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我還在床上賴著不起床時......這時,突然有個『物體』壓在我的身上。

 

「是哪個混帳立刻給我滾開!!」我脾氣火爆地將拳頭聚滿雷電往那個『物體』掃去,那個『物體』反應極快的從我身上躍到另一邊去。

 

「嗚哇哇哇!!你想電死我啊??」這時那『物體』竟然開口說話!咦?怎麼那麼像烜的聲音的??

 

我微微的睜開雙眼一看,原來真的是那笨傢伙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打了一個呵欠才坐起身來,睡眼惺忪的望著眼前的烜。

 

「沒有啦。」烜傻笑著將一封信遞給我,「是水靈寄來的信,她叫我們回老家去為太祖賀壽哦。」

 

「那關我什麼事?那是你們的家事吧?」我邊揉著眼邊將那封信接了過來。

 

「但是信裡面說連你也必須一同前去賀壽,水靈說太祖想見一見你哦~」烜說著,我看了那封信的內容也和烜所說的一模一樣。

 

「呃...在八月尾啊......不過,那時候我......

 

八月尾,那時候的我身體會變得極度虛弱,力量也會流失,有時候還會突然發生虛脫、休克等狀態......所以每逢那個時期,曄總管都會接我回去魔界,好讓我能在魔宮靜養。

 

「這我知道,我想跟兩位前輩說一聲應該沒問題吧?」烜邊說邊將那封信拿回去。

 

「喂,你也不是不知道那糟老頭有多頑固的啊!而且,我不想為難曄叔叔......」說完,我下床后走進洗手間去。

 

「哇~你怎麼這樣稱呼撒旦王啦?他可是你爺爺吶,雖然他真的是老頑固啦,不過也讓他有個台階下嘛~」烜苦笑道。

 

「台階?你別開玩笑了!」我瞪了他一眼便低頭洗臉,再也沒應他了。

 

洗刷完畢后,我走出洗手間才發現烜還待在我房裡。

 

「你怎麼還在這裡?」我問他,從他手中接過他替我拿的毛巾后,他才稍微露出一絲微笑,而且還是詭異的微笑。

 

「你想幹嘛?」我開始不爽的瞪著他。

 

「沒什麼啊,只是想......」烜瞇了瞇眼,然後繼續說道,「既然你不想為難曄前輩,那不如我們甘脆到魔界一趟,去問你爺爺的意思,如何?」

 

「那也是個不錯的建議......」我想了好久才說出這個答案,「那你打算几時去魔界?」

 

「現在已經是八月初了,當然是越快越好!」他興奮的叫道,「就定在下星期吧!」

 

「好吧,那一切裝備你自己包辦,我要出去逛一下。」換上整齊的衣服后,我打開門對他如此說道。

 

「什麼?!!你不是開玩笑吧??我自己包辦??」烜一臉驚訝的問道。

 

「什麼開玩笑?反正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夠你準備了。」我一臉正經的說道。

 

「那你也至少幫忙下嘛~」

 

「我幹嘛要幫忙?這是你提的意見,代價就是這些啦,你還有什麼怨言的?沒把你轟出這房間已經是很~給你面子了!」

 

我惡狠狠的瞪著他,烜緊閉著眼睛把頭縮了起來。我見他不再說話,便逕自走出房門來到屋外,然後向著市中心(也就是無間界的皇城)飛去。

 

到了皇城,我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遊蕩......就在不知不覺中,我走到一家精品店,店外的玻璃窗裡頭擺著無數精緻的水晶,真的很耀眼。

 

『哥!!快來看!快點啦!~』一個小男孩喊著,沒錯,那正是小時候的我。

 

『是,是。』瀲瀧緩緩的走到我身邊,『怎麼啦?有什麼新奇事物給你這個好奇小鬼發現啦?』

 

『什麼好奇小鬼啦?!別叫我小鬼啦!!』我瞪著他道。

 

『好啦。』瀲瀧笑著拍拍我的頭,然後指著精品店外的一些小玩偶與一些水晶飾品道,『你要讓我看的…是這些嗎?』

 

『嗯!』我大力的點頭,『哥,你喜歡哪一個?』

 

『嗯......這個嘛......』想了良久,瀲瀧才指了一只毛茸茸的兔子玩偶。

 

『嚇?......不是吧?哥,你是女生嗎?』我難以置信的望著他。

 

『啊哈哈......』瀲瀧竟然擺出傻笑的樣子對我說,『不過......我真的覺得那兔子蠻可愛的說......是誰說男生不能喜歡那樣可愛的玩偶哦?』

 

『是嗎??你好奇怪哦~』我用著奇怪的眼神望著他道。

 

『哈哈』他依舊笑著道,『對了,你這小鬼到底問這些幹什麼?』

 

『嘻嘻,沒有啊。』我搖頭道。

 

「啊!......對不起!!」一把聲音和一股推力將我喚醒。

 

原來剛才有人撞到我,只見那人道歉后又匆匆忙忙的走開了。我看了也沒理會他,只是逕自打開店門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一位女店員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在店里邊走邊看,店裡面的擺設非常的清雅,跟那些珠寶店和其他的精品店相比之下,我比較喜歡這種清雅的感覺。

 

「雷先生?」這時,有一位女人的聲音叫住了我。

 

我奇怪的轉了過去,站在我身後的是一位中年婦人。

 

「請問妳是......

 

「我是這家店的老闆,你是雷先生沒錯吧?」那位婦人再度問道。

 

「嗯。」我微微點頭道,「叫我雷就可以了,不必那麼客氣.........

 

「叫我安妮阿姨吧。」婦人微笑道,之後,她突然牽著我的手往店的裡頭走去,「你隨我來,我們在裡面談。」

 

我們走到店內的一間房外停了下來,那位婦人打開了門便領著我走了進去。

 

「來,坐下來。」她說道。

 

我聽了便坐在房裡的一組沙發上,我抬頭向四周圍望了一下,這房裡面的擺設非常簡單,只擺了兩組沙發以及一個不算大的櫥櫃,墻上也只掛了几幅彩畫。

 

這時,那婦人從櫥櫃裡拿出一個小盒子,然後走到我面前將它給了我。

 

「這是......」我打開了那盒子,發現盒子裡裝的是三只鐕了紫水晶的耳環。

 

「昨天,有位年輕人在我店裡指定要買下這三只耳環,然後指名說要給一位叫雷的年輕人............」婦人嘆了一聲後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我本來就覺得莫名奇妙,他是怎樣肯定叫雷的人會踏進我店裡呢......我還在懷疑時,你就出現了,真的不可思議!」

 

「安妮阿姨,那妳知道那個人是誰嗎?」我問道,心裡面總覺得有個感覺在告訴我那個人是瀲瀧哥。

 

「不知道,但那位年輕人長得蠻像個女生,不過比一般女生高了些............他也留了一頭很長的黑髮......」婦人努力的敘述著,之後她又說,「總而言之,他一直堅持要我將這些耳環交給你......我看他眼神那麼認真,所以就答應他了。」

 

「原來如此......」我低頭道,心中不禁感到一陣失落,全身攤在沙發上開始胡思亂想,那個人......到底是不是瀲瀧哥呢?

 

「哦,對了。」婦人突然傳來的聲音喚回了我的意識,「有個地方給我的印象蠻深刻的............啊!他的雙瞳很漂亮呢,非常清澈的天藍色,就跟你的左眼的顏色一模一樣。」

 

「是真的嗎?」仿佛打了只強心針般,我立刻抬頭望著眼前的婦人。

 

「嗯。」她肯定的點了點頭。

 

我聽了心裡覺得非常興奮,因為至少讓我知道了哥哥還活著,而且......還在這無間界裡......本來渺小的希望頓時變大了許多......

 

「請問你們兩個認識的嗎?」

 

「嗯,應該是...而且是我最重要的親人。」我點頭道。

 

「哦,是這樣啊...

 

之後,婦人站起身將我手中那盒子取了回去,然後拿出裡頭的耳環。

 

「來,讓阿姨幫你戴上。」婦人對我說道。

 

「呃......不過,我還未打耳洞......

 

「沒關係,阿姨自有辦法。」

 

就這樣,那位婦人強行在我的左耳戴上了那三只耳環......而且到現在還不停的流血,雖然是沒感覺到痛啦......

 

「呵呵,你戴了上去還蠻好看的。」婦人笑道,「對了,你是二月出生的嗎?」

 

「嗯,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奇怪的問道。

 

「那是因為紫水晶代表著二月出生的嘛。」

 

「哦...我明白了。」

 

結果,我在那家店裡待了整個早上......雖然安妮婦人很溫柔,待人也不錯......不過,她那種柔中帶剛的氣質讓我不敢恭維,而且還會『婉轉』的強逼人留下來,害我花了不少時間想了一大堆的借口才得以離開那家店............以後死也不想再見到她...

 

走了出來沒多久,我的頭感覺有些昏昏的......伸手摸了摸左耳垂,感覺耳垂忽冷忽熱的,難道是流太多血的關係嗎??呃......好昏哦......

 

突然間,我眼前的景像竟然斜了一邊,當我還在想到底發生什麼事時,有一雙手突然扶住我的雙肩。

 

「喂!你怎麼啦?」一把聲音傳了過來,我轉頭望了一眼,原來是那白痴殿下啊......

 

「呃......我沒事......」我輕聲說道,但是雙肩還是任由他扶著。

 

「你的回答好勉強哦......」他斜睨著我道,之後又莫名其妙的笑著說,「走吧,到我的別墅去,你的左耳流血了吶。」

 

「流血?」我好奇的舉起剛剛的手來看,只見我的手上真的有著斑斑血跡。奇怪?剛剛應該已經止血了啊......

 

「我說得沒錯吧~走吧~」

 

「真是的!誰要去你的別墅啦?」我有些不爽的撥開他的手。

 

「不去就算了,我不逼你。」那白痴聳聳肩道,之後他又望了望四周,然後突然拉著我的手向著某一個方向走去。

 

「喂!!你拉我去哪啊??」

 

「當然是找個地方坐下來幫你止血啦......」然後回頭望著我,對著我笑說,「你這笨蛋。」

 

「你!......」本來想生氣,但卻怎麼也生氣不起來,反而覺得還......蠻想笑的......

 

「你在笑什麼啊?」他問我道。

 

這時,我們在一家小型的露天酒吧停下來,我只是一味的在笑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那是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笑。

 

「進去吧,我好久沒喝酒了。」我試著轉開話題,但是似乎沒用呢。

 

「喂,你別轉移話題,你還沒回答我耶!」他突然大力拉著我的手臂,我一時站不穩便一頭撞進他的胸懷......嘖!!糟糕透了!

 

「你這白痴幹嘛突然拉著我啦!!」我生氣的吼道。

 

「啊...對不起。」他邊說邊扶我起來,這時,我眼前突然一花,差點又倒了下去.........頭好昏......

 

「你沒事吧?」

 

這個白痴!明眼人都知道我不可能沒事吧?頭真的好昏......我從來都不曾試過如此難堪的!

 

他扶著我走到酒吧內的一處角落坐了下來。之後,他從懷裡拿出了一條絲織手巾替我擦干淨耳垂上的血跡。

 

「這些耳環真是礙事呢,還是把它們先拆下來吧。」他說道,不等我回答他,他就私自舉起手要替我拆下那些耳環。

 

「咦?這是怎麼回事?」他突然如此說道。

 

「怎麼了嗎?」我也不禁好奇的問道。

 

「你的耳環拆不下來耶,好像是上了封印似的。」

 

「什麼?」我聽了立刻伸出手試著將那耳環拆下來,但是正如他所言,那三只耳環根本就原封不動,真是怪哉

 

「喂!喂!!你別硬扯啦!!」他立刻拉著我的手喊道,「難道你不會覺得痛嗎?」

 

聽他這麼一說,我只是搖了搖頭回應他的問題...的確,我真的感覺不到一絲的痛覺,可能是因為身上的咒印在作祟吧...亦或著是...自己在潛意識中不許自己喊痛吧,因為這樣會顯露出軟弱的一面...

 

「唉......算了。」他鬆開了拉著我的手,然後往後靠著沙發,「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明明都已經流那麼多血了你都不會覺得痛,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痛死了!」

 

「看來真的會是這樣呢......」我理所當然的一邊說一邊伸出左手覆蓋在左耳上,然後微微送出些魔力來止血。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白痴有些不爽的看著我道。

 

「不是嗎?你從小就由傭人帶大,根本就不曾受過一點小傷吧......白痴!」無視於他的眼神,我繼續替我的左耳止血,真是麻煩,怎麼還在流??看來這樣下去我真的會失血過多而死!

 

「還是讓我來吧。」說完,他伸出手靠在我耳上,我看不清楚他在做什麼,我只看到一絲微微的光在閃爍著,而且還覺得蠻舒服的。

 

「好了。」他放下手對我笑道。

 

聽他這麼一說,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耳朵。這時我的耳朵真的沒有再流血了,而且也不會有忽冷忽熱的感覺了。

 

「你別以為你這樣做我就會向你道謝,白痴!」

 

「我都說別叫我白痴了啦!!」

 

「那你要我怎樣稱呼你?」

 

「呃...這個啊.......就叫我白吧。」他瞇著眼睛笑道。

 

「嚇?!什麼??」我有些訝異地看著他。

 

「白啊,有什麼問題嗎?」他奇怪的望著我。

 

「噗嗤...哈哈哈......」我終於忍不住地哈哈大笑。

 

「怎麼啦?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哈......沒有啊,我還覺得蠻適合你呢.......哈哈哈......」我越笑越大聲,完全不理會四周圍奇怪的眼光。

 

「唉......算了,反正極少有笑容的你,笑起來也蠻可愛的。」

 

我聽到立刻收起我的笑聲,然後不爽的瞪著我眼前這位一身白的白痴。

 

「你別用這副兇神惡煞的樣子看著我啦,很容易嚇壞人的咧。」

 

「嘖...要你管!還有,是誰替你取這種稱呼的啊?」

 

「嘻嘻~秘密~」他微笑道。哼!看他這副模樣,一定是女孩子取的啦!竟然陶醉成這副模樣!!只是,我由始至終都不曾叫他一聲“白”。

 

就這樣,我們兩個一直待到天黑才肯離開。不知怎的,我本來很討厭他,討厭他一直煩著我的......甚至恨不得見到他就掉頭溜掉了。不過,現在的我,并不覺得他討人厭我開始覺得他能成為一個很不錯的朋友吧......但是他太娘娘腔了......

 

一個星期后,我和烜前往魔界去見爺爺。當烜開口將事情告訴爺爺后,本來以為他會一口拒絕的,怎知他竟然爽快的答應了,連曄叔叔都覺得他的決定過於迅速,當下立刻反駁了爺爺。

 

「陛下,以少爺現在的身體狀況未免不太好吧?況且冥界現在的天氣狀況,還有當地的暴亂,恐怕會影響到他的身體狀況。」曄叔叔神情非常嚴肅的說道。

 

「喂,曄大叔還是那麼關心你哦~」烜用手肘頂了我兩下悄悄的說道,而我只是瞪了他一眼並不答話。

 

「沒問題的,這一次就讓他在冥太祖的郊區別墅靜養,反正那兒遠離冥界的皇城,又風涼水冷,還蠻適合靜養的。」爺爺說道。

 

「好啊,偶爾換下地點也不錯的,就這樣決定吧。」我緩緩的說道。

 

「不過你不准溜掉,整個月你都必須待在那兒。」爺爺說道。

 

「隨便。」我說道,語氣上很明顯的非常不爽。

 

「嗯。」爺爺點頭道,「曄,代我寫封信給冥太祖吧。」

 

「好的。」曄總管說完便轉身就走。

 

基於不想再待在這兒,我也離開了殿堂回到自己的房去。至於烜,我就不曉得他接下來幹什麼去了。

 

這些天我都一直在房裡發呆......算算下,已經有好幾年沒見到水靈了......我想她還是像以前一樣那麼開朗...還有潑辣吧......算了,反正到時候一定會見到她的啦。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