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界皇城,皇太子傑爾走在無人的迴廊,空中的紅月顯得特別亮,傑爾停住腳步望向那如嗜血般的紅月,這時薩斯特和白迎面走了過來。

 

「大哥~」白燦笑道。

 

「大哥怎麼一個人在這裡?」薩斯特依然用溫柔的語氣說道。

 

「沒。」簡單的一個字回答了薩斯特,傑爾又邁開腳步走向自己的書房,薩斯特和白互相對望了一眼,聳了聳肩便尾隨著傑爾走向書房。

 

傑爾進了書房走到書桌後坐下,白在薩斯特進書房後順道將身後的門關上以防有人突然入內打擾。

 

「如何了?」傑爾看著薩斯特。

 

「以前的事情完全記不起來了,顯然的撒旦已將雷的之前的記憶封鎖。」薩斯特回答道,「他應該是基於不想引發不必要的戰爭吧。」

 

「撒旦有那麼細心嗎?」白疑惑地提出問題。

 

「即使不是,那也是可能撒旦不要雷想起我們的事...尤其是雷的母親被殺害的事情,畢竟那件事和我們也脫不了關係,因為那兇手...」

 

傑爾抬手制止了薩斯特說下去,然後起身走到窗前站著。

 

「那件事無論如何都別再提起。」傑爾發出冷冷的一句。

 

「知道了。」

 

「那麼大哥,你想怎麼做?」白問道,「難道你想就這樣放開雷嗎?明明你那麼的喜歡他,甚至比二哥還要更在乎他。」

 

「白,我和大哥不同,我把雷當成是自己的弟弟啊,應該說雷本來就是我們的弟弟吧。」薩斯特微笑道,但是傑爾的表情並沒有絲毫的變化。

 

「是嗎?不過這樣繼續下去的話不行啊,大哥再不行動雷遲早會離開的。」

 

「我的事,我自有分寸。」傑爾轉頭看著白。

 

這時書房的門傳來敲門聲,薩斯特看了房內兩人一眼便去開門,門外站著一個女人,薩斯特稍有驚訝的請了那女人進來,那女人擁有一頭漂亮的銀色長發以及一雙鮮豔的紅色眼瞳,白和傑爾見了那女人臉色突然也變得陰沉,白更露出一副厭惡的表情。

 

「三兄弟感情那麼好在書房內聊什麼?」淺淺的一笑,那女人看向房內的三個人。

 

「母后,我們只是在商量著學府的事。」傑爾畢恭畢敬的回答,「學府過不久就會開學,學生會需要處理很多事情。」

 

「哦哦~是嗎?」半合著眼地看著傑爾,然後淡淡地一笑,向前伸出手撫摸自己的兒子的臉頰,「辛苦你們了,千萬別操勞啊,你將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呢~」

 

「多謝母后的關心。」傑爾閉眼回答道。

 

貝爾皇后轉頭看了薩斯特和白,也一樣摸了摸兩人的頭並給予迷人的笑容。

 

「你們兩個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哦。」

 

「知道了,母后。」兩人同時回答。

 

「那才是我的乖兒子,那麼我先回去了,你們繼續忙吧。」

 

「孩兒送您。」薩斯特領著自己的母后離開這書房。

 

此時,白一拳擊向書桌,臉色鐵青地瞪著書桌。

 

「混蛋...」低吼。

 

「白,小心別被她聽到」傑爾仍然面無表情看著窗外的景色。

 

「你看到了吧?她那笑容,她還是不會放過雷的!」白抬頭對著傑爾吼道。

 

「我們會保護雷,至少在學府內,我們能保護他。」傑爾難得露出無奈的表情,但是視線未曾離開過窗外的景色,而白在未氣消下離開了書房。

 

「雷,我會永遠保護你的。」傑爾對著空無一人的書房許下了這個承諾。

 

無間界郊區,煊在忙著打點一切學府的事請,除了他的當然也包括我的,那是因為我完全懶得理會這些事情,學府什麼的麻煩死了。

 

回想起前幾天回到魔界時爺爺的臉色依然那麼難看,應該是和白他們有關係,所以我也乖乖聽薩斯特的話什麼也沒問,所以爺爺什麼也沒說,他是那種不會主動向別人解釋的老頭子。

 

「雷~這些書你也是要帶去嗎?」煊從書房裡拿了一疊書出來,我點了點頭繼續低頭看我手上的書。

 

「在看什麼書呢?好像很有趣?」一把陌生的男聲在耳邊響起,我轉了個頭把那個人推開,而那個人是路維斯·雷晉,算是我的遠房親戚。

 

「讓開。」不爽的站起來上樓回到房裡並把門鎖上。

 

路維斯·雷晉,魔界大貴族之一雷晉家的大少爺,其父親是個陰險狡詐的小人,一心只想篡位,幹嘛爺爺會讓他跟過來。

 

一個星期前,魔界的皇宮。

 

『雷。』當我經過爺爺的書房,爺爺叫住了我,『身體好多了嗎?』

 

『嗯。』我只是微微點頭。

 

『那就好。』站起離開書桌,臉色不太好的朝著我走來,『過來,我要你見兩個人。』

 

我和爺爺離開書房到大廳去,那裡站著兩個男生,應該是兄弟。

 

『他們是雷晉家的...』

 

『他們是來幹什麼?!』爺爺話未說完我就立刻變臉露出厭惡的表情。

 

『雷!』爺爺怒道,我聽了只好收聲。

 

『雷少爺,初次見面。』比較年長的那個開口說話,『我是路維斯,這是我弟弟撒基拉。』

 

名叫撒基拉的男生同樣露出不爽的表情別過頭,而路維斯只是露出淺笑。

 

『然後呢?人我見過了,我可以回房了吧?』說完便打算轉身離開,豈料爺爺拉著我的手。

 

『他們倆會跟你回去無間界,路維斯會當你的監護人。』

 

我難以置信的看著爺爺。監護人?那是什麼意思?我生氣的甩開爺爺的手。

 

『混帳老頭你說什麼?!要雷晉家的走狗當我的監護人?門都沒有!!』

 

『你這小鬼給我識相點!路維斯和雷晉家的那些混蛋不同!』爺爺抓起我的衣領,額冒青筋的繼續說,『我可不想上次的事情再次發生!還有你居然跟無間界那些王子有來往?!別開玩笑了!』

 

『我跟白他們有來往那又怎樣?!』我不爽的對罵回去。

 

『嘖!』將我甩向路維斯的方向,『把他帶回房去。』

 

『知道了。』路維斯輕輕抓著我的肩膀。

 

『放手!我可以自己走!』拍開路維斯的手便獨自走回自己的房間。

 

誰知在我回來無間界的時候他們還真的跟了過來,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麻煩死了,我坐在床邊看著窗外的景色。

 

「什麼監護人...明明只是年長我幾歲而已。」撐額的說著。

 

「雷~你睡了嗎?」煊在門外敲門,「我收拾完了,一起出去快活快活吧~」

 

「吵死了。」咕噥了一句便起身去開門。

 

「走吧走吧~」煊笑道,「啊,不過路維斯也會一起去哦~是我約的~」

 

又是路維斯,自從回到無間界,那傢伙幾乎無時無刻都會在我的視線範圍內出現,真的是氣死人了。

 

「要去你們自己去,我不是很舒服不想出去了。」已經沒有生氣的力氣,乾脆隨便找個理由來敷衍。

 

「發燒了嗎?」煊擔心地看著我,我只能無奈地嘆氣。

 

「好吧,我知道了,那麼你今晚就好好休息吧。」煊笑道,「我會帶路維斯和撒基拉一起去。」

 

「誒?」煊這麼一說,我驚愕地抬頭看他。

 

「我知道你為什麼在煩躁,總之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我先走咯~」煊轉身向樓下走去。

 

就這樣到了晚上,屋裡只有我一個人,不知為何總感覺很空虛。平時即使我一個人待在房裡或書房,但是只要知道煊在這間屋子就會稍微安心,不過這次居然只剩下我一個人,在沒有別人在的情況下,感覺四周的空氣突然有了壓力一般,有些窒息。

 

我無法忍受的離開房間走到書房裡去,找了些書躺在書房的躺椅上看書。剛開始確實有減輕那空虛感,但是過了不久後,那個感覺再度降臨,我懊惱的將書丟一旁坐起來,看著自己的雙手竟有些微發抖。

 

「我到底怎麼了?」喃喃自語,心裡在想我什麼時候開始一直在依賴煊而生活,這時才發現到我根本無法一個人單獨活著。

 

我將整個人縮在椅子上,默默地看著地上擺著的幾本書,耳邊不知何時開始嗡嗡作響但我完全不去理會,最後將自己的頭埋進手臂裡不想去聽也不想去想,我只想要個人在我身邊,這就夠了。

 

不知維持了這個姿勢多久,一隻手輕輕拍我的頭,我微微將頭抬起,只見路維斯蹲在我眼前。

 

「在這裡睡會著涼的,回房吧。」路維斯說到,我聽了不理會繼續將頭埋進手臂裡無視他的存在。

 

只聽見路維斯嘆了一聲,然後坐在我身邊。

 

「你那麼討厭我,就只是因為我是雷晉家的人嗎?」路維斯問道,我依舊沒有理會他。

 

「我不會替自己辯解什麼,我身為雷晉家的大少爺,身上流著雷晉家的血,這些我都無可否認。」路維斯繼續說,雖然我不想听,但是內心深處卻一直催促著我繼續聽,「我不清楚你和我家族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我和撒基拉從小並非在雷晉家長大,這都多謝撒旦陛下的幫忙。」

 

從小不在雷晉家?撒旦陛下的幫忙?難道說爺爺說他們是不一樣的,就是他們並沒和雷晉家的那些混蛋同流合污?不可能。。。他身上流的都是雷晉家的血,不代表他會和其他雷晉家的人有所不同。

 

「或許你會想這是不可能吧,畢竟我由骨子裡都是雷晉家的人。」他說了這句我抬頭看他,而他也同時側頭看著我微笑,「你終於肯看我一眼了。」

 

「嘖!」我皺了皺眉,從躺椅上起來準備離開,但是路維斯卻拉著我的手。

 

「我不會逼你對我改觀,但是我希望我們可以好好相處,畢竟之後我們都需要在一起。」路維斯微笑道。

 

「放手!誰要和你在一起!」我甩開了他的手走向門口停下,「煊呢?你不是和他在一起嗎?」

 

「那傢伙喝醉了,大概在房裡打呼嚕了吧。」路維斯繼續微笑的回答我。

 

「哦。」打開了書房門,然後瞄向路維斯一眼,以極輕的聲音向他道了聲晚安便回房去了,管他有沒有聽到。

 

當晚,我完全無法入眠,心裡想的事也是一堆亂七八糟的聲音,結果第二天起來時頭感到非常難受,而煊那傢伙異常興奮的在搬東西。

 

「哦~雷你醒啦?」煊問道,「今天就要過去學府了,將會是個很忙的一天哦~」

 

「知道了...」不感興趣的回應了一下,便習慣性的朝向書房窩去。

 

今天就要過去啦...應該會遇到白他們吧?還有薩斯特...算了...順其自然吧...心裡如此想著,之後隨手拾起昨晚丟在地上的書繼續躺在躺椅上閱讀。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