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舞廳角落看著一對對的王親國戚在舞池中隨著音樂跳舞,雪的視線只是注視此時正與另一位女孩伴舞的洛,看著洛為那女孩所展露的笑容,雪心口一陣抽痛,卻硬是將那感情壓下面無表情的環視周圍。

今天恰巧是某位貴族的誕生,所以洛帶著雪出席了這舞會,而雪的工作依舊是保護著洛,所以雪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能有少許的失誤。

 

舞會結束后,洛手裡拿著杯紅酒走到露臺邊,雪則靜靜隨身跟在對方身後。

 

「雪,你今晚怎麼那麼安靜?」洛露出些許擔心的神情轉身看著雪。

 

「沒有...」淡淡的回答,視線卻不看著對方。

 

「真的沒事嗎?」

 

「嗯...」只是淡淡的回應一句,心想現在彼此身份懸殊,不能太親近...昔日那人的告誡一直不斷的迴蕩在自己腦海裡,警告著自己不准擁有對洛有任何不純的感情存在,只要做好身為洛的貼身保鏢,不然就會連這最後的機會也會被剝奪。


「雪...」微皺眉看著雪,洛語氣有些淡然但卻認真,以及夾帶了些無奈,邊說邊靠了過去,「自從我繼承了這皇位,你就一直與我保持距離...」


「洛...不...吾王...並不是...」


話還沒說完,洛伸出一隻手指抵在雪的雙唇。


「不只是保持距離...而且還開始對我用敬語了...」微垂眸湊上前,在雪的耳邊低語,「我們關係以前不是都很好嗎?而且我對你那麼溫柔...你曾說過你喜歡我的溫柔,不是嗎?」


「不是的...這是我的職責...」


雪有些慌亂的想睜開卻不敢直接推開對方,這是遠方樹林忽然有股光芒閃了一下,之後幾十支箭急速射了過來。雪睜大眼睛,下一秒身體比腦袋還要快反應過來立刻將洛抱著轉了過來,抽出腰間的劍揮舞擋下,但身上還是被刺中了幾支,其中一支箭直接插入自己的胸腔,然後硬是忍著劇痛將人拖回舞廳里去,也驚動了其他人。


「雪!」洛回神的時候,兩人已被幾位侍衛圍起來保護,其他被邀來的客人慌亂的逃離舞廳,洛皺眉看著雪身上的箭矢,眼神盡是擔心以及憤怒。


雪手捂著胸口,然後另一隻手抓著箭硬是拔了出來,頓時傷口處不斷的湧出血,依樣的將身上其他箭矢統統拔下,雖已經習慣了劇痛但是不斷失去的血使得自己視線開始變得模糊。


「雪...」扶著洛讓對方靠在自己身上,隨即把自己的袖子撕下然後撕成條狀替雪緊急處理那些不斷流血的傷口,此時的洛在不知覺間流下無聲淚水,當自己發現時也只是伸手隨便擦拭掉眼淚,以至於臉頰上也沾上雪那溫熱的血液。


「...洛......」有些迷糊的啟口,靠在洛身上感受著那體溫,卻因血一直在流失而身軀漸漸覺得冰冷,手抓著洛的衣服緊緊揪著,「...洛...我不是刻意...要和你保持距離...」

 

「笨蛋,別說話,我現在就帶你回去...」忍著哭出來的衝動,立刻將人打橫抱了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朝自己的寢室奔去,途中也命令了下人召來御醫前來。

 

在懷裡的雪卻彷如沒聽到洛說的話,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我不痛...洛...我喜歡你...但...不行...你是國王...我只是你身邊的貼身警衛...」

 

「別說了...」

 

「...我們...不能在一起...」

 

「我叫你別說了!」抵達自己的寢室一腳將門踢開,將人抱到床上輕輕放下,手掌置於雪的胸口泛出淡淡的光治療著那不斷流出血的胸口,「御醫很快就會來了,你別再說話了...」

 

「洛...」漸漸閉上眼睛,臉上露出極淡的微笑,「...雪...真的很喜歡...你...」

 

「雪...不行,別睡...」慌亂的看著逐漸閉上眼的人,手掌的光芒增強治療著,「...不准睡!」

 

但無論洛怎麼喊,雪還是抵抗不了那沉沉的睡意...

 

「不要離開我啊...」洛幾近崩潰的哭喊著,「我還沒對你說我也喜歡你啊!雪!不要睡!」

 

嗯...我聽到了...可是對不起...如果還有機會...到時候...絕對...

 

「雪!!...」

 

思緒最終被黑暗吞噬,最後的哭喊聲不斷地在黑暗的空間里迴蕩...

 

絕對...會回去的...

 

(下集待續...)

 


 

 

預告

 

永無止盡的黑暗...

 

不停的尋找著那唯一的光,卻偏尋不著...

 

爲什麽我找不到回去的路...

 

但願這一切只是場夢...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