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否認的孟菲斯特學府真的很大,而且是全寄宿制的學府。從踏進宿舍至分配到自己的寢室後,我的心情就開始變差,因為是特優班的學生,所以分發到的寢室不是單人房就是雙人房,而且規模也不小,而令我心情差的並不是被分發到雙人房,而是和我同房的室友。

 

「為什麼是你?」我用極為不爽的語氣問著眼前的人,而正在收拾自己的東西的人停下手邊的工作,抬頭看著我。

 

「因為我是你的監護人。」路維斯微笑對著我說,「雖然知道你不願意,但是我不能違背撒旦陛下的命令,所以就要求將你和我分配在一間房。」

 

「你是...如何...?

 

「啊,是動用學生會的權利,我還沒對你說,不過我是學生會的幹部哦。」微笑,然後繼續著手收拾自己的書籍,「雖說是監護人,不過在這學府我不會干涉你的事情,當然也希望你能安分點好讓我能給陛下有個交代。」

 

「交代是嗎?」皺眉的看著路維斯,冷哼一聲走到自己的書桌前拉開椅子坐下,撐著頰眼睛定定的看著桌面,斜眼瞄向堆在自己的床邊的行李,才乾脆移位動手整理自己的行李。

 

整理了整個下午才告一段落,因為下午似乎有什麽學生會的招募活動,路維斯要我去看所以半強逼的拉了我過去。

 

「雷!你怎麼也過來了?」煊迎面走了過來,燦笑的不改那輕浮的語氣,「沒想到你也有興趣啊~

 

「我是被他硬拉過來的...」伸手指了指身後,煊探頭看了我身後一眼,疑惑的問我。

 

「誰啊?」皺著眉回頭,路維斯卻不在身後,『明明是跟在我身後...到底去了哪裡?』

 

「嘛~不管了~已經要開始了,我們快過去吧。」煊拉著我來到一個大廣場。

 

廣場中央的人群圍成一個大型圓圈,每個人都伸出雙手撐起了一個大型的半圓形結界,而正中央則有兩個人在打鬥著。

 

「這是什麽?」不會又是類似武鬥大會吧?心裡總是有股不好的預感。

 

「學生會特別執行部的選拔場,每年都會從新生里選出幾位新的成員加入。」煊開始解釋道,「其實這學生會並不是普通的學生會,這個特別執行部簡單來說就是學生會的部隊。」

 

「部隊?!」睜大眼睛,到底爲什麽要創立個部隊?低頭思考著。

 

「嗯~執行部的主要宗旨是保護學府的安全,畢竟創立這學府的是那位墮天使,而且由地理形勢來說這學府是處於易守難攻的位置上,所以各界的統治者都對這裡虎視眈眈,所以呢~」煊側頭看著自己,「入讀這學府的不一定是真心求學,簡單來說這學府算是一個小戰場,甚至會有生命危險的說~

 

「但是組成這個部隊,能確保不會混入不法分子嗎?」抬頭詢問身邊的人。

 

「確實如你所說,特別執行部或許會被不法分子混入...」回答的不是煊,而是忽然走到自己身邊的薩斯特,果然還是會遇見他,「可是很不可思議的全部執行部的成員都對執行部委員長很忠心,他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哦。」

 

「委員長?」偏頭看著薩斯特的側臉。

 

「恩啊,而且他還是你的室友呢~」眯著雙眼微笑看著我。

 

「路維斯是委員長?!」再次驚訝的看著薩斯特,雖說路維斯方才說他是學生會的幹部,可是竟然是特別執行部的委員長讓我有些吃驚。

 

「喏~他不就在那裡嗎?」薩斯特指著中央的兩人之一,我眨了眨眼才看清楚中央那兩個人,其中一個確實是路維斯,「執行部的成員歷届都是委員長一人挑選,甚至有時候一年內根本沒有成員被收納,條件是讓路維斯認可自己的能力,不過我覺得不是那回事,如果我沒猜錯路維斯其實擁有看穿人心的能力。」

 

看穿人心的能力,就是讀心術吧...和哥哥的其中一個能力一樣...垂眸看著廣場中的路維斯。

 

「爲什麽薩斯特哥你會知道那麼多?」抬頭詢問身邊的人,感覺上每一件事薩斯特都瞭如指掌。

 

「嘛,那是因為我是學生會副會長啊。」帶著輕鬆的微笑回答,「會長是傑爾哦,是我大哥,可能你還沒見過他,要不要等下結束后我帶你去見他?」

 

「啊...那麼白是...

 

「呵呵,不是哦,白和你一樣是新生,不過以他的實力,應該也會進學生會,然後你們兩位也是。」看著我和煊說道。

 

「誒?我也有嗎?」煊有些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可是我很討厭那些麻煩事咧,管理什麽的...好麻煩啊,我比較喜歡自由自在的做事。」

 

「放心,你絕對會喜歡的。」微帶神秘的淺笑,眼睛瞄向廣場中央,似乎正等待下一位有興趣加入執行部的人走進廣場,薩斯特忽然開口問道,「小雷,你要不要嘗試和路維斯切磋?」

 

「切磋嗎?」望著薩斯特,之後又望著廣場中的路維斯。試試看...也不錯...隨即站起身走了下去,途中也有很多好奇和疑惑的眼光望自己的方向看過來,路維斯似乎也察覺了而抬頭看著我,臉上仍然是那副微笑。

 

「沒想到你也有興趣加入特別執行部。」我踏進結界后路維斯第一句話就是說了這句。

 

「你錯了,我不是要加入,我只是純粹想和你打。」淡淡的開口對路維斯說,幾個維持結界的學生在後面竊竊私語,其中一個還直接開口嗆聲,「現在不是在玩,同學請你離開。」

 

「雷,要打隨時可以打,可是現在我是在做著學生會的事,你的事還是之後再說吧。」路維斯認真的說。

 

「我是沒差,可是有人叫我下來和你切磋,我覺得還蠻想嘗試就下來了,或許你對他說比較有效。」抬手指著和煊坐在一起的薩斯特,只見薩斯特微笑著朝這裡揮了揮手。

 

「副會長?!怎麼可能?!」其中一個大喊了起來,其他人同一時間也望向方才我指著的方向,而這時薩斯特已經消失了,只留煊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麼,該怎麼辦呢?」覺得今天的自己特別多話而有些煩躁,伸手拔出腰間的劍。

 

「好吧,僅此一次。」路維斯也收起無奈的表情,赤手空拳的站在我面前,定睛一看路維斯手上套著拳套,看來是肉搏型的。

 

「全部人一致將結界增強兩倍,站崗的分佈到觀眾席四角架起兩層結界保護其他同學。」路維斯開始發號施令,而其他人真的聽著命令而照著做,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嚴肅。

 

「好了。」看著其他人準備就緒,路維斯看著我,抬起手握緊成拳,露出淡淡的微笑,「說實話我也想和你切磋,但是因為陛下的關係所以我才不動手。」

 

「謝謝關愛了,不過我不需要。」斂起眼神,提起劍指著對方,「看你這樣費心的發號施令開啟那麼多層的結界,意思說我不必手下留情吧?」

 

「只是不想傷到其他人,當然,不手下留情也行,因為我會奉陪。」身上的魔力頓時暴增,察覺后自己也認真的提著劍然後一蹬調到路維斯面前,一劍刺了上去。

 

路維斯在手臂上結了個防護罩抵擋了我的劍刺,之後低下身子另一隻手聚滿魔力直朝我的腹部襲來。

 

好快!!我的腦海裡只是浮出這兩個字,下一秒整個人被打飛了出去,身軀飛到半空中硬是旋了半圈穩住身子,然後快速的張開黑羽翼超速的飛向路維斯,就趁在這個時候從自己右手握著的劍的劍柄拔出另一把細劍。

 

右手的劍擊了過去被對方格擋,左手立時由空隙處刺了過去,只見路維斯微側身閃開了攻擊,之後不知什麼時候握緊了我的右手直接拉了過來抬腳以膝蓋擊中了側腹。

 

「唔咳!」一股腥甜湧上後頭,之後就這樣咳出了血。

 

「這可不是你真正的實力。」路維斯放開了手,很確定的說著,「不是說了不手下留情嗎?」

 

單手撐著地上雙腳跪地,另一隻手撫著刺痛的腹部,咬牙抬起頭瞪著路維斯。

 

「可惡...」雙手撐地一個旋身抬腳踢向路維斯的下巴,路維斯見狀馬上往後仰避開了我的踢腿,而我也趁這個時候側了身腿踢向路維斯的下盤,將人向旁邊甩去。

 

不待路維斯爬起來,自己重新握著兩把劍,兩把劍交叉在胸默念著冰紋咒,之後側身握劍使得兩把劍得尖頭指向路維斯的方向。

 

「冰紋龍!!」雙劍尖頭聚起水分凝結成冰,然後瞬間在兩劍之間聚成一條冰龍朝著路維斯撞去,頓時路維斯身邊響起連續爆破聲后冰霧四起,忽然中間刮起輕風,地上也忽然朝著自己的方向裂開,腦海裡警覺不對勁立刻向上一拔,警戒著看著路維斯的方向。

 

冰霧散去,路維斯單膝跪在那兒,左手一拳置在地上,連著那一拳牽連出放射狀的地裂聲。路維斯身上的制服外套已經碎裂,只剩穿在內的背心,露出手臂上那健壯的肌肉,緩緩爬起生抬頭看著我,臉上已經毫無笑容,有的是面對敵人的那種敵對眼神。

 

手裡的劍緊了緊,不知為何對於他的眼神自己竟然感到一絲畏懼,而這畏懼讓自己腦袋無法控制的產生更大的殺戮慾望。

 

爲什麽會有那種慾望,畏懼不是應該逃跑嗎?但是爲什麽一直湧現出想打倒對方的想法?不......似乎不是畏懼...是興奮,渴望著打倒對方...渴望著鮮血...不斷湧出的興奮...腦袋不斷的傳遞著這些信息...然後吞噬了最後的理智。

 

身體劇烈的顫抖,臉上浮出詭異的笑容瞪著地上的路維斯,之後不知為何似乎受了其他力量控制般不停地狂笑,手中的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掉落在地上,換上的竟然是自己所持有的兩把聖魔劍。

 

「路維斯!快壓制著雷!他失控了!!」煊忽然奔到結界前對著路維斯大喊。

 

「煊!帶著幾位執行部的人去疏散廣場里的其他同學!雷由我來處理!」路維斯轉頭看向煊,「快!!其他人也在廣場疏散完畢后立刻解開結界避開,之後煊麻煩你去找副會長和會長過來!現在行動!」

 

「知道了。」煊立刻召集了幾位執行部的人將廣場快速的疏散完畢,其他人也解開了結界離開廣場,場內最後剩下兩個人。

 

「雷,你怎麼突然這樣?」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己,握緊拳頭心裡盤算著如何讓眼前的人恢復原狀,隨即伸展背上黑翼,朝自己衝了過來。

 

「去死!!」對著路維斯大吼,舉起誅世魔劍劃向路維斯,空中被劃出一道銳利的劍氣,路維斯交叉著雙手架在自己的眼前以防護罩抵擋著強烈的劍氣,而我則在這時衝了下去舉起另一把滅天聖劍劈了下去。

 

路維斯立刻轉身頭向下腳踢開聖劍,之後再一拳揍上我的臉,在還未往一邊倒下前一個踢腿踢向路維斯的肩膊,兩人雙雙甩到不同方向去。

 

穩住身子之後再次舉劍衝向路維斯,在劍差不多刺中對方前另一把劍忽然出現在眼前將我手中的劍打飛,之後另一股力量直接重重的擊向我的後腦勺使得我整個人趴伏在地上。

 

「會長!」路維斯看著出現在兩人的中間。

 

而當我抬頭瞪著那個人時,腦海再度出現混亂狀態,無數的記憶碎片瞬間閃過,但是卻對那些碎片里的畫面完全毫無印象。頭痛欲裂的感覺使得整個人跪在地上雙手捂著耳朵,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流下。

 

「啊啊啊!!!」崩潰的尖叫響遍廣場,之後因無法再忍受那痛楚就這樣倒下失去意識。

 

這到底是我第幾次陷入昏迷了?心裡這樣問著,四肢無力,眼睫毛顫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全白的室內。

 

「醒了?」發出疑問的是路維斯,他正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你剛剛失去控制了,到底發生什麽事?」

 

「失去...控制...?」無法記起剛剛所發生的事情,皺著眉頭看著路維斯艱難的回答著,「我...不記得了...

 

「不記得嗎?」有些疑惑的訊息從路維斯的眼底下一閃即逝,「沒關係,你先休息,會長在外面和導師溝通,等下就進來看你。」

 

「會...長?」似乎又要陷入昏迷的我硬撐著自己的意識看著門外的身影,一頭很長的銀髮在飄動,之後那身影轉了過來然後走進來到我的床邊。

 

「傑爾...大哥...」下意識的喚出一個名字,路維斯和那銀髮的男生頓時露出驚愕的表情看著我。

 

「感覺還好吧?」最先恢復的是那銀髮男生,「應該是薩斯特之前告訴你我的名字你才會那樣叫我,我是孟菲斯特學院的學生會會長,傑爾。」

 

腦海再次閃出沒有印象的記憶碎片,手再次捂著自己的耳朵仿佛腦袋就來爆破,無聲的呐喊看著眼前的銀髮男人,眼淚也不停的湧出。

 

「傑爾大哥...我頭好痛...好痛...救我...」零碎的話語從自己的口中喊出,路維斯見狀立刻按壓著逐漸開始崩潰的我。

 

「路維斯,放開他。」淡淡的對路維斯說,路維斯看了對方一眼才放開我,而傑爾直接坐到床上然後將我擁進懷裡,「沒事了,小雷,沒事了......」傑爾那低沉的話語在耳邊低喃安撫著,而我慢慢的不在掙扎,只是半合著眼窩在對方的懷裡。

 

這懷抱...異常的熟悉...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