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雷少爺。」守在宮殿大門旁的其中一個守衛敬禮道。

 

「早安,我爺爺在嗎?」

 

「呃...陛下他......」那守衛支支吾吾道,表情看起來很困擾似的。

 

這時,我突然聽見殿裡傳出一陣陣的『轟轟』聲,我好奇的走了進去。

 

「你這沒用的奴才給我滾出去!!!」突然一把聲音震得我耳膜欲裂。

 

這時又是『轟』的一聲把一個人轟了出來,那個人正是曄總管,我當場看得一頭霧水。

 

「曄總管,你沒事吧?」我蹲在曄總管的身邊,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身體。

 

「呃...小少爺??」他慌慌忙忙的爬起來,然後又笑著對我說道,「沒事,謝謝少爺關心。」

 

「我几時關心過你啦?」我蹲在那兒半閤著眼說道。

 

曄總管聽了我這句話,他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我不以為意,自顧自的站起身向著殿裡走去。

 

「且慢!」曄總管突然叫道,我轉過身看著他。

 

「陛下現在的心情很糟糕,我勸你暫時先別見他吧。」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說完,我便邁開腳步走了進去。

 

走進殿堂裡,只見爺爺坐在龍椅上,側著身子然後右手支著下巴,雙眼直直瞪著窗外的風景。

 

走近一看,只見他雙眼發紅,連青筋都露了出來,看來他的心情真的糟糕到了極點。

 

「爺爺,到底發生什麼事,非把曄總管轟了出來呀?」我雙手交叉的置在胸前,半閤著眼的說道。

 

「雷?你怎麼回來啦?」爺爺轉過頭來,好奇的看著我。

 

「既然你老人家不歡迎,那我就此告辭先,打擾了。」

 

「你給我站住!」爺爺連忙喝道。

 

我轉過身想回話的同時,眼前既然飛來一股沖擊波。我嚇到立刻向上一拔,差一點沒撞到天花板。

 

「爺爺!你在幹什麼?幹嘛突然攻擊我啦??」我破口大罵。

 

「沒什麼,想發洩一下而已。」

 

什麼?!想發洩?都先說一聲吧!這撒旦也真是的,仗著自己是一統魔界的君主,就這麼亂來,我真的懷疑他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只見他一直毫不留情的站在原地向著我發動攻擊,而我不停在空中穿來梭去,以免被他的沖擊波擊中。

 

「喂!難道你想把這宮殿給毀了嗎?」

 

這宮殿被爺爺的沖擊波轟得碎石與灰塵不停地從牆上和天花板落下來,再這樣下去這宮殿也遲早完了。

 

「那難道你要這樣一直避開嗎?我跟你說,我是不會停下來的,宮殿毀了我也無所謂。」

 

可惡!我心裡罵道。但是罵歸罵,這樣下去的確是不行的。

 

我趁著爺爺發出沖擊波的空檔,雙手的手掌打開朝著爺爺。當爺爺發出下一波的同時,我也朝他發出了一股大約十萬伏特的電擊波。

 

爺爺站在原地不避也不閃,雙手同時一揮一揚,輕輕鬆鬆的將那電擊波反彈了回來,臉上還露出一絲微笑。

 

這次我真的連驚訝也來不及,因為那電擊波已經來到我眼前,怎樣避也避不開了。

 

我立刻從我腰間抽出了劍,然後迅速的將那電擊波劃開。那股電擊波雖已被我劃開,但我已被那些電能擊到我的雙手發麻了。

 

「不錯,不錯。看來你進步了不少哦。」爺爺笑道。

 

「不錯?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你知不知道我手現在很麻啊??」我一邊飄落地一邊怨道。

 

「唉,過一陣子就沒事了。」爺爺不以為然的說道,「對了,你到底為什麼會回來?」

 

「我想在這裡待上一些日子。」

 

「為甚麼?是有麻煩事纏身嗎?」他走到我眼前,一副似笑非笑的問我。

 

「幹嘛啦?我現在回來不行嗎?妨礙到你啦?」我瞪著他道。

 

「你這沒大沒小的小傢伙。」爺爺一把抓著我的手,將我拉了起來。

 

現在這種情況真的很不妙,我的腳完全無法著地,爺爺又目露凶光的看著我。這時我的手心一直不停的在冒著冷汗,全身不禁僵住了完全不敢動。

 

「爺...爺爺...」我嘗試叫道,但是他卻不發一語的瞪著我。

 

「你這小傢伙,平時叫你回來,你就逃之夭夭的連人影也不見一條。」爺爺生氣的說道,「現在又是怎麼啦?自己竟然會回來?」

 

「還不都是因為爺爺你逼我的。」我吊在半空中不服氣的說道。

 

「我逼你?我何時逼過你啦?」爺爺越握越大力,弄得我的手疼痛欲裂似的。

 

「...可以放手先嗎?」

 

「不行!你先給我說清楚!」

 

「但是我的手很痛啦!!」

 

最後,爺爺終於把我放下,我跌坐在地上一直不停的在呻吟。

 

「你又怎麼啦?你的手不是還在嗎?」爺爺蹲在我面前問道,然後伸手將我的手拉了過去。

 

「啊啊!!...好痛啦!!別又突然拉我的手啦!!!」我痛得大叫,眼淚都要迸出來了。

 

爺爺見我的左手浮現出几道又紫又黑的瘀青時,便開始替我按摩消瘀。

 

這時我真的是痛得大喊起來,聲音嚮得連在外面的曄總管跑進來看個究竟。

 

「曄,你來得正好,帶他回房裡去,順便叫御醫替他駁回他左手的骨。」爺爺看到曄總管進來,便命令他道。

 

「好的,陛下。」曄總管鞠躬道,之後他又抬起頭望著爺爺,「請問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有了,你帶著他退下吧。」爺爺瞥了我一眼,便轉身進去內堂了。

 

曄總管將我扶了起來,然後走出殿堂向著我的房走去。

 

「少爺,你的手沒事吧?」曄總管問道。

 

這時,我們已經走到我的房門外了。

 

「你說呢?還是說你想試試看?」我停下腳步轉過來看著他。

 

看著曄總管遲遲不說話,我便轉回去開了門走進房裡去,只留曄總管在門外。

 

過了不久,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我去開門一看,原來是曄總管帶著一位御醫過來了。

 

「少爺,我帶御醫來了。」曄總管說道,我聽了並沒做任何回答便轉身進去了。

 

「那我把御醫留下,在下告退。」說完,曄總管便轉身欲離去。

 

「曄叔叔!」我突然叫道,曄總管立刻轉回來看著我。

 

「請問什麼事?」曄總管笑問道。

 

「可...可以留下來...留下來......」

 

「嗯,我會留下來陪你的。」

 

之後,曄總管便領著御醫連同我走進房裡去。我坐在床上而曄總管和那御醫分別取了一張椅子坐在我面前。

 

「雷少爺,麻煩把手伸出來。」那御醫說道,我聽了便把手伸了出去。

 

那御醫用一只手提著我的手臂,另一只手則提著我的手腕。

 

突然,那御醫用力一拉,【喀啦】的一聲將我的手骨瞬間拉直。我毫無預警的當場發出尖叫聲,真的痛死我了!!

 

之後曄總管遞了兩塊類似板塊的東西給那位御醫,那位御醫取了那東西便分別置放在我的手腕兩側,最後用繃帶替我固定那兩塊東西。

 

「雷少爺,之後就請少爺好好照顧傷勢,以免將來會惡化。」那位御醫起身躬身道,之後又說,「如沒任何吩咐,在下先告退。」

 

那位御醫離開了后,整間房突然陷入一陣沉默。最後,我終於忍不住伸了個懶腰便躺在床上。

 

「少爺,你沒事吧?」曄總管問道,我聽了只是搖搖頭不答話。

 

曄總管看我反應如此,也不再出聲。

 

「對了,曄叔叔。」我突然叫道,幸好曄總管夠鎮定沒被我嚇著。

 

「什麼事?」曄總管側著頭問道。

 

「爺爺呢?你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嗎?」

 

「陛下他還在內堂,應該是處理一些重要政事吧。」曄叔叔答道,「不過,陛下最近心情不是甚佳,我勸少爺還是少點去打擾陛下吧。」

 

「哼,心情不好就拿別人出氣,我想我遲早都被他傳染了啦。」我生氣的怨道,「都不懂他到底當不當我是他的孫子,一點責任也不負!」

 

「少爺言重了,如果陛下真的是那種人,那當年他就會丟下你不顧吧。」

 

曄總管的話讓我頓時完全清醒過來,這讓我回想起將近十年前的事。當年,是他將危在旦夕的我救回,這件事我絕對是忘不了的。

 

「少爺?你沒事吧?」曄總管的聲音傳了過來,將我從回憶拉了回來。

 

「呃?...我沒事。」我坐起身來說道,「不過...像我這種人,是沒有人想救的,但是爺爺他......」

 

「少爺你別想太多了,陛下他雖然口上不說出來,但是我看得出他是非常關心你的,畢竟你現在是他唯一的孫子啊。」曄總管笑道。

 

「唯一的孫子......開玩笑的吧...」

 

「你說什麼?」

 

「啊?...沒事。」

 

「但是剛才我明明......」曄總管還沒說完,便已經被我拉起來推到門外去了。

 

「真的沒事,剛才我在自言自語而已。我很累了,想休息,晚安。」我說完便立刻關上門。

 

唯一的孫子?那哥哥呢?難道爺爺把他忘了嗎?我真的覺得好頭痛,爺爺在想什麼我完全不得而知,這也讓我莫名的生氣起來。

 

『雷,記得我一句話,將來遇到什麼挫折都好,千萬不要輕易的放棄。』瀲瀧溫柔的說道。

 

『哥,你在說些什麼啊?』我不明的搔搔頭問道。

 

『你別裝傻了,我知道你不會那麼遲鈍的,你畢竟是我的弟弟啊!』瀲瀧笑道,『總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輕言放棄,更不要放棄自己的生命!』

 

不要輕言放棄......說得容易,有誰能真正做到呢?

 

我不知道我躺在床上多久了,只是覺得一旦靜下來,時間也跟著停下來,一點動靜也沒有。

 

「雷,你睡了嗎?」爺爺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把我的思緒拉回了現實之中。

 

「還沒......門沒鎖,進來吧,爺爺。」我繼續躺在床上說道。

 

爺爺推開了門走進來,他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來后便一直望著我,讓我渾身不自在的。

 

「爺爺,你別一直盯著我看啦!!」我從床上爬了起來,順手抓了一個枕頭便向著爺爺拋過去。

 

「你怎麼啦?還是不習慣別人這樣看著你嗎?」爺爺接住了那枕頭,邊笑邊說道。

 

「你......」我生氣的瞪著他。

 

「算了,當我沒說過。」爺爺邊說邊將那枕頭拋回給我,「對了,你剛才還沒回答我,你為什麼會突然回來?」

 

「嘖!!都是因為烜那傢伙啊!每次拉我去參加那些無聊的武鬥會,搞得我全身是傷。」我開始抱怨那個烜,而爺爺只是一邊聽一邊笑,真不明白有什麼好笑的。

 

「難怪你的身手越來越不錯了,這你可要感謝他囉。」

 

「感謝個屁啦!!再這樣下去的話,我的靈魂肯定裁倒在別人手上,我才不想那麼早死!!」

 

「哈哈......是嗎?」爺爺還在笑,我感覺到我的怒火一直不停的在上升。

 

「不過......」爺爺又繼續說道,「我想原因不只怎麼簡單吧?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吧?」

 

「呃......怎麼好像什麼事都瞞不過你這老頭子的?」我睜大眼睛瞪著爺爺。

 

「哼!你當我這個魔界統治者是沒用的人嗎?那這位子豈不是白坐了?」爺爺邊說邊靠了過來,而且不停散發出無明的殺氣,害我一直往後縮。

 

「開個玩笑而已嘛,不必那麼認真吧?」我下意識的別開臉不敢正視著爺爺。

 

「那你說...另外一個原因是什麼?」爺爺把我的臉拉回過去,他的手握著我的臉頰使我完全不能動,只能這樣看著爺爺。

 

「那是因為最近一直被一個人纏著不放,我才會回來而已啊!...你放手啦!!」我生氣的說道,爺爺聽了后才把手鬆開。

 

「被人纏著?誰啊?女人嗎?」

 

「不是啦!!」

 

「不是?!難道是男的?你几時對男人有興趣啦?」

 

對男人有興趣?!不是吧??爺爺這糟老頭真愛胡說八道!!我會做那檔子事,除非我死了吧!

 

「你這糟老頭別胡說八道啦!!」我怒吼道。

 

「你不要我胡說八道就快說啊。」爺爺輕鬆的道。

 

簡直他媽的這個臭老頭子,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我看了都礙眼!!

 

「就是無間界那邊有個白癡每天都來纏我,說什麼想和我較一高下的。」我沒好心情的說。

 

「那還不容易,你成全他不就行了嗎?」

 

「已如他所願了啦!結果還不是一樣!!」

 

「結果??什麼結果?」爺爺一副不知情的問道,我聽了簡直被他氣死了。

 

「結果還是一樣,他還是一樣來纏我!!我真的搞不懂他到底要些什麼,所以才回來啦!!」

 

「哦~~原來如此~」爺爺笑道,「那~~你甘脆留下來不要回無間界吧。」

 

「為什麼?」

 

「很簡單,繼承這個王位。」

 

聽起來真的非常簡單,應該可以答應吧......啊!!等等!!剛才爺爺說什麼??繼承王位??!別開玩笑了,誰要繼承他的王位啊??

 

「臭老頭子!!你說什麼廢話啦!!我才不繼承這個王位呢!!」

 

「王位不由你來繼承,那誰來繼承?」

 

「那我跟你說,我不是太子!而且我對這王位也沒興趣!」我不想再聽他胡扯下去,當下便站起身朝門口走去。

 

「等一下,雷!!」爺爺站起來叫道,「你要去哪裡?」

 

「我去找凱魯玩。」我頭也不回的答道。

 

「嗯...那你小心點......」爺爺的聲音傳來,由於我背對著他,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聲音讓我聽了感到莫名的心疼。

 

「哦...我知道了。」我壓抑著心裡那股奇怪的感覺,轉了門把便向外走去。

 

這時,爺爺又突然叫住了我,我不禁停下腳步,但是我卻不敢回頭望向爺爺,深怕我一旦望見他的臉我會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淚。

 

「雷,你到現在還在找著瀲瀧嗎?」

 

「嗯......是的。」我把話說完后便飛快的離開了那房間。

 

是的,沒錯!我到現在還在找著他,因為他是我生命中最后的支柱。我會活下來的原因只是為了找到他,如果不是因為他,我恐怕沒辦法活到現在。

 

我這一輩子的人生意義只是為了尋找到瀲瀧,其他的事對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對,一點意義也沒有......

 

這一輩子,只有他,只有我哥哥一個人......

 

飛在無邊無際的夜空,遼闊的天空讓我感到一陣落寞......

 

哥,你現在到底身在何處?為何我一直都找不到你呢?

 

我現在好想念你,真的...好想念......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