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那是在本能寺之變后。
每個人都安全回歸本丸,而大家也都如常的繼續日常的生活,處理本丸上下的瑣碎事,或領取主上的命令,就只為了保護歷史不再被破壞。
可是對於不動行光來說,本能寺之變那一戰回歸后,一切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

《一》

愛到底是什麼?是否愛可以輕易的得到回報?
生命到底是什麼?人類的生命真的很短暫...
忠誠到底是什麼?人類總是很簡單的就相互背叛
歷史...到底是什麼?...他們說那是人類走出來的道路...

那麼歷史對於屬於付喪神的刀劍們來說,到底重不重要呢?
那是當然的吧?至少對於不動行光來說,那些過去對他而言是重要的,重要得幾乎無法承受那痛苦的重量...

「蘭丸!!!」

每一晚他幾乎都是伴隨著自己的尖叫聲從被窩裡彈起來,每一晚他都會夢見森蘭丸就這樣倒在宗三左文字的懷中,血流不止,而自己什麼也做不到...更別說救自己深愛的主人了。

他只是把沒用的刀,他根本就無法做到償還森蘭丸或織田信長給予自己的愛,但他還是深愛著他們...甚至覺得那樣的愛就像無形的繩索捆綁著他的脖子,讓他幾乎透不過氣來。

「哈啊...哈啊...唔!...」

不動行光的手緊緊抓著他的被單,冷汗已經浸濕了他的白里衣,瞳孔也異常的收縮,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便開始不停的嗆咳,直至作嘔的感覺湧上來時不動是幾乎連滾帶爬的衝進了浴室,當然這番騷動驚醒了一些人。

「你這是做什麼?喝太多了?」當不動從浴室出來時便聽見長谷部不悅的語氣在問話,不動皺眉不語只是把門關上然後瞪著長谷部。

「與你無關吧?你什麼時候開始會關心我了?」不動的聲音明顯因為剛剛的嘔吐而變調顫抖,但是實際上他什麼也沒吐出來,只是那痛苦的作嘔感一直殘留在他喉頭,而這讓他的身體越發感覺疲憊。不動拉好了他的運動外套便直接離開了浴室,留下長谷部一人,也間接性的無視了過來看情況的宗三和藥研。

「又發生什麼事了嗎?」藥研見不動就這樣繞過他們離去,不知覺的輕歎了下問在現場的長谷部,不過不問也知道到底是什麼事,畢竟也不是第一次了,而在一旁的宗三只是皺眉的盯著不說話的長谷部。

「嘖...」長谷部受不了宗三投來的視線,也不給于任何的解釋就留下兩人離去,他只知道他的心情現在糟透了。

宗三看著長谷部離開,以及剛剛不動離去的方向,他當然知道不動現在到底是怎麼了,發生那件事時他也在場,而全部都在不動的面前很快的發生,也很快的結束,宗三的刀就這樣埋入森蘭丸的胸膛,而森蘭丸隨後就這樣倒在自己的懷裡,一切,都給了不動巨大的打擊。

從回憶裡回過神來,宗三望著庭院,雖然冬天已經接近尾聲,但是今晚卻又出奇的下起雪來,庭院頓時披上了一層雪白,宗三往外走去卻被藥研及時拉住了。宗三回頭看著藥研,只是安靜的看著藥研的雙眼似乎想讀出什麼信息出來,但之後他輕歎了下,給藥研一記淡笑。

「該有人去找他。」宗三只是淡淡的說了聲。

「嗯...小心些吧。」

宗三點了下頭便往外走,藥研看著離去的背影,現在就只剩下他一人了,一手搭在自己的腰側上然後忍不住的歎氣,但他隨即停住,怎麼最近大家都在歎氣了?

「真是麻煩...」

夜晚再次的恢復清淨,但有些人的情緒卻怎麼也無法靜下來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