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將手中的筆放下,往後仰靠著椅背望著房間的天花板。

那天之後,就沒有再見到他了吧?

「到底去了哪裡啊?石田那傢伙。」煩躁的坐起來搔著那頭橘髪,手肘置在桌上撐頰看著桌歷,思緒回到之前的事。

 

 


 

「一護~~」啟吾如往常的一見到一護就立刻飛撲過去,而一護總回以肘擊讓啟吾倒在地上。

「又是被痛擊一番呢,淺野同學。」水色邊按著手機邊對著躺在地上的啟吾說到,而啟吾淚流滿面的對著水色說,「拜託你不要對我用敬語...」

 

一護走到班上,拉開拉門便看到石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卻無視了自己,後面的織姬和龍貴則上前來打招呼。

「早安,黑崎君」

「早安,井上、龍貴。」視線卻在石田身上。

「一護,下個星期是你的生日吧?有打算去哪裡慶祝嗎?」龍貴直截了當的開口詢問。

「龍...龍貴醬,這樣直接問不好吧?」井上舉起雙手搖著說。

「沒關係吧?反正是一護~驚喜什麽的根本就不適合他啊~」龍貴笑著說。

「說的也是...」井上放下手,之後又露出燦笑的看著龍貴和一護,「那麼,黑崎君、龍貴醬,我們去吃大餐吧!就上次那間餐廳,我超喜歡它的蜂蜜加紅豆土司呢,也叫茶渡君和石田君吧~還有露琪亞醬也是~」

「呃...你說的那間店...是哪間?」一護有些冒冷汗的看著井上。

「好好~織姬,够了,我們都知道了~就叫大家一起去吧,到時候就是一護請客了~」龍貴則露出苦笑的一把抓住織姬,邊露出邪笑的看著一護。

「你這女人...」一護嘴角抽搐的看著龍貴。

「抱歉...」石田的聲音這是傳了過來,每個人的視線專注在對方身上,石田推了推眼鏡繼續說,「那天我有事,可能沒辦法和大家一起去了。」

「可是...」井上欲言又止的看著石田。

「嘛,少了某人也不會差多少,就這麼辦吧。」一護語氣有些不悅的看向黑板說著,說實在他也不知道他在不悅什麽,稍微瞄了石田,卻發現對方根本就是無視自己。

「好了,你們幾個快回位子,要上課了!」班導拉開教室的門走了進來,全部人回到位子上開始準備上課。

 

午休時間,一護和露琪亞在屋頂上享用便當。

「一護,你和石田怎麼了?」露琪亞喝著果汁問道。

「嘛,也沒什麼啦...只是覺得那傢伙好像在躲我...」搔頭說著,一口咬著手裡的炒麵麵包。

「是這樣嗎?」露琪亞撕開炒麵麵包的包裝,然後試咬了一口,「嗯,這個不錯吃。」

「反正不用理那傢伙啦,再說...生日也不是什麽重要的大日子。」

「確實呢,尤其是對尸魂界來說,生日確實不是什麽重要的大日子啊...」

「不過...」沒有繼續說,抬頭看著天空,心想不過其實如果他有去,那個意義應該就不同吧...

 

上課鈴聲響起,一護和露琪亞回到班上,卻見石田的位子已經空了。

「石田呢?」忍不住好奇的問在班上的井上。

「石田君早退了,好像是家裡有事的樣子,可是看起來又不是那麼急躁的奔回家,我在想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呢?」

「不過今天石田他很安靜,比起平時更安靜。」龍貴說道,「一護,你是他的死黨,應該知道些什麽事吧?」

「我怎麼可能知道?」走回自己的位子坐著,視線卻一直看著那空著的位子。

龍貴看了一眼,聳聳肩便拉著井上回到座位上。

不過從那天開始,石田就一直請假沒有來學校上課,其他人并沒覺得奇怪,反而覺得一護變得有些奇怪,變得有些沉默,而且偶爾會看著石田的位子發呆。

 


 

『嗶哩嗶哩嗶哩嗶哩~~~』死神代理證發出的聲響將神遊中的一護拉回現實,而露琪亞這時已經跑進一護的房間。

「一護!有一大批的虛出現在東方的天空,看起來有點不太尋常。」

「多少匹?」將死神代理證碰上自己胸口,瞬間化身成死神。

「30...不...50...什麽?還在增加中?!」快速解開義骸,露琪亞跳上窗口,然後轉身對一護說,「快走吧!」

「不是在開玩笑吧?」跟著露琪亞從窗口跳出,朝著東方的方向飛奔而去,「還真是有夠糟糕的生日啊!!」

 

「喂,露琪亞!到底還有幾隻啊?」邊喊邊斬下身邊的虛。

「好奇怪啊,爲什麽還在增加?感覺好像被引誘過來似的...」看著露琪亞皺著眉按著手中的靈訊器。

「什麽?被引誘過來?嘖!」一護斬下另一隻虛,然後跳到露琪亞身邊,「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皺眉吼回去,「一護!讓開!!破道之三十三 蒼火墜!」

「謝了,露琪亞。」

「不過這個樣子根本就會變得沒完沒了...」

看著天空陸續的出現虛,在想著怎麼辦時,一道箭影將一半的虛瞬間滅掉。

 

一護不可能不知道那個招數,立刻將視線轉到地面上時,發現了那個已經消失了整個星期的人。

而在這時天空中的虛忽然全數湧向石田的方向。

「一護!快過去!」露琪亞喊道。

「石田!!」瞬步來到石田面前舉起斬月,「月牙天沖!!」

天空的虛瞬間被消滅乾淨,露琪亞擺出早就應該這樣做了的表情來到兩人身邊,卻在看到石田時立即改變了表情。

「石田,你發生了什麽事?」皺眉看著臉色發白的石田。

「我沒事...我先回去了...」轉身準備離開,卻被一護拉著,但是出乎意料的沒有掙扎反抗,反而像斷線的風箏般倒進一護的懷裡失去意識。

「石田!」一護慌張的扶著石田,發現對方的體重似乎變輕了。

「先帶他回你家吧。」露琪亞若有所思地看著石田。

 

皺著眉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石田,一護煩躁的搔頭。

「真是...糟糕的生日啊...」

「抱歉...搞砸了你的生日...」石田的聲音傳了過來,一護連忙轉回去看著他。

「你醒了?」一護皺著眉問,「不...剛剛你說搞砸,是怎麼回事?還有你整個星期在做什麽?幹嘛身體變得那麼虛弱?明明就已經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那些虛,是我引出來的...」淡淡的說出,「是爲了特訓,可是那個人的特訓永遠就是嚴厲的...」

「不過爲什麽要引出大量的虛?!」不明所以的問道,心裡在想那個人到底是誰?爲什麽要把石田搞成這副摸樣?...眉頭一直皺著。

石田看著一護,露出苦笑然後輕輕搖了下頭。

「並不是重要的事...只不過和那個人有了約定,要把特訓在今天之前結束,看來還是趕上了...」

「今天?」一護只是覺得更莫名其妙。

只見石田從床上爬起,然後從手裡拿出了條自己編織的手環塞給一護。

「生日快樂...」推了推眼眶,臉頰有些微紅的別過頭淡淡說出。

「誒?」低頭看著手裡的手環,那手環用了棕色和黑色的細繩編織,並沒有想像中的女性化,而在中間還特意編了個『15』的字樣。

「才不是...爲了你特地做的...」仍然不去直視眼前的橘髪男人。

「你還真不坦率...」不知何時坐到床上一把將石田摟進懷裡。

「黑...黑崎!放開我!等下別人進來怎麼辦?!」石田在懷裡掙扎著。

「放心,他們不會隨便進來的。」一護勾起微笑的說著,「石田,我想再聽一次。」

「聽什麽?」輕皺眉的掙扎。

「再說一次生日快樂啊~」抱得更緊。

「剛剛不是說了嗎?」開始放棄掙扎的舉動。

「再說一次,好嗎?」語氣變得輕柔。

「唔...生日快樂...」小聲說著。

「再加名字吧~」開始得寸進尺的輕蹭石田的臉頰。

「你不要太過分了!」不悅的瞪著身邊的人。

「雨龍...」

「唔...」

「就一次,好不好?」

「...」

「那會是我最棒的生日禮物。」

「...」深呼吸了一下,臉頰變得通紅,微微啟口,「生日快樂...一...一護...」

「謝謝你,雨龍。」俯身輕吻對方的雙唇,然後放開。

「以後不准這樣...」覺得自己臉頰就來燒紅的窩進一護的懷裡。

「那你以後不准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一護摟緊了石田,「我會擔心...」

「好...」

「今天的生日還是最棒的...」露出滿足的笑容。

 

【完】

 


好了

寫到後面我已經是語無倫次

所以就......oTL

請一雨黨殺了我吧...(躺地準備受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