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個公園的陰暗角落,一個小男孩蹲在那兒哭泣著,這時候有三個身影向著那小男孩靠近。

 

『喂,你怎麼了嗎?』細細的聲音,然後對方蹲在小男孩的身邊詢問著,『吶,你沒事吧?』

 

可是小男孩依舊捂著臉哭泣,絲毫不理會關心他的人。

 

『大哥二哥,他不理我耶...』有些不悅的鼓起臉頰,然後伸手拉了那個小男孩,『你就別哭了嘛,你不是男孩子嗎?哭什麽啦?!』

 

『小白,好了,等下他越哭越厲害。』另一個男孩拍了拍叫小白的男孩。

 

而剩下站在一旁的男孩緩緩走到哭泣的小男孩旁邊蹲下,之後一聲不響的將對方抱進懷裡。

 

『大哥?』兩人有些不解的看著他們的大哥的行為。

 

『沒事了...』平淡無波的聲線傳入那哭泣的男孩耳里,很奇妙的原本正在哭的小男孩漸漸停止哭泣,而且還伸手緊緊抓著抱著自己的人。

 

小男孩最後停止哭泣,離開了那溫暖的懷抱抬頭看著對方。

 

『你是...』聲音還帶著哭腔,但是很明顯已經恢復冷靜。

 

『他是我們的傑爾大哥~我是白,這是二哥薩斯特~』小白漾開燦爛的笑容說著,而薩斯特也只是眯眼微笑。

 

『傑爾...大哥...』定眼看著蹲在自己前面的傑爾,傑爾沒有任何表情地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頭。

 

『名字。』傑爾簡單的說了兩個字。

 

『雷...』似乎聽得懂對方說出的是疑問句,乖乖的說出自己的名字,而臉上莫名其妙的泛起微紅。

 

『哦~那麼我可以叫你小黑貓嗎?』白依舊維持著那笑容。

 

『那不是他的名字啊。』薩斯特苦笑道。

 

『可是小雷很可愛啊~我還想叫他小貓咪呢~

 

『真是的...他不是小動物,你這樣叫他可能會不高興哦。』

 

『會嗎?』白不相信地走到小男孩面前蹲了下來,『我叫你小黑貓可以嗎?你會討厭嗎?大哥你覺得怎樣?感覺很可愛吧?』

 

對於自己的弟弟那一連串的疑問完全沒有反應,雙手再次抱著那小男孩。

 

『啊,看來大哥是想要這小貓咪了呢。』薩斯特眯眼微笑道。

 

『嗯。』傑爾竟然沒有預期反駁反而認真的點頭,抱著小男孩的力度緊了緊。

 

『不過將來必定會很辛苦哦,大哥。』薩斯特若有所思的看著傑爾,他從那小男孩身上看到了他的未來,而且還是個很痛苦的未來。

 

『會保護他。』認真的眼神抱緊懷裡的小男孩,而小男孩只是愣愣的看著傑爾,似乎想將他的樣貌一直記在心裡。

 

再次緩緩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在自己的房內,微側頭發現路維斯正在書桌前寫字,可是可以很確定的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緊緊握著。將視線往下移動只見一縷銀髮飄過,而銀髮的主人正握著我的手趴在床沿閉上眼睛熟睡。

 

「嗯...」嘗試發出聲音卻覺得喉嚨亁的發疼,「傑...傑爾大哥...

 

先回過神來的是路維斯,他停下筆望了過來,然後離開位置過來將我扶起半躺在床頭。

 

「還好吧?」倒了杯水然後讓我喝了幾口,喉嚨頓時舒服多了。

 

「我...」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手仍然被熟睡的人緊握著。

 

「你已經睡了幾天了,而且其間好像被噩夢纏著似的會忽然尖叫,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嗎?」路維斯露出擔心的眼神,「會長這幾天一直都來這裡陪你,我不知道原來你們之前已經認識了。」

 

認識...確實認識,可是...那之後的事情我完全無法記起,想要去回想的時候頭又開始劇烈的疼痛。

 

「雷,不要想了,你再這樣我看你真的要一直躺著了。」路維斯輕輕歎了一聲,「陛下已經知道你昏倒的事情...

 

「什麽?!」

 

「放心,我只是說了你因為忽然失控而昏倒,並沒有提起你和會長的事,因為也是會長要求不要向陛下做完整的說明。」

 

這時握著我的手緊了緊,只見趴在床沿的傑爾動了一下,然後才慢慢抬起頭看著我,這一次看著他雖然還是會有些微頭痛,但是總算能清楚看著他了,傑爾的皮膚很白,比白那個白癡還要白但並不是蒼白那種白,額上的紅色菱形刺青和那雙如紅寶石的眼睛一直讓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加上對方完全沒有表情的看著我讓我覺得其實在我面前的是個人偶。

 

「會長你醒了?」路維斯也發現對方醒了過來,便站了起來走到房門口,「那麼我先出去,不打擾你們了。」

 

等路維斯離開后,整個房間變得格外安靜,傑爾看了我一眼,便鬆開手然後直接坐上來。我愣愣的看著對方,腦袋有些混亂,所以一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麽,而對方只是沒有表情的看著我,讓我感到有些不自在,心裡想著他真的是我小時候遇見的傑爾大哥嗎?

 

「身體...」微微啟口,傑爾伸出手輕撫我的臉頰,「沒事了?」

 

「呃......」點頭,總覺得臉頰有些微熱,下意識的避開了撫著我臉頰的那隻手。

 

「想起多少了?」

 

「誒?」

 

「我們的事。」

 

「小時候...第一次在公園見面那次...」微垂頭說著,放在被單上的手下意識握緊,「之後的事就什麽都記不起來了。」

 

「嗯。」依舊是面無表情的回應。

 

「傑爾...大哥...」猶豫了一下輕喚眼前的人,「你是不是知道關於我以前發生的事?爲什麽我會忽然不記得你們三個人的事情?明明小時候就已經見過面了,爲什麽...」眼神遊移著思考如何說出來。

 

「記憶封印,現在不能說。」

 

「爲什麽?」

 

「你會死。」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傑爾,什麽叫做我會死?這是什麽謬論?...心中忽然冒出怒火,完全不管現在是否頭在痛直接伸手抓著傑爾的領子。

 

「什麽叫我會死?!不要給我這種模棱兩可的答案!」生氣的怒吼著,「不止是你!就連薩斯特哥!爺爺!曄叔叔!甚至是煊!都敷衍我的疑問!這是我的記憶,我有權利知道!」

 

傑爾不為所動的一手抓著我的手然後一個使力將我壓回床上,我悶哼了一聲,皺著眉瞪著眼前的人。

 

「聽話。」

 

「我憑什麼非得聽你的話!放開我!!」掙扎著要脫離傑爾的鉗制。

 

「現在不是讓你知道的時候。」

 

「我聽你在廢話!」

 

「雷!」忽然的提高聲量讓我忘了掙扎,呆愣的看著傑爾,傑爾皺著眉看著我,閉上眼再張開,「現在還不是時候讓你知道全部真相,我不想再一次的失去你。」

 

「失去...我?」我的聲音有些抖的看著傑爾那雙紅色眼睛,記憶碎片再次在我腦海裡旋轉不停的刺激我...血泊...母親的死...父親和哥哥的樣子...幾乎全部成為碎片...

 

「不要強逼自己去想起以前的事,在這裡你就好好的學習,學習控制你的力量。」傑爾放開了我,坐在我身邊淡淡地說著,「你的力量太過於強大,甚至比你自己所預想的還要強大,所以你在這裡就要學習如何控制以及使用。」

 

「我的力量...」看著自己的雙手,「可是...我只想知道以前的事...哥哥他...傑爾大哥!你一定知道瀲瀧哥!他在哪裡?你知道他的下落嗎?」

 

傑爾垂眸輕搖頭,「我們也在尋找你哥的下落。」

 

「也在尋找?你們果然知道所有事情!那麼殺了我父母的兇手,你們也知道吧?」說到這裡,身體開始微微顫抖,眼睛直盯著傑爾的眼神不想錯過他眼神底下所閃過的任何情緒,可是他眼神裡幾乎沒有任何太大的情緒。

 

「知道,但不能說。」

 

「為什麼?!」不知為何視線變得模糊,然後感覺到濕濕的感覺滑落我臉頰,「為什麼我不能知道?那是我父母啊!」

 

「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記起所有事。」傑爾抬手抹去我臉上的淚痕。

 

「為什麼一直被蒙在鼓裡的是我?」

 

「一切是為了保護你。」

 

「傑爾大哥...」

 

「總算...能好好的看著你,親自保護你。」傑爾的眼神這時感覺柔和許多,而且難得的看到對方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就在這時,房門忽然被打開,白和薩斯特走了進來,隨後也見到煊跑了進來,而路維斯只是站在門外背對著房內。

 

「大哥,沒想到小黑貓第一個想起的是你耶~」白露出燦笑。

 

「小雷,醒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頭還痛嗎?」薩斯特走到另一邊的床沿坐著,手輕輕的握住我的手。

 

「大皇子,是你讓雷的記憶封印有了裂縫,如果給撒旦王知道了怎麼辦?你肯定活不了。」而煊以幸災樂禍的語氣雙手抱胸竊笑著,顯然的煊並不喜歡無間界的三位皇子。

 

「你這個發情貓能不能不要這樣對大哥說話啊?」

 

「我要怎麼說是我的自由吧你這個白色變態!」

 

「你說什麼?!」

 

「白色變態!只不過說了這個你就惱羞成怒看來你的脾氣不如你大哥和二哥好嘛~」

 

「哼,我才沒有惱羞成怒啊,不像你這隻發情貓從早到晚閃發出費洛蒙惹得全部女性就如中了蠱那樣眼神離不開你。」

 

「這點你也不是一樣嗎?每次都有女人為你尖叫,真不知道你哪一點值得別人喜歡。」

 

看著白和煊不斷的互罵,我整個就沒辦法抓住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發情?費洛蒙?」望著身邊的薩斯特,「薩斯特哥,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呵呵,你從開學到現在這幾天都沒有在教室出現過當然不知道,這兩個小伙子短短這幾天在班上就已經有了自己的粉絲團呢。」薩斯特笑瞇瞇的解釋著。

 

「粉絲團?」又是另一個完全不知其重點的說辭。

 

「簡單來說這兩個在班上非常受女人歡迎。」

 

「原來如此...」總算明白這一點,而白和煊兩人仍然繼續吵。

 

「說起來...或許要派人暗中看著雷比較好。」薩斯特微笑道,「大哥的女人緣也很不錯,而且很霸道哦,我怕小雷會被嚇到~」

 

「蛤?!」我睜大眼睛看著薩斯特,「沒這個必要啦,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女人,不需要受到任何保護。」

 

「說的也是呢,只不過純粹的擔心你啊,如果小雷受傷了大哥可能會傷心呢~嘻嘻~」輕輕的笑道,我總覺得薩斯特說這些只不過想作弄我和傑爾。

 

「我...我有路維斯看著就好了!所以不用麻煩薩斯特哥你了...」

 

「呵呵,我開玩笑而已,你當真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雷,你還是休息,明天你應該可以回教室了。」傑爾忽然開口。


「嗯。」點頭,心想忽然提起教室就讓我有些緊張,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不需要覺得緊張。」傑爾緩緩地說,他那低沉的聲音傳入我耳朵,讓我整個人覺得似乎放鬆了不少。

 

「謝謝你,傑爾大哥。」第一次好好的向別人道謝,我想爺爺如果看到了一定會覺得驚訝吧。

 

兩個笨蛋依舊在互罵,傑爾大哥和薩斯特哥也在我床邊陪著我聊天,看著路維斯的背影忽然覺得之前對他無禮的事感到很抱歉,以及在他面前失控還未向他道歉,看來還是找個時間和他聊吧。

 

忽然覺得,平時討厭吵鬧的自己竟然會覺得現在這熱鬧的房間感到很舒服很溫暖,彷彿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了...

 

然後也感覺到...很快的...我會找到瀲瀧哥,還有我所有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