!」

 

「伯恩前輩!!」

 

此時艾伯的聲音傳入自己耳里,轉頭望過去時,只見眼前混亂的情況模糊了大部份的視線,但很明顯能看到那罪魁禍首只在不遠處,而站在『渦』前面的正是自己的哥哥,弗雷頓時背脊發凉,拔腿奔向伯恩。

 

「哥哥!!」

 

伯恩似乎沒聽到弗雷的叫聲,眼裡只是注視著那罪魁禍首,腦海里不斷閃過很多的零碎的畫面。

 

「......渦...」

 

《待續》

 


說好的虐兩兄弟呢?(被打)

很好...真的又有後續了...(抹臉(被圍毆)

所以沒估計錯下一章就會開始虐(真的嗎?

然後要感謝我的兒子提供的題目~真的太貼切了~希望我不會離題~呵呵~~

好~那麼請期待下一篇~~

(被眾人拉出去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