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爺,我和陛下先回魔界去了...希望你在這裡好好休息。」曄叔叔站在房門說道。

 

我坐在窗台上望著窗外廣闊的草原,曄叔叔的話我一點也聽不進去。窗外的草原真的很遼闊,暖風徐徐的...好舒服......我真的很喜歡這種感覺...也是我唯一喜歡冥界的地方...

 

「小少爺?」曄叔叔走到我身邊,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這時我才回過神來。

 

「嗯?什麼事?」我微微側頭的問道,視線卻未曾離開過那大草原。

 

「小少爺你真的沒事吧?」曄叔叔再次問道。

 

「嚇...什......呃...我...我沒事...」我將視線移向曄叔叔的臉上時,發現他的臉竟然貼得那麼近,真的嚇了我一跳……

 

「如果真的沒事的話幹嘛對著那大草原發呆?」這時爺爺開門走了進來。

 

「你管我,我喜歡就是了。」我憋了爺爺一眼便回頭繼續看著窗外的風景。

 

「你這臭小子!!」

 

「呃......兩位...夠了...」曄叔叔開口道,「陛下,我們也該回去了。」

 

這時,有位女僕敲門走了進來。

 

「雷殿下,無間界二太子和三太子想見您。」女僕說道。

 

「請他們兩位進來吧。」曄叔叔看了爺爺和我一眼后對那女僕說道。

 

「是。」女僕點點頭便退出去了。

 

不久后,我們還沒看到任何人影便聽到有人朝著這裡邊走邊談的...咦?怎麼好像聽過這把聲音的?...不會真的是他

 

「真是的,二哥。」其中一把聲音道,「你想來見人大可以找別人陪你啊...為何一定指名要我陪?」

 

「因為除了你之外就沒別人了啊...你也知道大哥是不會奉陪這種事的。」另一把聲音說道,「更何況我要見的小兄弟還蠻可愛的,你可能會喜歡哦...嘻嘻...」

 

可...可愛?......可惡!...竟然瞄到有一個臭老頭在偷笑!!

 

「不過,你要見的那個人是誰啊?」其中一個繼續問道。

 

「待會介紹給你吧...吶...到了…」另一把聲音回答道。

 

這時,兩個人終於出現在門口,無間界二太子薩斯特我見過...而另一個人......真的是那個白痴...

 

「是...是你??!」那個白痴指著我叫道。

 

「哼!沒想到連在這裡也會碰到你呢...真倒楣!」我看了他一眼便丟下這句話給他。

 

「咦?你們兩個終於相認啦?

 

「哥!」白皺著眉看著薩斯特。

 

「啊...我的意思是...你們兩個原來早就認識啦?」薩斯特打哈哈的換另一個方式問。

 

「對啊...他該不會是你想見的人吧?」

 

「嗯?是啊...是他沒錯...魔界皇太子嘛~」薩斯特表情繼續僵硬的和白對話,這不僅讓我感到奇怪,剛才他說的相認,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兩個人突然變得那麼奇怪。

 

「他...他...你...你是魔界...皇...皇太子??」他轉過頭來問我。

 

「請殿下稍安勿躁,小少爺的確是魔界的皇太子,而這位是魔界的撒旦。」曄叔叔解釋道。

 

「真的假的?」白瞪大眼睛看著,但是表情也是很奇怪。

 

「我什麼都沒說過,隨你怎麼想吧。」我敷衍的回答白的問題,腦裡還在思考著剛才薩斯特所說的那句話

 

「什麼隨便想啊?這事可以隨便想的嗎?」白邊說邊走了過來。

 

這時白光一閃,爺爺突然拔起劍擋著他,而且全身佈滿殺氣地惡狠狠的瞪著他們兩兄弟。

 

「幹什麼?」白停下腳步看著爺爺。

 

「幹什麼?哼!應該是本王問你們來這裡幹什麼吧?」爺爺冷冷地道。

 

他們兩個就這樣一直對峙著,誰都不肯讓步,而且兩方都殺氣騰騰的,很明顯的他們好像都有問題,而且還是瞞著我...算了...反正曄叔叔一定會阻止的......

 

但是,曄叔叔不但沒阻止爺爺,更緊握了手上的長劍......

 

「快給我住手!!」我終於忍不住喊道,「你們到底怎麼了?」

 

「我怎麼了?」爺爺怒視著我,「應該是我問你怎麼了才對!你知道他們是甚麼人嗎?」

 

「他們都已經說他們是無間界的王子了。」我滿心疑惑地說道。

 

「那你知道他們的父親是誰嗎?」

 

「不就是無間界的統治者嗎?」我真的感到越來越莫名其妙,「爺爺,你到底想說些甚麼?」

 

「陛下,現在還不是說出來時候!」曄叔叔突然開口道,顯然他也知道發生甚麼事。

 

「嘖...可惡!」爺爺不甘願地把劍收起來,「我們走吧。」

 

「爺爺,慢著!」我慌忙地叫住爺爺,「你還沒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你回魔界后我再告訴你吧。」爺爺丟下這句話便掉頭走了。

 

這時,白和薩斯特來到了我的身邊,薩斯特還拍了拍我的肩膀。

 

「好了,別介意老人家的氣。」他笑道。

 

「我沒介意。」

 

「雷,剛才那個是你的爺爺嗎?」白突然問道,「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和你有任何血親關係似的。」

 

「白,你怎麼可以這樣說...」

 

「我說錯了甚麼了嗎?」白望著我,而我只是低頭不說話。

 

白說得沒錯,我和撒旦的確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不過,我怎樣也不想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原因?我也不知道......

 

「怎麼了?」薩斯特開口問道。

 

「啊?沒事...」

 

「是不是傷口還很痛?」薩斯特關心的語气又讓我想起瀲瀧哥。

 

「傷口已經不痛了...還有,我真的沒事。」我只能勉強露出個微笑矇混過去。

 

「你果然不太會說謊吶。」

 

「啊?」

 

「二哥,你說誰不會說謊?」

 

「小雷咯~」

 

「哦...原來如此...嘻嘻......」

 

「你這是甚麼意思?」我開始不爽道。

 

「沒有啊~」

 

「夠了啦...呵呵......」薩斯特笑道

 

兩兄弟陪我聊了整個下午,我從來不曾這樣如此輕鬆聊天。一直以來總是擺出一副讓人敬而遠之的表情,還真的蠻累。

 

「小雷你怎麼了?怎麼那麼靜?」薩斯特突然問道。

 

「恩,不知道要說什麼啦。」

 

「雷,你是不是累了?」白問,然後伸手拉我到床邊,「你還是早點休息吧。」

 

「你不要拉我好嗎?」我不爽的甩開他的手。

 

「你怎麼這樣啦?快躺下去!」白反抓著我的手然後將我推倒。

 

「唔!痛...」突如其來地被推倒,頭部不小心敲到床頭的柱子。

 

「對不起對不起!」白趕緊爬到我床上然後撫摸剛剛被撞到的地方,這時我正好就在他下方然後很清楚的看著他的臉,雖然張的一副女生的樣子,但是眼神卻散發出一種奇妙的感覺,讓別人很想追隨他,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王者氣質吧。

 

『不要殺我!』突然腦海裡閃出這句話,這聲音非常的熟悉,隨之而來又有一些畫面不斷地浮現,斷斷續續地無法連接,一直到最後一個畫面定格在腦海裡頓時讓我臉色變得慘白,那畫面是一張面目猙獰,一頭散亂的銀髮正瘋狂的殺戮。

 

「雷?」薩斯特似乎發現異狀,爬上床坐在我身邊輕輕拍我的臉頰。

 

「雷你還好吧?」白見我沒反應乾脆大力的搖晃。

 

「白你別那樣搖。」薩斯特阻止白的舉動,而我也漸漸恢復正常的臉色。

 

「雷你沒事吧?」薩斯特問道。

 

「嗯...沒事...」別開眼避開兩兄弟的眼神追問,心裡還是不安的快速跳動。

 

「你樣子看起來不像沒事。」白輕拍我的頭,然後繼續說,「你還是早點休息吧。」

 

「恩。」輕輕點頭。

 

「那麼要個good night kiss嗎?」白調戲地說。

 

「啊?」腦袋當機了一下,然後下一秒拿起手邊的枕頭丟過去,「去你的!誰要你的吻啊?!」

 

「什麼嘛~不要那麼見外嘛~」白惡作劇似的故意壓向我,我伸手推開他然後掙扎想離開床但卻被白拉住,而薩斯特就只在一旁微笑看著。

 

「真的好懷念以前的時光啊~」薩斯特突然說道。

 

「誒?」我停止掙扎看著薩斯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有剛才...哇啊...」

 

還沒說完我又被白那個白痴拉回壓在他身下,然後他那帥氣的臉頰逐漸在我眼前放大,當我以為他真的要吻我時,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啊...我打擾你們了嗎?」煊呆呆的握著門把,看著房內的我們,此時白正騎在我身上,形成一副令人誤解的姿勢。

 

「呵呵~並沒有打擾啦~你也可以加入哦~」薩斯特笑著說。

 

「還是不用了~呵呵~失陪~」煊轉身將門關上。

 

「煊你這笨傢伙給我立刻進來阻止這變態!不然別讓我之後看到你!!」我忍無可忍的向著門口怒吼。

 

「好嘛好嘛...別那麼生氣嘛~」煊打開門走了進來,「我說白啊~別再欺負我的親愛的了~好嗎?」

 

「什麼你的親愛的?!王八蛋你別亂說話!」

 

「親愛的你不是要我來救你嗎?」煊露出欠打的表情對我說,我聽了寒毛直豎。

 

加上某個白痴還騎在我身上,現在居然開始亂摸,他當我是什麼啊?!被怒火沖昏頭的我舉起手同時朝兩個笨蛋發出雷擊將他們轟上天花板,之後自己好像沒力氣的躺在床上喘息。

 

「雷,冷靜點啊。」薩斯特依然微笑道。

 

「被兩個白痴這樣弄,難道你不會生氣嗎?」

 

「我覺得挺好玩的啊~」

 

「但我不覺得啊...」

 

兩個笨蛋被轟下來後,從地上爬起來,兩人都同時呻吟邊抱怨喊痛。

 

「雷你怎麼那麼狠心對我啊?」

 

「我只不過像個你個good night kiss而已耶~」

 

「你們兩個都閉嘴啦!」心裡想著現在是乾嘛?唱雙簧?!氣死我了!

 

「開玩笑的嘛...是祖王叫我把這個交給你,是學府通知書,我也有。」煊交給我一封信,然後又看向薩斯特和白,眼神閃過一絲不屑,「之後就多指教了。」

 

「多多指教了。」薩斯特依舊微笑道。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打開那封信,只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這時候腦袋又一陣暈眩的根本不想看任何字。

 

「不必看啦~是父王開的學府,所以很多各界的帥哥美女都會前往哦~」白興奮的說,「正確來說都是各界擁有優良血統的王室後輩啦。」

 

「那關我什麼事?」我才沒有什麼優良的皇族血統。

 

「因為你是魔界皇太子啊~」

 

「誰說魔界的太子就有優良的皇族血統。」

 

「你放心,你肯定有。」薩斯特拍拍我的頭肯定地說,「啊,還有,剛剛你爺爺說回去會告訴你的事,我覺得你還是別逼他說,時機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了。」

 

「為什麼你好像知道很多事情?」我內心的疑惑又再度增加,今天大家都非常奇怪,就連煊的樣子,好像在戒備什麼的盯著薩斯特和白。

 

「沒什麼...只是時機到了,希望你別恨我們,還有父王...」薩斯特難得露出了苦笑。

 

「好了,二哥我們該回去了,不然大哥會生氣的,而且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啊。」白說道。

 

「那麼我們先回去了,小雷就好好休息吧。」說完兩人就轉身離開。

 

「煊。」

 

「無間界的統治者是誰?」

 

「這...」煊猶豫地看著我,之後嘆了一下才回到,「是路西法,被天界驅逐而到這裡的最強墮天使。」

 

「路西法...墮天使...」嘴裡呢喃著。

 

不知為何這名字讓我感到一陣心疼,還有那股熟悉感。不曾見過的人,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導致背上的黑色羽翼也陣陣地在刺痛。

 

但我卻對路西法這個人毫無印象...

路西法...是誰?...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