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太遲了...』苦笑看著自己的弟弟。

 

哥...爲什麽?...

 

『...這是我選的路...』染血的手輕撫著弗雷特里西的臉頰,『...我唯一想守護的...你的笑容...』

 

你不在了...我還有什麽理由繼續微笑下去?...

 

『...弗雷...連同我的份...活下去...』最後一吻落在弗雷的唇上,『...我最愛的弟弟...』

 

最後消失在永無止盡的黑暗。

 

「哥!!」

 

不知第幾次被這噩夢驚醒,明明事情已經經過了那麼多年,每一晚仍不停歇地夢見自己的哥哥,即使如此,弗雷特里西清楚的知道伯恩哈德是不會再回來了。

 

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撐著額頭忍受著劇痛,每一次如此驚醒一定會帶來劇烈的頭痛。

 

這時候房門被打開,走進了位青年。

 

「弗雷,你還要睡多久啊?天都亮了。」那青年一手插腰斜靠著門邊望著弗雷。

 

「啊...?」側頭看著開門的人,「原來是荔枝前輩啊...早吶...」

 

「你這小子...」冒青筋地走過去拉著人然後使勁地揉著弗雷的頭,「什麽荔枝啊?是里斯!」

 

「痛痛痛...前輩住手啦...」掙扎著從里斯的鉗制中逃出來,「人家只不過開玩笑而已啦。」

 

「那麼玩笑開完了就給我滾去當教練吧~」燦笑坐在弗雷的床上。

 

「是是...」搔頭沒好氣地拿了自己的外套穿上便離開了房間。

 

連隊的日常依舊,每天早晨弗雷都會負責鍛煉新生,而後輩里最深得弗雷喜愛的是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兩人常常找弗雷陪他們一起對練。

 

在新生鍛煉告一段落后,艾依查庫拉著艾伯李斯特前來。

 

「前輩,今天也麻煩你了。」艾依查庫燦笑著,比起第一次見面時,這孩子已經變得開朗許多,而艾伯李斯特依舊是冷漠寡言。

 

還真像哥哥...心裡如此想著。

 

「那麼今天也認真的放開來打吧~」燦笑著揉著艾依和艾伯的頭,隨後將兩把利劍拋給他們。

 

「唔啊...」艾依慌忙地接過武器。

 

「前輩...萬一傷了人怎麼辦?」艾伯接下利劍,推推眼鏡問道。

 

「嘛~別計較那麼多了,反正你們不也好好地接住了嗎?」笑道,而自己則拿了常用的木劍擺好姿勢,「好了,來吧~能傷到我今天就請你們吃飯~」

 

一直練到下午,艾伯和艾依已經無力的癱軟坐在地上,而弗雷仍舊氣也不喘地笑著看兩人。

 

「怎麼了?這樣就不行了?」笑著將木劍搭在自己肩上,「不過你們都進步了不少呢,至少都把我逼出這圓圈之外了。」

 

「可是...還是傷不了前輩分毫...呼...」艾伯拿下眼鏡擦汗,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前輩還是一樣那麼強呢~」艾依盤腿坐著抬頭望著弗雷。

 

「哈哈,還有其他前輩也比我強啊~」微笑,「好了,我請你們吃東西,回去吧。」

 

「誒?可是前輩不是說...」

 

「沒關係沒關係~今天心情不錯~走吧~」推著兩人一起回去。

 

和兩人吃完一餐後,弗雷獨自回到自己的住所,再打開嗎的時候聽到客廳有人在爭吵,便走了進去看個究竟,只見阿奇波爾多和里斯正互扯著衣領殺氣騰騰地瞪著對方。

 

「你們在幹什麽?!快給我住手!!」弗雷立刻上前將兩人拉開,兩人被拉開后都不忿地坐在椅子上不語。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弗雷皺眉問道,但是兩人還是不發一語。

 

「我是問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忍不住吼道。

 

「弗雷...這個是有關伯恩哈德...」阿奇波爾多首先開口道。

 

「混蛋!!」里斯站起來,仿佛想撲上阿奇波爾多讓對方住口。

 

「...我在回來途中發現...」

 

「我叫你別說出來!!」

 

「...他在你房間!!」阿奇波爾多最後幾乎用喊的來說。

 

「可惡!」見人說了出來,握緊拳頭想揍過去但被弗雷阻止。

 

「你剛說什麼?」弗雷仿佛沒聽見似的望著阿奇波爾多,「...你說誰在我房裡?」

 

可是這時候阿奇波爾多卻又再次保持沉默。

 

「嘖...」放開了里斯后,丟下兩人在客廳,自己朝著自己的房間奔去。

 

里斯見弗雷往房間跑去,瞪了一眼阿奇波爾多再毫不留情地往對方臉上揍了一拳后跟著跑去弗雷的房,而阿奇波爾多只能無奈的摸了摸被揍的臉頰坐在客廳里。

 

在打開房門的一瞬間,弗雷愣愣地看著房裡出現的人。

 

那人安靜的坐在床上,背對著弗雷望著窗外的景色,但那卻是弗雷夢裡常常出現的背影,本來應該已經消失的人此時竟出現在自己的房裡。

 

「...哥...?」弗雷繞過床走到那個人的身旁。

 

仍然是毫無表情,瘦削的臉頰以及那抿緊的雙唇,一再的證明那個人已經回來,但是唯一不同的是那人的眼神變得空洞無神。

 

「...哥?」跪在床邊,手搭在對方大腿上,「你...怎麼?...我以為你死了...」

 

伯恩哈德依舊沒有反應,也不曾看弗雷一眼,仿佛已經完全被窗外的景色吸引。

 

「聽不到嗎?哥?我是弗雷特里西啊...」察覺到人的異樣,雙手捧著伯恩的臉讓對方望著自己,而對方依舊是沒有任何反應。

 

「弗雷...」里斯此時走了進來,「沒用的,阿奇那傢伙帶伯恩回來時,他已經那個樣子了,什麽也不記得也不記得我們任何一個人...更別說記得你了...」

 

「你說...什麽?...」有些無法相信的望著里斯,但伯恩的反應卻證實了里斯所說的話,此刻的伯恩,誰也不記得了。

 

《待續》

 


 

好...先寫到這裡~(被圍毆)

這個...其實算架空文?

然後還想不到題目~所以有任何意見的歡迎留言~

或者可以直接到我的噗留言也行喲~XD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期待後續喔><
    本日熱門文章耶!恭喜!!
  • 謝謝~XD~
    我會努力寫後續ww

    雷銀 於 2012/01/12 08: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