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們是誰?」一位遍體鱗傷的男人以顫抖不已的聲音問道。

 

「咦?你不認識我們嗎?」擁有一頭火紅色的頭發的烜笑問道。

 

只見那男人邊搖搖頭邊將身子往後挪動,我和烜也跟著緊緊的靠近他。

 

「你們......別靠近我!!」

 

「既然你不認識我們,那我就給你些暗示吧。」烜瞇著眼笑道,「最近你周圍的那些“同事”不是接二連三的消失了嗎?或著應該說,到西方極樂去游山玩水了。」

 

「難...難道你們......」那男人戰戰兢兢的說,「兇手是...你們......是你們幹的??」

 

「喂!你說那麼多幹什麼?」我不高興的問道。

 

「沒有啊,只想讓這位老伯死后能做個明白鬼,那樣就不會含冤而死囉。」烜邊笑邊說,之後他舉起手朝向那男人,然後一把地獄之火從他掌中噴出去,那男人在一瞬間化為灰燼。

 

「喂,好像還沒問那紫蘭璧的位置吧?」

 

「這你倒可以放心,我已經知道這傢伙藏去那裡了。」烜指著地上的灰燼笑道。

 

「你知道?」我不解的問出這一句話。

 

「嗯~」烜點頭道,「跟我來吧。」

 

隨即烜便走向房裡的某個角落,那角落的墻上挂了一副圖畫。之後烜將那圖畫拿開,出現在圖畫底下的原來是個保險箱。

 

「嘻~他們真是有夠笨的~」烜邊笑邊解那保險箱的密碼,他的手非常靈活的在那鈕上轉來轉去,不過一下子而已,那保險箱已經打開了。

 

「到手了~」說完,烜從裡頭拿出了一塊泛出深紫色,又帶點粉靛色的玉。

 

「這就是紫蘭璧啊?」我走上前問道。

 

「是啊,很美對不對?」烜轉過來對我說,「不過,幹嘛這些老傢伙那麼土啊?到現在還在畫後面設保險箱的?」

 

「你都會說他們是老傢伙囉,當然他們的想法是那種有夠土兼沒創意的啦,你還希望他們有多聰明啊?」

 

「哈哈哈~~說的也是。」烜邊笑邊搔頭道。

 

我從他手中接過那紫蘭璧后,便把這塊玉放入一個小黑袋裡然後系在腰上。

 

「好耶!!任務完成,去慶典玩吧!」烜雙手舉高高的叫道。

 

「喂,等一下!」我叫著準備往外走的烜,烜回頭時我繼續問,「委託人几時會來?」

 

「哦,他今晚就會來拿走紫蘭璧的。」

 

「是嗎?那...走吧。」

 

「嗯?去哪裡啊?」

 

「去廣場那兒啊。」

 

「啊~走吧,走吧。」

 

這個烜真是的...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去忍他這討人厭的行為的。我真的很討厭他每次擺出那副裝傻的表情,對我來說真是欠扁!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扁個痛快!!

 

我們走在那熱鬧的廣場,這裡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如此盛大的慶典,聽說是紀念誰來到這裡似的,好像是某個神明似的人物。

 

反正我都沒興趣知道這些,就連這無間界的統治者是誰也不知道,只知道前些日子認識了一位這無間界的皇子,就這樣而已。

 

「咦?沒想到你也會參加這慶典哦。」突然有個手拍我的肩膀道,我回頭望時原來是那位殿下。

 

「嗯?他是誰啊?」烜見我回頭也跟著往后看,這句話是他看到眼前這男子而問的。

 

「他?他就是這無間界的殿下。」我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殿下??噗嗤...哈哈哈~~」烜越笑越大聲,就在這個時候,站在那男子身後的兩位具有魁梧身形的男子走了過來抓著烜的手腕不放。

 

「哇啊...抱歉!抱歉!我太失態了~~」雖然口中在道歉,不過他還是一副想笑的表情。

 

「夠了,放手吧。」那位殿下下令道。

 

「可是,殿下......」其中一個男的說到一半時就被止住了。

 

「你們自己先去走走吧,待會兒我會自己回去。」

 

那兩個侍衛對望了一眼后,便向他鞠躬后離開了。

 

「慢...慢著!你...你真的是太子殿下??」烜訝異道,他的眼睛還睜得大大的看著我們兩個。

 

「是啊。」

 

「那...你叫什麼名字啊?沒可能一直喚你作殿下吧?」烜搖搖頭道,說起來,我還真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吶。

 

「名字嗎?不說可以嗎?我真的不方便說出來哦。」

 

「不方便說出來?這怎麼可能嘛?名字而已嘛,有什麼不方便的?」烜邊說邊搖頭,我邊看他邊想,『再這樣搖下去,一定會扭到頸,到時可不關我的事。』

 

結果真的給我說中了,烜一不小心,便把自己的頸扭傷。他一邊抱著自己的頸,一邊在那兒哇哇大叫。

 

「我們走吧,別理這笨蛋!」發現周圍有很多眼光向這兒投來,我立刻拉了那殿下的手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不理他真的行嗎?傷到頸可不是件小事哦。」

 

「那是他自作自受,不用理他,他不會有事的。」

 

「哈哈~~你真的好無情吶。」聽他這麼一說,我生氣的回頭瞪著他。

 

「別那麼認真啦......」他笑道,「對了,關於我的名字,我真的不想說,抱歉。」

 

「沒關係啊,最多我叫你白痴啊或著變態什麼的......這樣就行啦。」

 

「為何是變態啊?難道就沒有比較好的稱呼嗎?或著幹脆叫我殿下啊。」

 

「殿下?免談!而且像你這種每天都穿白色服裝的人,不叫變態叫什麼?簡直像那些患有潔癖症或著是自戀狂似的!」

 

「唉......算了啦...跟你這種蠻不講理的平民說話真是浪費我的寶貴時間而已。」

 

「我蠻不講理??」我開始氣得頭皮發麻,「你這個殿下別仗著自己有權有勢就可以說出這種話!你這個只會坐享其成的爛殿下!!」

 

「你......」話還未說完,只見剛才那兩位侍衛向著這裡跑了過來。

 

「殿下!!」其中一個喊道,他們跑到我們面前才停了下來。

 

「什麼事?」那白痴殿下問道,接下來是剛才叫殿下的那位靠了過去,然後在他的耳邊竊竊私語,而我站在原地什麼也沒聽見。

 

「嗯...雷。」他突然回頭叫我道,我只是看了他一眼並不答話,這時他繼續說道,「非常抱歉,我突然有急事,必須先走,你............

 

「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你擔心吧?」我有點不爽的說道,不知怎麼,真的感到很不爽就是了。

 

「哈哈~說的也是。」他笑道,我聽了更加不爽,心裡想道,『喂!你真的把我當成小孩子啊?可惡!!』

 

「那我先走囉,後會有期。」說完,他便跟著那兩位侍衛離開這充滿人潮的廣場。

 

我一個人獨自在廣場閒逛,隨著時間的流逝,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少。看來時間也不早了,還是去找烜吧,我想他應該還在那裡呻吟著求救吧,想到這笨蛋的糗態,心裡不禁覺得好笑。

 

我走馬看花似的看著其他人忙著收拾東西。這時,有個人影映入我眼簾,那人影似曾相識,但又想不起是誰。

 

不知為何,我的身體本能的跑向那人影,然後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哥哥!!」對了,我想起來了,那人影很像我哥哥,個子高高瘦瘦,又留有一頭烏黑的長髮,和我哥哥一樣。

 

那個人影轉了過來望著我,我見到他的樣子不禁感到一陣失望,我鬆開了抓著他的手。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我跟他道歉道。

 

......沒關係。」起初他非常訝異的望著我,之後他露出一絲微笑對我說了那句話。

 

這時我簡直呆住了,我竟然把他的身影和哥哥完全重疊在一起,因為哥哥也是經常露出這中表情,害我一時回不過神來。

 

「嗯......沒事吧?」一把溫柔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我才猛然清醒。

 

「我...我沒事。」我低著頭搖頭道。

 

「沒事就好,自己小心點哦,掰掰。」他輕輕的拍我頭笑道,之後,他便轉身離去了。

 

我立在那兒久久都沒動過,實在太像了!在他的身上竟然可以找到我思念已久的味道,他真的很像我的哥哥。

 

「雷!!」突然有人在我耳邊大喊一聲,震得我耳膜欲裂。

 

「你幹嘛突然大叫啦!!想震破我耳膜啊?」我生氣的朝他的頭揮了几拳,痛得他在那兒哇哇大叫。

 

「哎唷~好痛啦!!」烜抱著他的頭叫道,「我叫你那麼多次你都沒回應,所以才在你耳邊喊而已嘛。」

 

「哦,是嗎?那真是抱歉啊。」

 

「你!...」烜簡直被我氣炸得滿臉通紅,不過之後就沒事了。

 

「算了。」烜揮手道,「對了,你剛才在看什麼?怎麼叫你都沒回應的?」

 

「啊?...我沒看什麼啊...」他突然這麼一問真的把我嚇了一跳,所以在回答他時竟感到一陣心虛。

 

「是嗎?」他以一雙懷疑的眼神望著我,「哎......走吧,回家囉,我想那委託人應該到了吧。」

 

「嗯。」我應了一聲后便隨著他朝著家飛回去了。

 

下一次......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真的很想再見到那個人,那個有我哥哥味道的男人......

 

傍晚,那位委託人將紫蘭璧取走后,我和烜一同坐在客廳里發呆,整間客廳頓時陷入一片沉默。

 

「烜...」我輕聲喚道。

 

「什麼事?」烜側著頭望著我。

 

「嗯...還是沒事了。」我想了想,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哦......沒關係。」烜轉回頭凝望著天花板。

 

客廳再度陷入沉默............怎麼會這樣呢?就連平時愛囉嗦的烜,今天怎麼會那麼反常?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喂,我問你...」最後還是我打破了這一片沉默,而且還是首次,「你說我有沒有可能找回我哥哥?」

 

只見烜轉頭望了我一下便轉回去,一個答案也沒給。

 

「只要不放棄就能找到了吧......」烜瞇著眼睛站起來道,然後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呼啊~~好睏哦~我先去睡囉,晚安~~」

 

說完,烜便走上樓去了。我在客廳呆了一陣子后,也跟著回房去休息......烜說得沒錯,只要不放棄就會有希望的......真是的~我真的想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