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不知道是誰曾說過,一旦噩夢找上你,你就無法逃脫每一晚的噩夢,除非你想到方法去解決噩夢的問題。
所以為什麼人類有了捕夢網,為了捕捉任何的噩夢,讓人能夠無夢的睡。
但那個,就只有對人類有效。

又是一個夜晚,不動行光再次的被相同的噩夢驚醒,火舌圍繞著他們,織田信張和森蘭丸的身影消失在他面前,每一次他內心深處總覺得有東西在一點一點的碎裂,每一晚他總是在全身汗濕的情況下被驚醒,隨即就是衝進浴室嘔吐卻什麼也吐不出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不動行光開始拒絕入眠。

即使刀劍男士們都是付喪神,但他們依舊是擁有了人類的身軀,而更糟的情況是不動行光日漸蒼白的臉讓人看了就擔心,即便是不想理會的長谷部也察覺了。

急促的腳步聲出現在本丸的迴廊上,那腳步聲直直朝著馬廄走去。而此時不動行光和藥研藤四郎在馬廄里忙著清理,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正確來說那腳步聲的目的是不動行光才對。

「你的樣子真的慘不忍睹啊...」藥研看向不動,手下的動作沒有停的替著馬匹梳毛。

「我沒事啦。」不動撇開他的視線,他蹲下將剛剛提來的乾草分別放在指定的位置,即使藥研不提他也知道他在勉強著自己不睡,就因為他不想再經理那些令人窒息的噩夢,況且每當被噩夢驚醒的第二天,長谷部總是給他一臉嫌惡的表情,那個讓他覺得極度煩躁。他完全不在意如果長谷部無法理解他,但是他就是不想聽到長谷部對他碎碎唸。

「不動行光!」

嘛...說曹操,曹操就到了。不動行光幾乎是翻白眼的抬頭看著馬廄的大門,便見到了怒氣沖沖的某人,就連藥研也停下了手中的事看著兩人,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著他們兩個吵架,他就是忍不住歎了氣。

「你也該給我適可而止了!你知道主上知道了你的情況,他正擔心你嗎?」長谷部皺眉的說道,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聲量,「你最好給我好好照顧身體,別倒下了!」

「......」所以連主上也察覺了?不動垂下眼,無視了長谷部而繼續忙著手邊的事,他現在不想和長谷部吵架,他也沒那個心情。

「幹嘛?是說不出話了?」長谷部說道,走近然後一把揪著不動的衣領硬是把人拉了起來,「那些都已經過去了!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下?!他們已經不在了!要說多少次你才能明白?!!」

「長谷部,夠了。」藥研忽然出聲阻止,他大概知道接下來會往什麼方向發生。

「蛤?!...你覺得我不明白?」不動提高聲量的回話,「我他媽的明白所以才放不下!你根本就無法理解我的心情!!不...你從一開始就沒有對信張有任何的尊敬!你憑什麼那樣對我說教?!」

「別一直提起關於他的事!!」長谷部簡直是咬牙切齒的說,他就是不明白為何不動那麼愛那個人,而那個人則是把他推給其他人。

「夠了!你們兩個都給我住手!」藥研試著阻止他們,但是兩個人完全就是無視了周圍的人事物,這樣下去他們只會傷害彼此而已。

與此同時,剛好在附近的宗三聽到馬廄傳來的吵架聲立即趕了過來,在他趕到時就看到了不動把藥研推開而後者往后絆倒,宗三是幾乎爆發的衝上前把吵架的兩人拉開,「全都給我住手!!」

雖然兩人是立即停下來了,但是他們依舊是恨瞪著對方,恨不得真的拔刀分出勝負。

「不動!」宗三喊道,然後他同時也轉頭瞪著長谷部,「不動,回房去,然後你...主上應該還有要你這近侍需要處理的事吧?」

「哼...」不動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馬廄,而長谷部站在原地,手緊握著拳深呼了口氣讓自己的怒氣平息下來,之後對宗三稍微的鞠了個躬才離開了馬廄。

「你沒事吧?」宗三走了過去伸出手將藥研拉了起來。

「嗯...」藥研站了起來拍拍自己的外袍,「嘖...真是多虧他們,衣服都髒了。」

宗三邊淺笑邊替藥研拍拍他的外袍,「回去換另一件吧,這件還是可以拿去洗的。」

「也是...」藥研一手叉腰的望著外頭,「那兩個...你覺得他們什麼時候會和好呢?」

「誰知呢...」宗三也望向同樣的方向,說實話他也跟藥研一樣擔心著那兩人。沉思的時候他感受到手心傳來的觸感,低下頭來看時便發現他的手正被藥研握著。

「回去吧。」藥研抬頭看著宗三,微笑道,而宗三臉上泛起了不明顯的淡粉,宗三也回以淺笑,才跟著藥研離開了馬廄。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