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你好了沒啊?」烜在門外大喊著。

 

真是的!我又不是聾子啦!!一大清早在那兒大喊大叫!搞得我心情越發的不爽,再加上剛才送來的禮服也真的很麻煩!幹嘛偏偏替我選這種多件式的禮服啦,難道沒有簡單一些的嗎?這不禁讓我想到無間界的那個白痴,他似乎也是常穿多件式的服飾,真是怪癖!

 

「喂啊!雷!你到底好了沒啊?我們得走了吶。」那個笨傢伙繼續在門外叫著。

 

我將最後一件穿上後,便緩緩走向門去,這次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因為送禮服來的就是他!八成是這笨傢伙替我選的!!

 

「雷!你再不出來我就......啊!!......」不等他把話說完,我已經把門打開然後一拳擊向他的腦袋殼,痛得他蹲在地上不停的呻吟。

 

「吵得要死!!你當我聾的啊??」我生氣的說道。

 

「幹嘛啦!?很痛耶......」他抱著頭叫道,還裝出一副可憐樣。

 

「喂,這套禮服是你選的吧?」看他這樣子,我沒好氣的問道。誰知,當他聽到我的問題後,立刻站起來,還裝出非常興奮的表情出來。真是的,他的神經是不是嚴重出問題啦??

 

「對呀,對呀。」他興奮的點頭道,「真的很適合你耶,我果......啊!!......你幹嘛又打我啦!!」

 

「真是的!麻煩要死!!」說完,我便不理會他逕自轉身就走。

 

「喂!等等我啊。」烜見狀立刻追了上來。

 

真是的,今天一整天都心情不好的,好想發洩……

 

就這樣,我和烜乘搭曄總管為我們準備類似馬車的交通工具,只不過那交通工具是由兩只魔龍獸拉動。那兩只魔龍獸都非常巨大,樣子像是人類所說的西洋龍,而且它們鱗片的顏色是赤紅色的,我覺得它們還蠻可愛的......

 

一路上,雖然烜一直在我身邊對我說話,但是我一句都沒聽進去,只是顧著看窗外的天空。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終於到了冥界皇城里的宮殿。我和烜下了車後便朝著宮殿裡頭走去,今天看起來非常熱鬧,雖然當地正在發生著暴亂,不過,來自各界的高層人物還是前來為冥太祖賀壽,如沒記錯的話,今年太祖應該是邁入五千了吧......比爺爺還老的老妖怪...

 

「哥!!你們終於到啦?!」一把悅耳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隨即有位女生出現在我們眼前,那便是水靈了。

 

「如果還沒到就不會出現在妳面前吧?」我隨便的說道,她聽到立刻狠狠的瞪著我。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那麼討人厭耶!」水靈不爽地道。

 

「謝謝誇獎。」

 

「我是在貶你耶,誇什麼獎啦?」她竟然氣得嘟起嘴。

 

「你們兩個一人少說一句吧,何必動怒呢?」烜在一旁當起和事佬來了。

 

「要你管!!」我和水靈竟然同時喊出這句話。

 

「你們......哈哈哈...好好笑哦......」烜捧腹大笑道,我見了生氣的往他頭上揮拳,之後逕自走進殿裡。

 

「活該!」我只聽到水靈如此說道,然後從我身邊飛快的跑進宮殿裡。

 

「嗚~你們真的好無情吶~」烜邊摸著頭邊緩緩的走到我身邊。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他看著我也只回以一絲苦笑。為了不耽誤時間,我們便一起和人潮走進宮殿的大殿堂去......

 

這場壽宴真的悶死了!我拿著裝著紅酒的酒杯,站在殿堂外的露台如此想到......或許應該說我討厭這種場合吧......

 

當我正在享受被微風拍打著臉龐時,發現身邊不遠處突然站著一個人,我轉過頭時才發現原來是上次在祭典見到的男人,擁有與瀲瀧哥相同氣息的男人。我不知道我望著他多久了,只知道他離開了後我才回過神來。

 

「嘖...剛才真是太失禮了......」我自言自語道,突然,有一雙手突然從我身後抱住了我。

 

「對啊,太失禮了。」那聲音在我耳邊說道,「你剛才為何一直望著我啊?」

 

「我...我...沒有看你......」我在幹什麼啊?幹嘛說話變得吞吞吐吐的??這...這根本就不像我啊......

 

「是嗎?我不覺得耶,而且你太不會說謊了吧?」他鬆開了抱著我的手,然後站到我身邊看著我。

 

「你不就是上次在祭典撞到我嗎?」

 

「嗯。」我緩緩點頭道。

 

「原來如此......」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說道,「對了,你叫什麼名?」

 

「我...呃...我叫雷。」我故意避開他的視線望著遠處說道。

 

「哦,是嗎...很好聽吶。」他微笑道,「嗯…我是無間界的二太子,我叫薩斯特。」

 

「呃...嗯...你好...」

 

「嘻嘻...幹嘛說話吞吞吐吐啦?」聽他這麼一說,我的臉頓時刷得通紅。

 

「雷!!」水靈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他的話,然後只見她向著這兒跑過來。

 

「妳在幹什麼?」我不爽的問道。

 

「你進來一下,我有事要你幫忙。」水靈邊說邊將我拉進人潮裡去,我無奈的唯有跟著她,留下了那男子在外面......原來他是無間界的二太子,那...那他豈不是那白痴殿下的哥哥?!

 

水靈拉我到烜那兒,然後放開我的手快步的走上台去。

 

「她要幹什麼?」我好奇的問站在我身邊的烜,他看了我一眼隨即聳聳肩搖了搖頭。

 

「感謝各位貴賓出席這場壽宴,現在本公主為貴客們準備一場即興表演......」只見水靈在台上滔滔不絕的說道,話說回來,她到底要我幫什麼啊??......總覺得心裡有股不好的預感......

 

「在場有一位皇子擅長拉小提琴,不過極少人能有這個福份可以聽到......」她越說我就越覺得不妙,幹嘛我的直覺每次都那麼準??難道說我有瀲瀧哥的預知能力嗎??

 

「雷,我覺得你大難臨頭囉。」烜在我身旁笑道。嘖,只會說風涼話的笨傢伙!

 

「現在有請魔界的皇太子上台為我們演奏吧!!」說完,她立刻跑下來作勢要拉我上去。

 

「妳在搞什麼鬼啦?」我拍開她的手生氣的說道。

 

「去拉小提琴啊。」

 

「拉什麼小提琴?誰說我會拉的?!」

 

「你別抵賴了啦!我和哥哥都知道你會拉小提琴啦,而且很好聽哦...是不是啊,哥哥?」水靈邊笑邊說,一旁的烜也點頭符合。可惡!這兩兄妹真的很可惡啊!!

 

「妳自己去拉吧!我已經很久沒有握小提琴,忘了如何拉!」

 

「你別這樣嘛~就當幫幫我,好嗎?今天是太祖的生日耶,求求你啦~」水靈開始求道。

 

「水靈,怎麼了嗎?」坐在龍椅上的冥太祖首次開口道,他的聲音聽起來蠻慈祥的,而且又是一副年輕人的樣子......呃......他和爺爺是不是有問題??為什麼不會變老的??嘖......老妖怪一個......

 

「沒事,待會兒就好了。」水靈轉頭對冥太祖笑道,之後又回頭瞪著我,「你到底拉不拉?」

 

「即使要我拉,我也不知道要拉什麼曲子。」我撇過頭說道。

 

「嗯......就拉小雪做的曲啊,蠻好聽的。」她說道,我聽到『小雪』這名字時,心裡突然冒出一股無明火直瞪著水靈。

 

「水靈,說話收斂點。」烜對她說道,之後轉過來拍拍我的肩膀以平靜的語氣對我說,「雷,你別介意剛才那一番話。」

 

我看了烜和水靈一眼,之後悶不哼聲的走上台去,台下的人看到我走上台都紛紛鼓掌,頓時全場都充滿掌聲......討厭死了......

 

走到台上,有位宮女拿了把小提琴向我走來。我伸手猶豫了一陣後,才把那把小提琴握在手里。

 

『小雷,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麼嗎?』小雪和藹可親的笑容映入我眼目裡,我聽了只是搖搖頭。

 

『我最想的就是能在舞台上演奏囉,而且還是和你一起哦~~』小雪繼續笑道。

 

『嚇?妳說什麼??』我歪著頭問道。

 

『和小雷你一起在舞台上合奏囉~~』小雪牽起我的手笑道。

 

不過,這個夢想終究是落空了......小雪的生命在我手中燃盡,永遠都不會回來了......自從那天起,我不再握起小提琴,也不願提起小雪的事,因為我想忘了她......但是最後還是失敗了......

 

如今,我竟然又握起小提琴站在只有我一人的台上望著台下的貴賓......小雪...這首曲就當著是我只為了妳而拉,不是為別人......一直拉到曲終為止.....

 

「雷,拉得不錯嘛。」烜笑道,我邊走下台邊瞪著他身邊的水靈,完全不理會烜的話。

 

「好啦!下次我會記得問你的意願啦!!」水靈心有不服的對我喊道。

 

我只是再度瞪了她一眼以示沒有下次后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真是的!這壽宴真是麻煩死了!!

 

這時,突然感覺到背部傳來一絲絲的涼意,當我發覺不對勁想轉身時,只見到几十條粗大的且佈滿黏液的惡心觸角緊緊綑綁著我,令我全身完全無法動彈,而周圍的人也開始慌亂的離開這會場。

 

「哇哩咧!!這些是什麼東東啊??」一邊說著,烜隨即撕開他左手的衣袖朝著綑綁著我的東西噴出黑焰。

 

「你這笨傢伙!!你想燒死我啊??」我大聲喊道。

 

在我罵烜的同時,這東西突然釋出一層防護壁擋著了烜的黑焰。雖然不能完全擋著,但至少都減低了黑焰的殺傷力。

 

這時,這東西的一部分開始起變化,一團黏呼呼又惡心的肉團漸漸現出人形,但是我依舊被它的觸角綑綁著。

 

「好惡心吶~」水靈說道。

 

「臭婆娘!妳給我收聲!!」那人形物體開始出聲。

 

「你說什麼??!你信不信......」水靈邊說邊走向那人形物體,但是烜伸出手阻止了水靈。

 

「你來這裡有什麼目的?」烜開口問道。

 

這時那人形物體的臉部輪廓已經可以清楚看見,這物體有副中年男性的臉龐,而且還有一雙兇神惡煞的眼神。不知為何,當我看到他的樣子時,我全身竟然開始發顫,而且有一種恐懼、惡心以及無助的感覺籠罩著全身......他......到底是誰??......

 

「目的?當然是為我兄弟報仇!!」那男子喊著。

 

「你這傢伙說什麼啊?這裡哪有你的仇人啊??」烜聳聳肩,一副很悠哉地說道。

 

「有!!我手上的這個就是!!」這傢伙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我根本都沒見過他的兄弟......到底是...誰??

 

「剛才這臭婆娘說他是魔界的太子,那一定就是撒旦的繼承人了!!」他喘了一口氣后,再繼續說道,「那個撒旦在几年前滅掉了我的族人,就只為了他的小孫子!!」

 

「几年前?小孫子??」烜聽了后站在那兒苦思著時,水靈已經站到前面來用手指著那男子。

 

「喂喂喂!!你很過份耶!!當年是你們綁架雷的,撒旦王當然要去救他的啦!你怎麼可以說撒旦王滅你們的族哦??這些本來是你們的錯嘛~~」水靈大聲地罵道。

 

什...什麼?!!綁架??......難道說......

 

「嘻嘻嘻~~妳這臭婆娘也知道這件事嘛......」那男子慢慢的把我拉下來,然後又繼續說道,「話說回來,你就是當年那個小可愛吧?嘻嘻~已經長那麼大了哦~~」

 

他的手一直在我身上遊走,讓我全身不由得顫得更厲害。

 

「你身上還留著我們的烙印吧?嗯?」他說著,手已經把我的領口撕開,露出了頸上至胸前的無數疤痕,現在又多了他的爪痕。

 

「哎呀呀~~對不起哦,又留下了不必要的傷口......來,叔叔幫你舔哦......」他伸出舌頭作勢要舔我......

 

「你這下賤胚子把你的髒舌拿開!!」不知何時,烜已經站到那混蛋的身後,還賞了他一記劍刺。

 

「哥!!好樣的!!」水靈開心的喊道。可惡!又欠這笨傢伙一個人情!!

 

「當然了,不過這把劍已經不能要了咧,除非消毒吧...」烜皺眉道,之後又傻笑的說,「幸虧我是拿某個侍衛的配劍......嘻~~」

 

「可惡!!你敢耍我!!」那男子突然狂性大發的將几十條的觸角貫穿我全身,我身體頓時完全失去知覺,不過意識還是殘存著......

 

「雷!!!」在我倒下前只聽到水靈的尖叫聲。

 

矇矓間,只見那男人一步一步的逼進烜他們......可惡...身體很難動.......混帳!!我絕不能讓烜和水靈受傷的!

 

我勉強地把身體撐起...然後慢慢的走向那惡心怪物......我心裡開始動念......輕聲召喚我的兩把愛劍之一...那就是聖魔之劍中的誅世魔劍......

 

「喂...惡心老頭......」我將劍尖頂著他的背脊,冷漠的看著他的背部......我恨死這個人!!我一定要殺了他!!我一定要把這記憶抹殺掉!!

 

不等他轉過來,魔劍的劍氣已把他重重的裹住,然後不留痕跡的將他化為烏有......塵歸塵,土歸土...這個男人...根本不需任何歸處......

 

眼前的礙眼人物終於被滅了,魔劍也消失了......我的身子好像洩了氣的汽球般往前倒下,意識也開始抓不住焦點......

 

「雷!振作點!!」一雙溫暖的雙臂將我抱住......但我再也看不到那是誰了......是你吧...烜......我...我看到小雪了...她正對我笑吶......

 

朦朧間,我看到几道黑影在我眼前搖晃......當我開始適應環境的光線時,我才發現眼前的人是爺爺、曄叔叔、冥太祖、烜和水靈。

 

「醒了醒了!!雷醒了!!」水靈興奮的叫道。

 

「水靈,妳可以小聲點嗎?」冥太祖稍微回頭糾正水靈,水靈聽了立刻乖乖的閉上嘴。

 

「雷,你現在覺得怎樣?還有哪裡不舒服的??」爺爺輕聲的問道,我仔細一看發現他變得憔悴了許多,但樣子非常得慈祥......爺爺很少對我露出這種表情的......

 

「沒...沒事了......」我搖頭道,怎麼現在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好了,小撒。」冥太祖開口道,「你的寶貝小孫子沒事了,你可以放心去休息了吧?你已經兩天沒睡了呢...小雷在這郊外別墅不會遇到危險的。」

 

爺爺兩天沒睡??難道他一直在我昏迷期間……突然間,有種濕濕的感覺從眼角流了出來...我...我竟然哭了...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哭......

 

「怎麼啦?有哪裡不舒服嗎??」爺爺問道,我二話不說,用我侵存的體力撐起我的身體,然後扑向爺爺的懷裡,雙手緊緊的環著爺爺的脖子......

 

「雷......別亂動啦...你這笨蛋......傷...傷口會裂開啦......」爺爺哽咽道,他的聲音有些抖的,但卻一直極力壓抑著......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感覺到爺爺的體溫...好溫暖......爺爺雙手緊緊的抱著我虛弱的身軀更加強了我想偎在他懷裡的意念......

 

爺爺的雙手...爺爺的懷抱......真的...真的很溫暖......就這樣...我在爺爺的懷裡再次沉沉的睡去......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