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白雪開始輕輕的在夜晚飄落,雖不大,但也足以冷得發抖。不動行光就這樣站在院中,伸出手想接住飄下的白雪,但那些雪終究在他的掌心中融化。

「......」從口中呼出冷氣,他只穿了平時穿的內番服,一點也不保暖,理應他應該會覺得冷,但是這個時候他卻無任何感覺,就連他的指尖也開始凍僵而泛藍。不動在想再繼續待下去應該就會病倒了,到時候那個惱人的長谷部又會對他碎碎唸,當他如此想時,一股溫暖忽然包圍了他。他回過神來發現宗三就站在他身邊,而他身上傳來的溫暖是宗三不知何時替他披上的厚外套。

「你那樣的穿著會著涼,別忘了你現在有著人類的身軀。」宗三說道,語氣雖然平淡但他眼裡卻透露了擔心。

「我...差不多要進去的說...」不動低著頭說道,他的手探進外套里取暖,從那天的出陣所發生的事之後,他多少還是下意識的避開了宗三,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宗三,他明白宗三所做的事是為了不讓歷史被改寫,他只是做了他該做的事。

他明明知道的...
他也明白那些道理...
但他怎樣也無法接受。
那是他的主人...
他的蘭丸...

「在我們之中,你是那個人最寶貝的。」宗三忽然開口說道,「所以那件事之後你無法接受事實也是可以理解,但是我們並沒有像你一樣對那個人的感覺,對你來說,那個人到底是什麼?對藥研...長谷部...和我...」

依舊是同樣的問題,對於他們來說,那個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對不動行光來說,織田信張到底是誰?

不動抬起頭,任由白雪飄落在他的臉頰上,融化,就像淚流下他臉頰。他只覺得這思念令他好難受,他太想念那個人了。

「我再也見不到他了?...」不動問,聲音有些顫抖。

「嗯,對其他人來說也是一樣,不只是我們而已。」宗三的聲音很輕,但也很舒服,「雖然很難受,但大家都在努力做他們該做的事,不過...」

「不過?」

「如果那個人有來世,如果身為刀劍付喪神的我們能夠有來世,我想我們會在未來重逢。」宗三轉向不動,「人生本來就充滿了相遇和離別,這是我們的主上經常告訴我們。」

「相遇...和離別...」不動低著頭輕喃,但他內心里的難受多少平伏了些,宗三也沒再繼續說話,他只是伸出了他的手輕輕握著不動的手腕,然後兩人才往屋內回去。

天空仍然飄著雪,覆蓋了兩人離去的腳印,在太陽升起時院中被一片雪白覆蓋著,而天空是美麗的藍色。

「他還在睡嗎?」長谷部站在不動的門外,在看到宗三和藥研從房裡走出來的時候,開口問道。

「嘛...至少燒是退了。」藥研輕歎,一手叉腰的說著,「真是的,就那樣站在院子里一整晚,不病倒才怪,笨蛋。」

「呵呵,我們去準備早餐吧,大家也差不多該醒來了。」宗三淺笑道。

藥研點了點頭才牽著宗三的手離去,留下長谷部繼續站在門外。長谷部待兩人離去后才往房內看,不動此時還在床鋪內熟睡著。雖然長谷部還在生氣,但是擔心還是有的,皺了下眉頭深深地呼了口氣,小心的把門關上后便也離去。

今天就讓不動好好休息,之後的事,長谷部打算之後再說。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