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從那天之後,不動行光總是避開著長谷部,而長谷部也是完全無視了不動,即使兩人在走廊上看見對方,都是直接擦肩而過,這樣的情況當然讓本丸裡的大家擔心,也包括擔心他們的主上。

「啊啊年輕人真是的,打一場再和好不就行了嗎?」日本號邊說邊搖晃著手中的酒壺。

「那樣可是會被宗三哥哥打的哦。」信濃靠在日本號身上說道,「而且一期哥也挺擔心他們的吶。」

「不然設計一下作弄他們,或許會和好呢~」鶴丸忽然從日本號身後探出頭,差點沒把信濃嚇倒。

「鶴丸殿的主意總是讓人不禁覺得新奇啊,哈哈哈。」坐在一旁的三日月似乎完全不受影響的笑了三下。

「是吧是吧~」鶴丸似乎覺得受到對方支持而開始興奮。

「我說你啊...」日本號不禁抹臉歎息,這傢伙一大把年紀了怎麼還是那麼喜歡惡作劇?

不過看著遠方兩人完全不搭理對方的在院子里曬衣服,還真有點擔心,到底要如何他們才能相互諒解呢?
如果是平時的兩人,雖然每次吵架,但是都不至於像這一次般冷戰,尤其是那次的本能寺的任務回來之後,兩人的關係根本就幾乎是決裂狀態,就連宗三和藥研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在這個時代,刀劍得以人類的形態存在在這世上,他們都背負了阻止歷史被改寫的使命,而管理他們的就是這本丸的審神者。而此時,急促的腳步聲在走廊響起,坐在走廊上的刀劍男士們好奇的望,在走廊盡頭出現的是物吉貞忠。

「那個...主上收到了最新的任務了。」物吉說道,而全部人也都互看著彼此,最後目光同樣落在不遠的兩人,那兩人依舊是不搭理彼此,但也停下了手上的事與大家集合去。

最近擔任上審神者的近侍的石切丸在大廳中等候著大家集合,之後打開了手中的密信。

「看來大家都來齊了。」石切丸微笑的點頭看著集合的大家,才開始看信中的任務,「這次的任務是前往1600年的關原之戰,這一次出陣人員決定由壓切長谷部帶領不動行光、信濃藤四郎、一期一振、鶴丸國永和物吉貞忠。」

在念完出陣人員的名單后,石切丸難免露出有些擔心的神色看著長谷部,畢竟他與不動最近的狀態還是讓人擔心,可是偏偏主上把他們編排在同一個出陣隊伍上。

「長谷部,萬事要小心。」石切丸將密信交給了長谷部,「這個時候,還是暫時放下該放下的,知道嗎?」

長谷部何嘗不知道,但是他無法拉下臉的去和一個小鬼和好,而且不動也完全避開他啊!他只是點了個頭,說了聲盡量,這就去準備出陣的事宜。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去準備,信濃都把裝備穿戴好后便去找不動,在本丸裡信濃是不動少數能夠談得來的對象,所以信濃不時地就跑去打擾不動,而神奇的是自從信濃的陪伴下,不動確實也比較少發噩夢,所以身體狀態也很快的調適回來。

「不動,你好了嗎?大家都在等著呢。」信濃直接開了不動的房門,卻見不動早已準備好卻站在房裡似乎在想著什麼,「不動?」

「啊?...啥?...」回過神來,他眨了眨眼看著信濃,這才露出了笑容,「哦哦...好了啦,走吧。」

信濃偏頭想要繼續問的時候,不動就一把拉了他朝著出發地點走去,內心裡一直在說服著自己暫時放下成見不要給隊伍添麻煩,但是在見到長谷部時,卻又忍不住的撇過頭不看對方,這些都看在信濃的眼裡,信濃歎了下,希望一切順利就好。

通過了傳送門,第一隊來到了關原之戰,他們都站在山坡上看著山腳下的戰事。遍地的尸體以及廝殺聲不斷傳入他們耳中,但是他們無暇顧及現下發生的事,他們首要的目的是找到會影響這戰事的敵人。

「找到了!」物吉貞忠指著前方不遠處一堆在待機的黑團。

「好吧,衝!」長谷部一下令,全部人直接朝著敵人的方向衝去。

不像人類那邊,刀劍男士這一邊的戰事是完全被事先打開的結界隱藏在其中,所以即使他們這邊的打鬥聲有多大,其他人類也不會發現。這一次的任務的敵人的實力也在全部人的預料之外,每個人身上都掛了不少彩,一期一振將信濃護在身後,而其他人也是互相背靠背的防著敵人,逐一的消滅。

就在物吉貞忠將一把短刀敵人消滅后,身後忽然蹦出了兩個太刀敵人,而物吉根本就來不及閃躲,就在此時其中一把被突襲的不動滅了,而另一把也被不動的短刀勉強的格擋住。

「不動!」物吉雙眼睜大的大喊,不是因為被不動救而叫出來,而是另一把大太刀敵人將那巨大的大太刀揮了下來,不動和物吉見狀也根本無法躲開,兩人頓時閉上了雙眼。

「對主人有威脅的敵人全部斬斷!」此時長谷部的聲音響起,格擋住不動的太刀和那把大太刀也瞬間的被消滅。

「......」原本以為會受重傷的不動睜開了雙眼,只見長谷部就站在自己面前,然後慢慢的倒了下去,「喂...喂!!」

趕緊的伸出手接住了倒下的長谷部,不動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抖,而手上都是長谷部身上流出來的鮮血,「長谷部...喂!...你睜開眼睛啊!」

所幸的是剩下的敵人也很快的被消滅了,一期一振和鶴丸趕緊跑了過來,只見不動哭著抱著重傷長谷部,一旁的物吉也顯得無措。

「先讓我看看。」一期一振蹲了下來,稍微檢查了長谷部的傷勢,「不動,沒事的,我們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一期一振和鶴丸一起把長谷部扶了起來,而信濃也扶起了不動,以及一旁的物吉也跟著站起來啟動了傳送門讓大家都趕緊回到了本丸。一抵達本丸,大夥的狀態嚇到了其他人,尤其是重傷昏迷的長谷部,本丸頓時慌亂了起來,趕緊去準備了手入室讓長谷部能夠接受治療,而剩下的也在外面坐著等待,不動一人靠著墻角坐了下來,將臉埋入膝蓋中,雖然止住了眼淚,卻還是無法止住顫抖中的身體。

信濃本來想過去陪不動,但是被一期一振擋了下來,「暫時讓他一個人吧。」信濃也只是點了點頭,坐回一期一振的身邊休息。

那晚,沒有一個人再多說一句話,直至手入室的門再次開啟,全部人才鬆了口氣。
而那晚,不動行光也一整晚的陪在長谷部的身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