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伽羅醬。」太鼓鐘用手肘推了推在一旁的大俱利伽羅,「你覺不覺得最近小光都魂不守舍的?」

 

大俱利伽羅停下手中的工作,抬頭看著前方不遠處正在澆花的燭台切光忠,然後回頭對著太鼓鐘聳肩搖頭。

 

「嗯......」太鼓鐘瞇眼,撐頰,「他明明就一直在看長谷部啊,到底為什麼呢?」

 

而實際上燭台切最近確實都在默默注視著長谷部,也忘了什麼時候開始,總是會留意著這個主命笨蛋的一舉一動,就像現在這樣他在澆花,而長谷部正在照料著菜園裡的植物。

 

「呼...」燭台切輕嘆了下,覺得這種思想還真的要收斂下,如果被長谷部知道了還得了?會被討厭吧?

 

這樣的感情,還是藏起來就好。

原本應該這樣才對...

 

「誒?」光忠躺在自己房裡的床鋪上,而這時候他正眼睜睜的看著他眼前,正確來說壓在他身上的人,而那人正是長谷部。

 

長谷部這時候拉起了光忠的手壓到頭上,另一手則開始拉下對方的浴衣腰帶並扔到一旁,看著敞開的胸膛,手緩緩的摸了上去。

 

「等...等等!...長谷部你怎麼了?」光忠稍微掙扎,驚慌的看著長谷部,這不是夢吧?

 

「我怎麼了?」長谷部牽起一抹微笑,頭湊近對方的臉頰說道,「難道...你不想嗎?明明開始有感覺了...」

 

在說的同時長谷部的手指沿著胸膛往下撫摸,直至人的腿間,隔著布料輕輕的按壓。

 

「唔!...嗯...」光忠差點忍不住的發出細微的呻吟,臉頰已經泛紅而且正如長谷部所說的,他的身體正他媽的開始起反應了,這下可好了,吞了下口水,雙腳合併且扭動著腰身想要擺脫長谷部,但是雙手被對方壓制著根本就是於事無補,「長谷部...放...放開我...」

 

但是長谷部似乎是完全聽不進去的繼續,甚至直接扒開僅剩的衣物,握著光忠的分身上下套弄著。

 

「哈唔!...」光忠倒吸一口氣,整個身體覺得酥麻無力,只能任由長谷部擺佈。

 

長谷部看著光忠的反應,笑了下便繼續地套弄著分身,也鬆開了原本壓制著光忠雙手的手,輕撫著對方的臉頰慢慢的往下摸至胸膛,指尖在胸前的粉嫩畫圈,時而故意的彈指撥弄,搞得光忠的身體止不住的輕顫。

 

「唔嗯...啊啊...」腦袋也逐漸的無法思考,視線焦點也變得模糊,身體不斷的輕顫微扭,雙腳更是忍不住的曲起輕蹭著長谷部的腰側,整個就是一副誘人的姿態。

 

「哼哼...沒想到光忠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呢...」瞇眼笑,俯身奪去亂對方的唇,輕啃舔咬著,軟舌鑽入對方微啟的唇與人交纏,與此同時將一指向下探入了對方的小穴之中,感受到光忠的穴口緊咬著自己的手指,長谷部試著變換著角度戳弄著人的穴壁,尋找著人敏感的一點。

 

「唔...不...那邊...啊...」光忠在長谷部結束了彼此的吻後開始忍不住的呻吟出聲,尤其在被觸碰到某一點時更是發出了高亢的叫聲,長谷部也趁這時候再插入一指,兩根手指在穴內抽插擴張著,使得光忠的身體不斷的劇烈顫抖,分身頂端也不斷流出半透明的汁液,最後在受不了後穴傳來的刺激下而釋放了粘稠的白濁,沾染了自己的胸腹。

 

「啊...沒想到靠著後面就射了呢,光忠是太享受了嗎?」長谷部抽出了手指,手掌抹著沾染精液的腹部,竊笑著,「但我還沒享受到呢...」

 

說完便解開了自己的褲子,掏出已經隱忍許久的分身,雙手將光忠的雙腿抬起直接壓在人胸上,分身抵在對方收縮著的穴口,在對方還未有心理準備下挺了進去。

 

「啊啊!...出...出去!...嗯啊啊!...」下身傳來的劇痛幾乎是讓光忠叫了出來,一手緊抓著身下的被子一手抓著長谷部的手臂,皺眉瞪著人,但是長谷部好似沒聽見的繼續將剩下的挺入,在將整根埋進光忠體內後,兩人已經是全身被汗濕,粗喘著等待著那甜膩的痛楚漸漸化為快感,長谷部三淺一深的抽插著,原本已經釋放過一次的分身也再次的挺立,頂端分泌出液體沿著分身流下。

 

「嗯...光忠的裡面,真溫暖...有那麼舒服嗎?...」長谷部說著,腰不斷的向前挺動,聽著光忠誘人的呻吟也使他越發的用力抽插著人。

 

「...哈嗯...長...谷部...」已經無法思考的光忠只管發出甜膩的呻吟,呼喚著長谷部的名字,穴口更是緊咬著人不放,分身頂端流出更多的粘液,「...想...射了...哈啊!...」

 

「嗯...一起...」長谷部皺眉道,自己也是差不多抵達高潮,在抽插了幾次之後,最後將分身挺到最深處釋放出白濁,光忠也在同時間射出了不少,然後癱軟地喘息著,長谷部微笑的親吻了對方,緩緩的將分身抽了出來,白濁也沿著穴口流出。

 

「流出了不少呢...」長谷部抹起小腹上的粘稠,當著光忠的面舔舐著手指,光忠此時已經是累得只能迷迷糊糊的看著長谷部,最後整個人昏睡了過去。

 

早晨,窗外傳來的鳥叫聲讓光忠皺了皺眉才慢慢睜開雙眼,覺得自己身體累得彷彿被碾了一般,尤其是腰部更是酸痛的不行,想到這裡光忠幾乎是從床上彈了起來,然後差點痛的叫出來的扶著自己的腰。

 

「不是夢?!...」光忠看著四周,卻沒發現長谷部的身影,那麼難道只是自己的妄想結果身體也跟著起反應嗎?

 

就在思考著怎麼回事時,房門忽然被拉開,長谷部環胸,穿著一身整齊的內番服的靠在門邊,盯著還在床鋪上的光忠,「你是打算睡到什麼時候?集合時間要到了。」

 

「啊...」光忠眨了眨眼,難不成真的自己在做夢嗎?搔了搔頭,微笑,「不好意思睡過頭了,我等下就過去。」

 

長谷部看了對方一下,這才點頭的轉身離開,但是在對方轉身離去的那瞬間,光忠似乎看見對方那微笑的眼神,就跟昨晚一樣,頓時讓他臉燒紅了起來。

 

是夢是實,只有他們兩人知道了。

 

《完》

 

, , ,
創作者介紹

雷銀的炫紫天地

雷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