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家飛去,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嘻~~待會兒哥哥看到這份禮物一定會很高興的~~

 

『爸、媽,我回來了!!』我一到家便飛快的打開門大叫道,『哥!!生日快樂!!我有份......』

 

頓時,我整個人呆在現場。那是因為映入眼簾的並不是什麼好看的生日宴會,而是恐怖的殺人畫面。

 

一個有著銀色長發的男子抓著一個女人的頭,然後毫不猶豫的將那女人的頭拔掉,而且是在我面前發生。

 

在那一刻,我僵住了,腦海裡變得非常混亂,完全無法冷靜的思考。

 

那個男的我不知道是誰,但那女的正是我媽媽。爸爸和哥哥也身受重傷倒在一旁。

 

『媽!!!......』我失聲喊道。

 

我手中握著的那份禮物從我手中滑了出來跌在地上,毀了...一切都毀了......

 

我猛地睜開眼睛,眼前是個毫無裝飾品的天花板……......嘖!原來又是那個噩夢......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走進洗手間,我將洗手盆裝滿了水便將頭往水里泡。不知泡了多久后,我才把頭抬了起來看著鏡子。

 

我望著鏡子裡的我好久,我想這個樣貌永遠都不會變吧......一雙被詛咒的異色眼以及一頭不像黑色的紫黑髮色...真的...討厭死了!!

 

「砰!!」鮮血從拳上流了出來,鏡子已經裂了而我還一直惡狠狠的看著那滿是碎痕的鏡子裡的我。

 

我真的很討厭這雙眼睛,我真的恨不得把它們挖了出來!!

 

「發生了什麼事?我在樓下聽...到......」烜邊跑邊叫的跑到我這兒來,當他看到那碎裂的鏡子時便不再出聲了。

 

「你怎麼跑上來啦?」我問道,我想我當時的表情應該很難看吧。

 

「我...剛才只是......」烜頓了一頓才問道,「你沒事吧?」

 

「幹嘛?我看起來有事嗎?」我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低頭清洗我的傷口。

 

「沒事就好。」烜聳聳肩道,攤了攤手又說,「唉~~看來又要換另外一面鏡子囉~~」

 

「不必了。」我走出洗手間道。

 

「嚇?!你說什麼?」烜不解的問道。

 

「我說不必了,你有問題嗎?」我轉過頭瞪著他道。

 

「沒問題,沒問題。」

 

「對了,今天是什麼日子?」我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

 

「今天?今天是724日,沒什麼特別的日子啊。」

 

「是嗎......」我從衣櫥裡取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然後又轉身對他說,「烜,今天有任何委託都不必接了,我現在要出門。」

 

「什麼?!!你不是在開玩笑吧??」烜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看著我。

 

「我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

 

「但是......」他不知道要怎麼說下去,只見他眼睛亂掃一遍后對我說,「喂啊!你到底怎麼啦?至少都給些理由吧!」

 

「理由?我想我不需要給任何的理由吧?」我皺著眉頭不高興的說道。

 

等不到烜的回話,我早已步出屋子向著天空飛去。

 

在還沒有飛上去時,我還可以聽到烜破口大罵的聲音從屋子傳了出來,我聽了不以為然繼續往空中飛去,但是我的嘴角竟在不知不覺間揚了起來,感覺挺怪的。

 

我回來無間界差不多有兩個月了,我還記得我從魔界回來后便被烜嘮叨了整整兩天,害我的耳朵受盡了折磨,真的是氣死人了!!

 

我在一家常去的酒吧落了下來,轉開門把便推門而入。當我打開門的一瞬間,突然有個人影扑了過來。

 

「雷公子!!好久不見了!我好想念你哦~~」一位女子突然扑過來道。

 

對於這個女人突然扑到我的胸膛上,我感到一股厭惡感的瞪著懷裡的人。

 

「妳可以放開我嗎?」我冷冷的說道。

 

「哎呀~~你別怎麼凶嘛~」那女的又拉又扯的道。

 

「我說放開我!妳聽到沒有!!」我開始忍不住氣的罵道,那女的聽了立刻鬆開了她的手。

 

「哈哈~抱歉,雷公子。」那女的笑嘻嘻的說道,「呃......我先離開了~」

 

那女人離開后,我便走到吧臺那兒坐了下來。

 

「雷公子,一杯威士忌嗎?」名喚酒魔的酒保問道。

 

「給兩杯好了,我請客。」突然有把聲音從我旁邊傳了過來,當我側頭望去時,只見一身白的男子坐在我身邊的位置上。

 

「又是你?又有什麼事嗎?」我問道,這時兩杯紅橙色的威士忌已經分別放在我們面前。

 

「沒事,只是看你一個人在這里,便坐了過來啊。」那殿下說道,「況且我也是一個人,一個人喝悶酒反而會顯得更悶哦。」

 

「哼!是嗎?」我右手拿著那杯酒,左手支著下巴說道。

 

「哈哈~你這個人真的好無趣哦~」

 

「無趣又如何,這不關你事吧?」我轉過頭對他說道,「還有,你這個人真的很吵耶!!」

 

「哈哈哈~~~」他只是一味的笑著。

 

「嘖!怪人一個,真搞不懂你到底是什麼人。」我便喝便道。

 

「哈~~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他放下手中的杯,然後轉過頭來對我說,「我是殿下啊~~」

 

「殿下、殿下......難不成你真的是這無間界的太子殿下嗎?」我半閤著眼問道,手里還搖著那酒杯。

 

「是啊,你猜得沒錯。」他理所當然的說道。

 

「咳!咳!...你說什麼!??」我才將酒喝下,便被他的回答嚇了一跳,「你...你真的是......」

 

「你不知道嗎?我還以為從我告訴你我是殿下那一天起,你就已經知道了。」他睜大眼睛說道。

 

「喂!拜託!!我還以為你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耶!」

 

「開玩笑?!誰要跟你開這個玩笑啊?」

 

「算了,算了。」我將剩下的酒一口氣喝光,然後對他說,「我還有些事要辦,先走了。」

 

「好吧,下次就由你請我喝酒囉。」

 

「那就看下有沒有機會吧。」說完,我便推開門往外走去。

 

殿下......說起來,我在魔界的身份也是這麼高吧......但是在這無間界里,我和他算是勢不兩立的吧......因為他是兵,我是賊。

 

而我在這裡是位暗殺那些高層人物的暗殺者,一位殿下竟是個暗殺者...哼...真是可笑。

 

不過,我從來都不當我是受人尊敬的王子,因為我沒這個資格也不配被人冠上皇子殿下這高貴的稱號。

 

我回到家將門推開,發現屋里空無一人。奇怪?烜這傢伙怎麼不見了??平時這個時候他都會在樓上呼嚕呼嚕的睡大頭覺。

 

「烜!」我喊道,奇怪?這笨蛋到底去了哪裡?叫了那麼大聲都沒回應。

 

「笨蛋!!你到底在哪裡啊??」我邊叫邊走上樓去。

 

走到烜的房門外,我便推開門。探頭進去時,發現也是沒有人在裡面。

 

「這笨蛋,一定又是溜到哪裡去鬼混了!」我自個兒抱怨道。

 

反正現在沒事做,還是到書房稍為整理一下那兒的書吧,之後才去那個地方也不遲。

 

這書房就在烜的寢室隔壁,所以走几步就到了。我打開門走了進去,頓時有股後悔的感覺湧了上來......這書房實在太亂了......應該已經過了很久的時間沒有整理了吧...

 

「這是什麼?」我走到書桌前,發現桌上有一張紙便拿起來看。

 

我看了那張紙條,腦裡頓時浮現出不好的預感,烜那傢伙竟然擅自接下一項危險任務...真是可惡!!

 

我飛快的沖出屋子朝著紙條上所寫的地點飛去,這時我的心裡一直七上八下的完全不能平靜下來。一方面是在生氣他那自作聰明的行為,另一方面又在擔心他,希望那笨蛋會沒事。

 

就在那目的地附近的一塊空地上,只見周圍躺了很多的屍體,看來這裡剛剛發生了一場激戰,但是我始終不見烜的蹤影。

 

我慢慢飄下去,落在一處僅供我站著的小空地。我站在那兒環視了四周圍,我只聞到一股燒焦味,而且大部分的屍體都變成一具具的焦屍。

 

之後,我展開翅膀慢慢的向前方飄去。飄了沒多久,我便發現前方有兩個人挾持著烜,然後烜的面前站著一個人,那人舉起一把劍指向烜的咽喉。

 

我見狀立刻抽出長劍然後蹦上前去,那人還未刺向烜時,他的手已被我砍下,那人當場失聲吼了出來。

 

「是誰!?」挾持著烜的那兩人齊聲喊道。

 

「即將死的人沒必要知道。」

 

話剛說完,他們兩人的頭已被我砍了下來,【喀通】的掉在地上。

 

當我轉回身時,剛才那位被我砍下手的人竟然想開溜。

 

「老兄,請問你想去哪裡啊?」我飛到他的面前問道。

 

「混帳!你去死吧!!」那人吼道,之後他一掌向我飛了過來。

 

我避開了那一掌后,立刻舉起劍向他的腦袋劈了下去,他的頭頓時裂開兩半,裡頭的腦漿也流出來。

 

「好了,好了。」烜爬起來笑道,「我們去找我們的目標吧。」

 

我聞言立刻過去捉著他的衣襟,心裡泛出無明大火,眼睛直直瞪著眼前的烜。

 

「你在做什麼??你找死啊??」我生氣的吼道。

 

「你怎麼啦?再不走的話,任務就不能完成了哦。」烜笑瞇瞇的道。

 

「你是不是存心和我作對?」烜的衣襟被我越拉越緊,「我不是說今天不用接任何的委託嗎?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

 

「你別再生氣了,任務你不接,我都接了啦。」

 

「那你知不知道你要對付的那個人有多危險嗎?我看你還沒到他的面前你就已經死了!」

 

「夠了!你放手!!」烜生氣的扳開我的手,「我已經受夠你了!你總是以自我為中心,完全不理別人的感受!!」

 

我聽了頓時呆在那兒,我從來沒看過烜如此的生氣。

 

「你每次都是這樣,有什麼事情都是自己處理,都不讓別人來幫你。」烜罵道,「然後問你發生什麼事時,又或著像今早那樣問你為什麼不接委託,你都避而不答,你到底想怎樣?」

 

「我根本沒想要怎樣,我只知道這都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別人來管。」我默默的說道。

 

「好!什麼都是你說完!你的事我管不了,是因為你是首領而我什麼都不是!」烜越罵越大聲,「你根本就沒把我當成是你的朋友,虧我一直以來那麼關心你的一切!!」

 

烜一把話說完,就展翅向另一方的天空飛去,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這兒。朋友?沒想到我這個人也有朋友,難道我也有這個資格嗎?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完全無法冷靜思考。我甩了甩頭,展翅向著魔界之門飛去。

 

「吼~~」聽到動物的嘶吼聲,讓我頓時清醒了過來。

 

我低頭一看,見到一只三頭犬向著我咆哮,原來我已經到了魔界之門。那只三頭犬是守著魔界之門的凱魯碧羅斯。

 

「凱魯,最近怎樣啦?有沒有乖乖的?」我問道,只見凱魯只是低吼几聲,然後三只頭伸出舌頭同時往我身上舔,舔得我全身都濕完。

 

「夠了啦!」我推開它們的頭道,「走吧,一起到爸媽的墓園去。」

 

我躍到凱魯的背上,打開了魔界之門后便往裡頭飛去。一路上,我腦海裡閃過很多東西,就連剛才的事也在我腦海裡打轉,或許烜罵得沒錯吧......或許...我...真的不應該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他吧......的確,他真的很關心我,這件事我心裡非常明白,只不過......我真的配擁有他這樣的朋友嗎?

 

過了不久,凱魯逐漸減低速度,往地面貼著飛,然後在一片草原上停了下來。這片草原是魔界裡唯一一片擁有翠綠色的草原,這草原周圍結了結界,只有凱魯能解開而已,這一切都是撒旦的主意。

 

解開了結界,我和凱魯一同走了進去。草原的中央立了兩尊墓碑,那正是我父母的墓碑。

 

「爸,媽。」我走到墓碑前坐了下來,「我來探望你們了。」

 

我坐在那兒,一句話都沒說出來,應該是不知想說什麼吧。就在這個時候,天空開始下起雨來,而且越下越大。

 

這時后的我,完全分不出臉上所流下的到底是淚水還是雨水......不過這樣也好,至少沒有人認為我在哭。

 

我在父母的墓前坐了一整晚,就連雨都不知在何時已經停了。

 

「吼~」凱魯低吼著,然後用它的頭推了推我的背。

 

「怎麼啦,凱魯?」我微微轉過頭道,只見它在原地轉了几圈,然後抬起頭仰天長嘯,整片天空響起了它的叫聲,頓時把我嚇醒了。

 

「謝謝你,凱魯。」我邊說邊站起來道,「已經很晚了,我們回去吧。」

 

我再度騎到凱魯的背上,然後直直飛回魔界之門。抵達了魔界之門,我便離開了凱魯的背朝著自己的家的方向飛去。

 

站在門前,我猶豫了一陣后隨即打開門走了進去。走進客廳里,只見烜悶不哼聲的坐在沙發上看書,就連看到我也沒說出一句話來。

 

我自個兒的走向樓梯,這時后,烜突然叫住了我。我停下腳步,站在樓梯口背對著他,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

 

「你沒話要對我說嗎?」烜這麼問道,我聽了一時之間不知要怎麼回答。

 

「對不起...」我只能這麼回答。

 

「就只是...對不起...而已嗎?」

 

「嗯...」我微微點頭道,「沒事的話,我先上去。」

 

我回到我的房便第一時間進去浴室,一進浴室就見到今早被我擊破的鏡子已經被換掉了。那個烜......我說不用換了,他卻偏偏替我換掉...真是的......

 

將身上的衣物脫了后,我便整個人泡進浴缸裡,就連頭也泡了進去。不知為何,一旦心情不好時,我都會將頭泡進水裡,可能是想讓那些情緒沖走吧。

 

洗完澡后,我換上了干淨的衣物便到書房去。

 

「咦?是誰整理過這裡的?」我自言自語道。

 

「是我。」烜的聲音傳了過來,「你還沒回來時,我發現這書房太亂了,而且那時候又悶得很,便動手整理。」

 

「謝謝。」我走到書桌前坐了下來,烜也找了一張椅子在我面前坐了下來。

 

「不用道謝啦,同一屋簷下嘛......況且這書房又不只是屬於你的。」烜終於笑道。

 

「說的也是。」我說道,之後我抬頭看著他,「你......不生氣了嗎?」

 

「我還能生氣什麼?你這無藥可救的混蛋!」烜將身體往後靠著椅子,半閤著眼睛說道。

 

「今早真的很抱歉,其實......」

 

「其實什麼?」

 

「其實...」既然開口了,還是繼續說下去吧......

 

「其實今天是我父母的死忌,也是我哥哥的生日,所以我才不想接任何的委託或任務。」

 

「原來如此啊......難怪每年的今天你都心情比平時超不好的啦......」

 

整件書房頓時陷入一片靜寂,最後還是烜開口化解這靜寂的氣氛。

 

「喂,我知道明天在中汀廣場那兒有慶典哦,要不要一起去?」烜問道。

 

「慶典啊?」我想道,「可以啊,反正明天應該沒有任何任務吧......」

 

「啊哈哈哈......是執行任務后再去參加祭典。」烜笑道。

 

「啊?」我不解的看著他。

 

「哈哈...其實你在洗澡時,有封匿名的信寄了過來,裡面是明天的任務的內容。」

 

「你別對我說地點是在中汀廣場附近吧。」我皺眉道。

 

「正是如此,所以才順道去慶典玩嘛。」烜瞇起眼睛笑道。

 

「你這混帳!!又擅自接任務,你去死吧!!!」我生氣得拿起一本類似百科全書那樣厚重的書朝烜拋了過去。

 

「哇啊啊~~對不起!!」烜邊避邊大聲叫道,「我先去睡覺了,明天記得早起啊!!目標是取得紫蘭璧啊!!」

 

「笨蛋!快點滾去死吧!!」我氣得直冒汗,之後才稍微靜了下來。

 

「紫蘭璧......」我喃喃的道。

 

呼......怎麼今天的時間好像特別慢似的......

 

不過,無所謂啦...明天盡量的玩,全部帳都歸於烜!誰叫他剛才惹我!!

 

不知怎的,今晚是我由始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晚,居然沒發噩夢...真希望今後都是如此......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